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姚远的平凡人生在线阅读 - 第一章 一切都是真的

第一章 一切都是真的

        “老邹走了嘛?”姚远脸上挂着喜悦,风尘仆仆的跑进了办公大楼。

        今天的客户谈的很顺利,只要领导那边稍微给松一点口子,他有信心拿下这个大单子。

        刚打完下班卡的王可可盯着手机头也没抬,语气冷硬:“我哪知道,你自己去看吧。”

        作为一个销售部门的员工,能一整天呆在公司不去跑业务是王可可一个人的特权。

        这事儿连邹伟都从不敢指手画脚,其背后的靠山可想而知。

        所以哪怕她的语气再冷上十分,姚远也不敢惹。

        满脸尴尬的钻进电梯,姚远这才自嘲一笑,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到了九楼,姚远才发现公司的门已经锁了。

        最爱带着大家加班的老邹今天真出奇,竟然走的这么早。

        看来汇报的事情就只能等明天了。

        或许是因为和客户喝了点酒的缘故,姚远的嗓子突然像是着了火,好在他这周负责组内的工位卫生,公司钥匙就在包里。

        掏出钥匙打开办公室门,借着月光轻车熟路的到了自己的工位,正要去接水,就听到不远处响起一男一女的对话声。

        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一听就是烟酒不分家的主儿:“王可可是最后一个走的,而且我还锁了门,你就放心吧。”

        女人细声细语里则透着三分荡:“邹哥,公司里四处都是监控,我可……不想给别人看到……”

        “看到就看到,那才刺激呢。”

        “不行,我们还是去你办公室,随你怎么样……”

        “嘿嘿,这可是你说的……”

        姚远悄悄弯下腰藏到了办公桌后面,看着他们的背影大气也不敢喘。

        他实在太熟悉这两个人的声音了,一个是他的顶头上司理邹伟,另一个则是他部门的女同事陈璐。

        等到两人彻底进了经理办公室,姚远这才松了口气。

        现在姚远的酒也醒了大半,心知此地不宜久留,便一溜烟跑出了大厦。

        到了楼下便利店,姚远进屋第一件事就是拧开矿泉水猛灌。

        一瓶500毫升的水,咕咚咕咚一口气朝喉咙里倒了个干干净净。

        打了个水嗝,姚远指了指柜子里的香烟:“老板,再来盒8块钱的红塔山。”

        “一共10块。”

        姚远点了点头,掏出手机给老板扫了10块钱。

        他抽了九年烟,在这座城市也生活了九年。

        那种刚从山沟里进入大城市的兴奋劲儿,早就不见了。

        姚远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从京城火车站走出来时,那种幸福到窒息的感觉。

        虽然当时的他浑身上下只有一条裤子是新的,但他自信那一刻就是他崭新人生的开端,未来有无限可能。

        转眼间,9年匆匆而过。

        房租、餐费、话费、交通费、信用卡账单……

        他的生活就像一张A4纸,从最开始的平整洁白,到如今满是褶皱,似乎只要团起来就得被扔进垃圾桶似的。

        叼着烟走在夜晚的街道上,姚远茫然的看着过往车辆,看着他们的车灯由远及近,然后又消失在视线中。

        回到租住的地下室时已经接近凌晨,步行了一路让他出了不少汗。

        脱下西装和衬衫随意丢在硬板床上,然后他又倒了点热水开始泡脚。

        这是他每天最放松的时间。

        这个廉价的地下室里除了一张床和简单的餐具洗具,剩下的空间被书籍占了大半。

        往常泡脚,他都会捧本书读一读。

        可今天他却一页也看不进去。

        脑子里不住地回想起邹伟和陈璐之间旖旎轻浮的对话,甚至对接下来的事儿也浮想联翩。

        单身久了真是受不得这种刺激。

        姚远甩了甩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出脑外,开始盘算起正事儿。

        明天那单要是成了,他这个月少说也能开3万块钱。

        他计划着拿出6000元先交半年的房租,然后再给家里老爹老妈寄一万。

        前几天和家里通话,知道今年老家那边的雨水很不理想。

        父母又年龄大了,抗旱这事儿他们自己做确实太辛苦,所以姚远惦记着让他们雇些人。

        这样一算,三万就还剩下一万四千块钱,最后他还得往储蓄卡里存1万,留作以后回老家买房子付首付的钱。

        这笔钱是前年开始存的,到如今卡里已经有近十万块钱。

        姚远曾看过一本书,里面把男人大体分为两个阶段。

        一种是有了一定物质基础,他们不缺房子,不缺票子,不缺车子……只缺面子。

        所以这是面子重于物质的阶段,邹伟和公司的一票领导都是这种人。

        一种则是还在为了物质拼搏的阶段,经济并不富裕,甚至遇到大事还会拙荆见肘,在面对金钱的考验时,往往顾不得面子。

        姚远就属于后者。

        咚咚咚!伴随着一阵敲门声,传来了房东刘阿姨的声音:“小姚,回来了吗?”

        姚远笑呵呵的回了一声:“回来啦,您进来吧,门没锁。”

        刘阿姨五十多岁,微胖的身材,头发染成了深褐色还烫了卷儿,人很热情开朗。

        租地下室这三年多,刘阿姨夫妻俩对他一直都很照顾,平时碰到什么节日都会把家里准备的吃喝送来一些。

        不过今天刘阿姨一进门,姚远就发现不太对劲。

        她平日的热情开朗不见了,反而一脸愁容。

        姚远试探性的问道:“您等我半天了?”

        “小姚,上个月社区不是组织了免费的防癌专项体检吗?”

        姚远点了点头:“对啊,您还把您儿子的名额让给了我,结果出来了?”

        “小姚……唉……算了,你还是自己看吧。”

        说着,刘阿姨从兜里拿出了一张折叠好的检查报告递给了姚远。

        姚远有些狐疑,这话茬怎么有点不对劲儿呢?

        他不敢再往下多想,赶忙接过那张单子将其摊开在眼前,心跳越来越快,一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

        姓名:姚远

        性别:男

        年龄:28岁

        检查号:15714829

        防癌筛检结论:胰腺癌!

        “胰腺癌”三个字仿若放大了数十倍,占据了姚远全部的视线。

        刘阿姨悄悄走了,其实姚远知道。

        换作往常,他肯定是要起身送到楼梯口的,但今天他没有起身。

        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力气起身。

        过了半个小时,他那无力的身躯才勉强攒出一股劲儿。

        拿出笔记本电脑在搜索框里输入“胰腺癌”三个字,期待着会有一丝希望。

        可搜索结果对于姚远来说是残忍的,如一道道闷雷毫不留情的砸在了身上。

        【胰腺癌是一种恶性程度很高,诊断和治疗都很困难的消化道恶性肿瘤。】

        【约90%起源于腺管上皮的导管腺癌,其发病率和死亡率近年来明显上升。】

        【5年生存率<1%,男性发病率高于女性,是预后最差的恶性肿瘤之一……】

        他看了又看,看了又看,看了又看……

        直到最后,整个人从慌张到呆滞。

        眼泪滑落的过程悄无声息,这个二十八岁的大小伙子只觉得委屈。

        努力工作,自律生活,除了抽点烟,没有不良嗜好,从不乱花钱……

        他完全忘记了自我的奋斗、努力,希冀着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可这一切在这一刻显得是那么的可笑。

        最后,他不甘心的拿起那张“催命符”,救命稻草般希冀着是医生写错了名字,或是刘阿姨和自己都看错了……

        可惜的是,姓名栏内“姚远”两个字仍旧清晰无比。

        一切,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