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姚远的平凡人生在线阅读 - 第十章 不敢(求推荐求收藏)

第十章 不敢(求推荐求收藏)

        姚远拎着热乎的早餐返回酒店时,小满刚好醒来。

        他把小笼包和小米粥放到了桌子上:“吃饭吧,满大少爷。”

        小满“腾”地一下跳下了床,晃动着脖子发出嘎嘣嘎嘣的声响:“呼~这顿酒喝的太过瘾了,把我的失眠都治好了。”

        两人吃过早饭,姚远说道:“今天先带你去故宫瞅瞅,明天去登长城,咋样?刚好我也挺长时间没溜达了。”

        其实姚远没好意思明说,他不是“挺长时间”,而是来京城九年根本就没溜达过……

        天安门倒是去过几次,但都只是看看升旗,再往里可没去过。

        小满两手一摊,用他自认为非常标准的粤语道:“磊系岛楼的啦,躺盐疼磊暖排。”

        ???

        姚远满脸的问号。

        小满忍俊不禁道:“粤语都听不懂?你是导游的啦,当然听你安排。”

        姚远被小满的沙雕劲儿雷的不轻,笑骂道:“你这是个屁的粤语,明明是鸟语好么……”

        ……

        故宫很大,大到姚远和小满怀疑人生。

        在故宫走走停停地逛了一上午,愣是给这哥俩饿前胸贴后背。

        “走吧,吃点东西去,没看够的话咱们下午再来。”姚远抬起手遮着阳光,早上就不应该和小满客气,把包子让给了他……

        小满一幅得了特赦的表情:“走走走,下午可不来了,今天这太阳大的要命。”

        姚远大手一挥:“烤鸭走起。”

        烤鸭是姚远昨天就打算安排的,但临时被换成了喝大酒,今天刚好补上。

        本地人或者在京城生活过几年的人都知道,全聚德是给游客吃的,卖的是牌子。

        真要吃味儿好的烤鸭,还得是便宜坊或大董。

        姚远个人是更偏向于大董的,他家虽然贵了点,但味道确实get到了姚远。

        肥美的鸭肉沾上甜面酱配上葱丝儿、香菜叶,用薄饼一卷!

        啧啧,真是人间美味~

        小满第一次吃如此地道的烤鸭胃口大开,手里的旋风筷子转起来之后就没停过。

        两个人正吃的不亦乐乎,姚远的电话响了起来。

        来电的号码是“恶臭”女孩。

        姚远皱了皱眉,他临出门时特意写了张字条,示意这个女孩醒酒后就别再缠着自己了。

        话没说太重,但也绝对阐明了自己的观点。

        “接啊,愣着干嘛?”小满见姚远迟迟不接电话,在一旁疑惑道。

        姚远苦笑着接通了电话:“睡醒了?”

        “恶臭”女孩沉默了一会说道:“你现在回来。”

        “你看到我留的纸条了吗?”

        “看到了。”

        “那……”姚远一时语塞,她既然看到了,不应该还这么赖着自己才对啊……

        女孩又重复了一遍:“你现在回来,不然我就报警,说你QJ我。”

        “神经病吧?要报警你就去!”

        说完,姚远挂断了电话。

        恶臭女孩刚才的语气很平淡,不似凌晨时那样激动。

        但偏偏这种平淡时候说出的疯话,最让姚远头皮发麻。

        这说明她真的盯上自己了,而不是被酒精麻醉后的无赖撒泼。

        姚远头有点大。

        算上凌晨这次,自己已经救了她两次。

        她就算不拿自己当救命恩人供起来,也不该如此折磨自己才对啊?

        小满凑到跟前:“什么情况,你处女朋友了?”

        “不提这个奇葩,影响食欲。”

        他觉得自己的纸条上写的很明白了,但凡有点脸的人都不会如此死乞白赖。

        叮~叮~

        短信提示音响起,发信人仍是恶臭女孩:“你现在回来,不然我就烧了你的房子,我是认真的。”

        “草!真是日了狗了!”

        姚远腾地站起了身,气的浑身发抖。

        疯女人!

        没良心!

        别人做好事都是得奖状,甚至上电视当英雄,怎么自己做好事就特么惹上个碰瓷的?

