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全球冰汽时代在线阅读 - 第00016章 ?海鲜大咖

第00016章 ?海鲜大咖

        董库称完肉,就直接用甲虫节肢壳当烤具,开始烤肉。

        香味刚刚冒出,雪球就钻进厨房,摇晃着叼起不锈钢碗来到董库近前,放下碗蹲坐在那看着董库。

        “球球,闻到味了?”董库扭头看着雪球笑道:“你是掐着点来的啊,马上就好。”

        刚说完,看到雪球的肚子小了很多,跟平时一样,显然雪球来之前已经腾空地方准备开吃了。

        “你这是有备而来啊……”董库摇了摇头,说道:“今天可不能再可劲吃了,这肉对我很重要,在没找到补充之前要节省点了,再说,吃太多容易积食,这可没药。”

        雪球摇了摇尾巴,不置可否。

        董库说的实话,一顿涨两点修炼值,一天三吨就六点,修炼都可以忽略不计,光吃甲虫肉就可以了。

        这样,半月就能升一级,最多俩月就可以进入星尘后期。

        虽然升级都是两次吸收晶体快速升起来的,但他已经明白,魂力等级代表的是战斗力,续航能力。

        再说,修真小说也提到过,内力,法力是决定战斗力的基础,那魂力显然也是。

        所以,吃甲虫肉是目前除了星魂碎片之外,升级最快的方式了,还简单,一天三顿饭而已。

        随着壳里的水分蒸发,烤肉香气冒出,董库拿下一节,挑开筋皮切掉一小块填进嘴里。

        嗯!

        感觉跟螳螂肉味道区别不大,董库满意点点头,快速切出小块,确认不烫了,这才给雪球装了一碗,约莫两斤的肉块。

        雪球得到可以吃的指令,脑袋一下扎进碗里,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董库拿起另一节,切开筋皮,切肉过称后也开始吞咽。

        中间给雪球添了两回,合计六斤肉左右,而他,也只吃了六斤就停了下来。

        不理会雪球摇着尾巴求食,一边喝着肉汤一边看向脑际。

        魂力等级星尘中期七级,升级进度13/100。

        两点。

        看到数字董库顿了顿。

        这个数值只比早晨少了0.1.

        难道昆虫肉只有六斤起作用?

        坐那琢磨了会,捞出棒骨给雪球一根,一边啃着一边看着脑际的升级数值。

        雪球闻了闻棒骨,坐那盯着董库没动,显然是等着昆虫肉呢。

        一根棒骨肉进肚,升级进度越过13,达到13.1.

        董库扔下大骨头,切出一斤昆虫肉快速吞下,坐等了一会,最终确认,他吃肉升级的上限目前就是2.1,八级过后肯定会降低。

        而昆虫肉,一顿的上限是六斤,多了无效。

        “球球,等昆虫肉多了再让你随便吃,现在,你就多吃点肉吧。”董库说着又给它放了一根棒骨在节肢空壳里。

        雪球似乎听懂了,用力舔了舔节肢空壳内部,这才抱着棒骨开始啃肉。

        董库吃着肉汤泡饭,看着懂事的雪球很是舒坦。

        雪球表现的让他特满意,再大点,奶膘没了后好好训训,绝对是助力。

        就算不能跟异兽战斗,起码不会见到异兽就拉拉尿。最基本的,示警还是能做到的吧。

        好歹听力比人强。

        吃过饭,董库休息了会开始洗澡。

        热气蒸腾中,董库舒服的哼着小曲。

        雪球在董库洗澡开始就结束啃节肢空壳的动作,坐在不远处看着董库洗澡,似乎想弄明白董库洗澡的意义。

        “球球,一会给你也洗洗。”董库一边搓洗一边说道。

        雪球闻言摇了摇尾巴,不置可否……

        “来,站进来。”穿好衣裤的董库抱着雪球放进塑料澡盆里。

        宠物的沐浴液啥的没有,暂时用他的也可以,等回头去繁华地带找找,找找狗粮,玩具,宠物杀菌消毒的沐浴液啥的,这会就先对付了。

        雪球很乖,头一次洗澡有点怕水,四个小脚掌用力支撑着,任由董库搓洗。

        “球球,舒服吧,以后一周洗一次吧。”

        董库一边用吹风机给雪球吹干一边说道:“平时别在地上打滚,要保持卫生知道吗。”

