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嫁皇叔在线阅读 - 026:奴大欺主

026:奴大欺主

        前一句微臣,是行朝臣之礼。

        后一句主公却是主仆称谓,樊和早在数年前就已经投靠宋封禹,那时宋封禹还不是大司马只是先帝封的东海王。

        宋封禹听到这话面色微缓,“文滨之言甚是,此事事关重大,盼你为我解忧。”

        文滨是樊和的字,他眉头紧皱轻轻颔首,“属下自然尽心,只是这齑粉实在是难辨,若是主公能拿到原料就好了。”

        宋封禹脑海中就想起顾清仪那张脸,不知道为何他就能肯定这事儿怕是办不到,沉默一下,才慢慢开口,“暂时不能。”

        樊和轻叹口气,“那属下先尽力试着调配一番。”

        模仿香包的香方私下调配也是一种方法,只是世上香方万万千,各家都有自己的秘方,想要调整的完全一致怕是很难。

        尤其是这香包磨成齑粉明显就是不希望被人发现方子的秘密,樊和觉得脑门都疼了。

        宋封禹点点头,挥挥手让人退下。

        樊和弯腰倒退,出了府门坐上自家的牛车眉头还皱的紧紧的。

        王爷的隐疾别人不知,但是他却是知情的,暴戾之症一旦发作往往使人神志全失,做事全凭心意,往往事情就会失去控制。

        前几年王爷的病情还能略有辖制,但是这两年随着征战频繁病情反复越发的厉害,他想起去岁时王爷征战杂胡,他随军前行,那一次王爷病发几乎将所有围剿的敌军全部绞杀。

        正因为如此,王爷背负的恶名越广,樊和深深叹口气,暗恨自己医术不精,不能替王爷分忧。

        樊和想秃了脑袋要配出香包的秘方,另一边顾家也遇到了烦恼。

        鹘州封邑的管事送来去岁的钱粮,比去岁又少一成。

        顾钧面色铁青,顾母长吁短叹,顾逸疏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此时开口说道:“照此下去,是不是明年还要再少一成,这些匠头庄头贪婪无度,若是再不治理,只怕再过数年顾家的封邑都要换个姓氏了。”

        顾家在先帝时备受猜疑,无法离开惠康前往封邑,十几年下来,没有主家监管这些奴仆只怕把顾家的东西当成自己的了。

        顾清仪看着爹娘兄长,道:“所以我以养病之名前往封邑整顿家业才是最正确的决定,不然长此以往奴大欺主,顾家名下封邑名存实亡。眼下朝局不稳,虽然皇叔奉先帝遗诏摄政监国,但是分封各地的诸侯王蠢蠢欲动,届时真要是群起而攻之,惠康一旦大乱,顾家又该置于何地?”

        封邑被家奴把控,他们若是匆忙回转封邑,届时再要浪费时间精力整顿,就怕朝政变数太大唯恐不及。

        此言一出,顾钧也不如以往反对激烈,显然这次鹘州送来的钱粮之少令他大为恼火。

        顾母却担忧的看着女儿,“你一个女郎从未出过远门,此时贸然前往鹘州,就算是平安抵达你又如何收拾那些背主恶奴?此事太过凶险,阿母着实担忧啊。”

        顾逸疏沉着脸,“不若阿父上书朝廷试探一下,让我护送妹妹前往鹘州。”

        新帝年幼,哪里懂得什么朝政,还不是皇叔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