        “有事儿你就去吧,刚好我自己出去逛逛。”小满一副过来人的表情揶揄着姚远。

        姚远也懒得和小满解释太多,他现在是真怕那个虎娘们把自己的狗窝给点了。

        他命不久矣无所顾忌,可刘阿姨多冤啊……

        “那行,我这边处理好了就给你打电话。”

        说完,姚远便招呼服务员买好了单,然后直奔自己的狗窝。

        刚到小区,他就发现有十来个人站在单元门口指指点点。

        这些人他都并不陌生,都是他楼上的住户。

        “小姚啊,你赶紧管管你这小对象,拿着打火机说要烧楼……”有个眼尖的大爷一眼就瞄到了姚远。

        姚远走进人群,发现恶臭女孩正拿着个打火机蜷缩在自己的屋门口。

        “她……不是我女朋友。”

        姚远此时才知道古装电视剧上那些被冤枉的人有多难受。

        “我是!”恶臭女孩涣散的眼神中亮起了一束光,那束光就像演唱会上的射灯,直直的射向姚远。

        旁人肯定会以为这道目光是对一个人热烈的喜欢。

        只有姚远知道,这道目光里是不屑,是怨恨,是愤怒……

        大爷又开口了:“小姚,你们小孩子谈恋爱搞对象我们不反对,但这种危险行为可绝对不行,这个小区住的都是老年人,真要着了火多危险啊……”

        旁边的几个老人也附和着:“不管干什么事儿,都得安全第一!现在这些孩子啊,真不让人省心……”

        姚远听着这些老年住户的七嘴八舌,整个人已然是焦头烂额。

        瞥了眼蜷缩在角落的恶臭女孩,他叹了口气:“大爷们先回吧,我会处理好的……”

        “算了,我们跟你说不着,还是找老刘说靠谱。之前就告诉她这小区别往外租……”

        老头们一个个都离开了,只剩下姚远和女孩两个人。

        她仍旧直勾勾的看着姚远,眼中的光愈发阴沉。

        姚远被她看的直发毛:“别这么盯着我……”

        女孩张开双臂直直的扑向姚远,好像许久不见的恋人要给对方一个拥抱。

        “你要干什么?我……”

        姚远话还没说完,就躲闪不及被抱了个正着。

        命运真是淘气。

        他在京城九年没有一个异性闯进他的生活。

        如今刚查出绝症才几天的时间,就已经有两个女人扑进了他的怀里。

        虽然都不是因为喜欢自己……

        恶臭女孩语气中满是嘲讽:“怎么样,被女人抱着的感觉不错吧?”

        姚远一把将她推开:“你到底想怎么样?”

        “呵呵,你救了我的命,我当然要以身相许啊!”女孩靠床站着,阴阳怪气道。

        干!

        姚远对自己那点操蛋的同情心真是恨之入骨。

        好人有好报……个屁!

        不过恶臭女孩想玩阴阳师这一套,销售出身的姚远绝不会怂。

        “以身相许就算了,恩将仇报也不至于用这么极端的办法,我可以为自己的手贱向你道歉。”

        然后他做了个极其夸张的鞠躬:“对——不——起,我就该让你去死~”

        死字的尾音被姚远拉的极长,心里的积郁在这一个“死”字上彻底的宣泄了出去。

        “你……”女孩指着姚远的手指都在发抖,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负面情绪的闸门一旦打开,就变成了洪水猛兽。

        姚远不顾后果地咄咄逼人道:“想死就再找个楼跳下去,在这儿和一个救过你命的人叽叽歪歪有劲?”

        女孩眼神飘忽的看着墙壁,冷笑着说道:“救?我不需要你救!死对我来说才是解脱,你懂什么?”

        “别总死啊死啊的挂在嘴边,装的自己很有勇气似得。那些真正一心求死的人不会像你这样咋呼,越作越咋呼越说明你不敢,不敢好好活着,也不敢果断死了!”

        女孩闻言一滞。

        她那可怜的、只剩一角的遮羞布,就这样被姚远无情的掀开了。

        活不敢活,死不敢死的懦弱人格暴露无遗。

        而彻底击碎她心里最后一道防线的,是姚远点烟时轻飘飘说出口的两个字。

        “矫情。”

        ————

        票票票,当当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