        雪球躲着吹风机的气流,不时看一眼董库,没啥表示。

        董库这会特惬意,这里没有异兽,吃喝不愁,除了没人,可以说要啥有啥。

        回头出去搬台电脑回来,竖起大屏幕,找点电影的优盘光碟啥的,或者干脆来个局域网游戏,小日子不要太舒服。

        在这要呆多久不确定,但时间肯定短不了。

        就算官方搜救,起码也要等雪停了吧。

        目前雪虽然不大了,但还没停,风力四级左右,还没到刮雪暴的程度,一旦刮雪暴,搜救的将寸步难行,推土机都没用。

        不知道卡达尔港那还有家里人没……

        董库一边给雪球吹着风一边走思。

        毛茸茸的雪球在结束蹂躏后,下地使劲抖了抖身子,闻了闻身上的味道,嫌弃的打了个响鼻,颠颠跑到之前啃剩的节肢空壳边上,趴下就咯嘣咯嘣开啃。

        董库坐在那琢磨了会,看看最近几天还需要找点什么回来,来填充他的新家。

        琢磨呢,突然想起酒店冰柜里的海鲜来了。

        这些天光忙碌新家了,都没顾上海鲜这回事。

        明天去弄回来点海鲜……

        想到那几斤沉的大龙虾,几斤沉的螃蟹,肚子里的馋虫就冒了出来。

        海鲜,对他来说并不新鲜,也不是没吃过。

        但几斤的龙虾,几斤沉的螃蟹,他还真没吃过。

        太贵。

        至于叫不上名的鱼就无所谓了,反正就是鱼而已。

        琢磨了会,确定明天的工作,董库扔下奋力啃着甲壳的雪球,仅穿着保暖内衣和羽绒马甲,背上霰弹枪,拎着战刀走出厨房。

        从学会刀术枪术这些武技,除了在路上就是紧张安置新家。

        现在一切妥当了,是时候琢磨下学会的武技。

        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这粗浅的道理董库还懂。

        拎着战刀来到大门附近的空地,抱刀略一回忆,随之一个起手式,乌黑刀身一闪,无声劈在空气上。

        紧跟着董库的身形骤然虚幻,乌黑刀芒渐渐成团,遮住他本就不清晰的身影。

        起初还有微微的破风声,随着黑团在地面不断滚动,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听不见,只有一团黑乎乎的虚影在地上不断滚动。

        连续几遍,董库猛地站住,气不喘面不红,静立回忆了下,甚是满意。

        这套刀法大开大阖有之,刁钻细腻有之,攻多守少,适合冲锋陷阵,更适合被围困中施展。

        琢磨片刻收起战刀背在后背,拿起一根两米半左右长度的一寸钢管。

        没有枪头,暂时当枪使用了,自己知道那是枪尖就好了,只是演练而已。

        同样回忆了下,随之呜的一声一摆长枪,跟着一个蛟龙出海,枪身骤然消失,一闪就刺在前面的空气上。

        随着枪法展开,一拨一刺,枪尖吞吐没有多余动作,快到看不到枪身运动。

        脚下步法展开,闪转腾挪,脚下如蹚水行进,枪尾露出,不时一个后刺,枪尾闪电般刺出;枪尖始终锁定假想目标,无论对方绕到什么位置,始终无法摆脱枪尖锁定;而进攻没有什么抖出枪花的酷炫动作,就是一拨一刺,一挑一刺,简单快捷。

        连续两遍,董库站住身形,看了眼厨房外蹲坐在那看着他的雪球,收回心神默默琢磨。

        这套枪法颠覆了他对枪法的认知,他以为什么抖出一朵梅花,抖出一片虚影就是高手,这些来自评书和电子书的科普误导了他。

        枪法施展后,他最大感受就是出枪速度,轻轻一拨、一挑,动作幅度不大,不露出自己身体,枪尖瞬间刺出收回,跟着随着脚步移动再刺出收回,简单快捷,不拖泥带水。

        一旦抖枪花啥的,耽误的时间不短,出枪速度慢了一倍不止。

        这才是杀戮的枪法……

        感悟到枪法的内涵,董库放下钢管抽出匕首和狗腿刀,静立片刻随之动了。

        刺杀,目前只有9/10,还缺一枚晶体就满了,隐匿满了,吸收够十枚。

        就算刺杀没满,但依旧不耽误熟练度,就跟练习了几十年一样,身形闪烁,匕首鬼魅吞吐,招招致命。

        在隐匿气息的作用下,匕首上下翻飞却无声无息,要不是肉眼能看到他模糊的身影,还真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雪球,静静的坐着,静静的看着,一动不动,很是安静。

        刺杀熟悉了两遍后开始刀盾练习,没有盾,董库就拿一个锅盖改装了下,随之开始练习。

        足足一个小时,董库微微气喘放下锅盖,暗自琢磨什么时间做个盾牌,不需要太大。

        所有武技施展完,别的感觉没有,战场杀伐无人敌的感觉无比强烈,尤其刀法和枪法,更是冲锋陷阵的绝佳武技。

        这要是有一杆长枪,再遇见小城那种大几百异兽昆虫的队伍,什么都不用也能杀光他们。

        站在那里琢磨半天,盾,他做不了,枪,他更不明白了,就算这可以用电焊切割出枪尖形状,锻打出刃,淬火他都不会,连硬度都没有的铁板,怎么可能扎透甲壳?

        有刀就够了……

        琢磨了会见不好实现,暗自安慰着走向车库。

        老远就说道:“球球,今天任务啃完了?”

        雪球闻言站起身,摇着小尾巴,没吭气。

        “不会是等着吃肉吧,才吃完饭连仨小时都没呢。”董库说着走到近前,哈腰揉了揉雪球,有点溺爱的说道:“既然饿了就提前吃,明天我去把海鲜弄回来,让你尝尝什么叫海鲜,什么叫大龙虾,你肯定没吃过,好吃着呢。”

        雪球仰头看着他,没啥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