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盛嫁之田园贵夫在线阅读 - 第214章 撒娇(第四更)

第214章 撒娇(第四更)

        货物到了京都,李辉那几个万纨绔也来了,尤其是李辉还等着赚了银钱养老虎,整日里都是翘首以盼、望眼欲穿。

        庄振霄以最快的速度清点货物准备运送到铺子里上架,等着选个黄道吉日正式开业。

        这些个纨绔更是积极的忙前忙后,搓着手准备大干一番。

        庄喜乐笑着看了许久拍拍手走了,她这个甩手掌柜做的最是轻松。

        “主子,要不去逛逛。”

        街上,庄喜乐没有乘坐马车,领着平玉几人就那么惬意的走着,自从太后开始作妖开始,她好似很久都没这么轻松了。

        街上依旧人流如织,只是插着草标卖人的好像多了几个。

        她还惦记着李达那些人,摇了头,“去看看君老侯爷。”

        广平侯府的大人一如往昔却又有不同,守门的人看着庄喜乐来了殷切的迎了上去,进了门有婆子领着她往里走,嘴上恭敬的说道:“永安王来了,老侯爷正在和永安往说话。”

        永安王?

        庄喜乐默默的叹了口气,永安王怎么在这里呢?

        前些日子皇太后为永安王选妃,据说都快定下来了就遇到太后出了事,这选妃一事就那么搁置了下来,说起来还怪让人唏嘘的。

        不过他也算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眼下权势渐大,威势更甚以往,别说是京都闺女,就是家中待嫁千金的朝臣也惦记上了他。

        还没走到荣和院的大门永安王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庄喜乐的眼中,常管事见了她来了脸上啥事就堆满了笑。

        “小县主近来可好?”

        永安王仔细看了庄喜乐额头上的擦伤,见已经没了痕迹嘴角便翘了起来。

        “一切都好,劳永安王挂念。”

        永安王上前一步,态度显的很是和善,道:“小其炎整日在府中念叨你,道你说好了要去看他却迟迟不去,不知道是不是哄骗了他,闹着要上庄府来赵你。”

        庄喜乐眉头微挑,“王爷没告诉他我摔了,养伤呢。”

        永安王却是摇了头,面上有些无奈,“那小子十分粘人,若是知晓你伤了许是要到你床榻前哭上半日才算。”

        庄喜乐嘴角僵了一下,那小子是在她面前哭过的,一个男娃能仰头大哭不久不停的实在也不算多见,干笑两声,“如此多谢永安王。”

        永安王负手而立,“老侯爷在院子里,小县主进去吧。”

        刚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道:“若是小县主这两日得空还请领了惊鸟过府,府中那只有些不老实。”

        说完转身大步离去了,庄喜乐吐了口气,今日这永安王看起来格外的和善,和以往那种三句话就开始问这问那的性子很不一样。

        荣和院里满院子的菊花开的正艳,还在门口就闻到了一阵扑鼻而来的菊香,挂在树上的鸟笼里,你只说不上名字的雀鸟叽叽喳喳的叫着。

        “您老这院子是越发的好看了。”

        庄喜乐喜滋滋的在老侯爷身旁坐下,拿过茶盏就给自己斟了一杯捧着小口小口的喝着,那熟练的样子和回了自家院子没有任何不同。

        君老侯爷眼里带着笑意,嘴上却说着,“越发的没有规矩了。”

        庄喜乐放下茶盏随后就摘了一朵菊花拿在手里把玩,笑嘻嘻的说道:“咱们都这么熟了,您老怎么还那么见外,依着您和我祖父的交情,您老就是我亲祖父。”

        君老侯爷觉得浑身一阵发麻,连连摆手,“老夫不想当你亲祖父。”

        这丫头前两次上门都要委屈的上天了,眼下这个态度变的这么快必定是不安好心啊。

        庄喜乐很是严肃的说道:“这满京都都知道我登广平侯府最勤快,您老对我又大方什么好东西都送我,当然我也没小气,在外人眼里咱们可都要亲如一家了。”

        “可惜君世子不在,要不然我今日就得和他拜了把子,她就是我亲哥哥。”

        老侯爷嘴里的茶差点没有喷出来,心里堵得慌,替他那个不争气的孙子堵的,那小子心心念念的惦记着的人居然说要和他拜把子,突然又有点想笑。

        “你少在老夫面前鬼扯,有什么目的就说,弯弯绕绕的想给老夫下迷魂汤和你祖父一样不是好的。”

        庄喜乐转着手里的花凑了上去,“你借给我那三十个护卫我用着正好,反正放在您老手里也派不上什么用场,不如就送给我得了。”

        “啪!”

        君老侯爷重重的放下了茶盏,横眉竖目,“臭丫头,心大。”

        “老夫这点家当非得要给你掏空了不可,此事没得商量。”

        庄喜乐又凑上去了一点,“若是您老舍不得三十人全给我,那给我李护卫就可以,就是李达。”

        三十人里最厉害的就是李达,李达那一身练兵的本事可不是很多见的,至于护卫嘛,她其实也不缺。

        君老侯爷没好气的看着她,“眼睛倒是毒,你祖父给的护卫就没有你看得上眼的?”

        “我的护卫很强,但他们都是自己强,不能让别人强,可李达能,您就把李达给我,若还是不成就借给我借的久一些,如何?”

        不管怎么样,先弄到自己手里再说。

        看着老侯爷不为所动,伸出手指就戳着他的手臂,“好不好嘛~”

        “您就答应我嘛~”

        “君爷爷~我多难向您张一次口,您忍心拒绝啊~”

        可怜君老侯爷戎马一生哪里经受过小女儿在自己面前撒娇的阵仗,当即心里就软成了一片。

        “君爷爷~”

        “行了行了,借给你。”

        君老侯爷摆了摆手,端起茶盏低头浅啄,别说,有个小姑娘在膝下尽孝感觉还真不错。

        可惜,他没有。

        庄喜乐一脸得意,她这一招她祖父都招架不住。

        李护卫到了自己手上,还不是她说什么时候还就什么时候还,哎呀,这院子里的菊花开的真好。

        老侯爷不经意的问道:“丫头,你真当锦小子是兄长?”

        “那是自然,我于君世子投缘,当他是自己人的。”

        她那时候初见君元识被她的美色所骗以为他是一个无辜的小可怜,以至后来同情心泛滥对他处处上心,当然还有其中她蓄意为了卫武卒接近他的缘由,不过眼下人家摇身一变成了英武的将军,她倒是显的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