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苏烟江野在线阅读 - 第285章 “四章”

第285章 “四章”

        苏烟不就是高中的时候老爱跟在江野身后的小跟班么。

        华弋高中时跟江野不同班,是打篮球认识的,那会儿他和付阳关系更铁,其他同学都爱叫他华仔,听起来很高大上。

        印象最深的还是有一次体育课在操场打篮球,球飞了让个女生帮忙捡,结果那女的直接用脚踹,气得他想冲上去打人。

        别人对于篮球怎么个看法他不知道,但他嗜球如命,尤其宝贝他的篮球,当个女朋友似的供着,哪儿脏了旧了还得拿回去洗洗,仔仔细细的护理,最讨厌有人拿脚踹球。

        那会儿就寻思,不乐意帮忙捡球就算了,拿脚踹几个意思?

        年少轻狂都爱冲动行事,半道上他被付阳拦着,说让他就这么算了。

        怎么能算了?他不服气,付阳又跟他说:“这个,你身后那人罩着的。”

        他转身一看是江野,还有点惊讶江野会喜欢这种女生。

        结果付阳才慢吞吞的解释:“阿野的干妹妹,给他个面儿。”

        华弋给了。

        第一次认识苏烟,知道她的身份是江野的妹妹。

        时隔多年,再次听见苏烟的名字,她的身份是江野的女朋友。

        华弋笑了笑,觉得有点意思。

        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

        江野也还真的下得去手。

        ***

        江野一路冲到公司,风尘仆仆的面带冷意,因为江野和刑安不在,总裁办有了点人声喧哗,不提防江野忽然一来,吓得在场所有人都噤声埋头,恨不得消除自己的存在感。

        “苏助理,来趟办公室。”

        撂下一句话,江野快步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苏烟坐在位置上,抿了抿唇。

        张萌有些担忧的看过去:“烟烟姐……”

        她百思不得其解,江总既然都谈恋爱了,为什么脸色还这么臭?甚至比以往更冷更凶,她默默猜测?动用着天马行空的小脑袋瓜,啃着手指,心道是不是女明星没满足江总,所以是慾求不满……

        苏烟站起来笑了一下,“没事。”

        转身离开了。

        徐菲菲盯着她的背影?侧过头来和张萌叽里咕噜的八卦起来?片刻后甘南川也加入其中。

        相比秘书室的热闹,总裁办公室就显得格外清冷寂静。

        苏烟敲了门没听见声音?等了一会儿便自作主张的走了进去,微微抬眼扫了一圈?办公室没见着江野人。

        休息室的门倒是开着的。

        “…江野?”

        没有回答,苏烟走近了休息室,探头看了一眼?床铺上凌乱披散着衬衣西装裤?浴室的灯亮着传来水声。

        苏烟沉默?低头往外走?坐在沙发上,安安静静的等着江野。

        叫她进来也不说什么事?自己却跑去洗澡。

        她只身在总裁办公室待久了总会惹来非议?那是苏烟最不想看见的画面。

        所幸江野并没有让苏烟久等?他只简单冲了一个澡?洗去了疲倦?神清气爽的走出来,腰间就只围了浴巾。

        苏烟在?也没避嫌,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瞥了她一眼?口吻平淡:“帮我倒杯温水,要烫点儿。”

        苏烟依言照做了?水杯搁置在茶几上。

        江野拿了水杯,喝了一半顺势坐在苏烟身边。

        满身的沐浴清香徒然侵袭包裹了苏烟,她不自在的往一旁挪了挪腿。

        江野一直垂眸,看见了,什么也没说,只是脸色更冷了。

        他揉着头发,漫不经心的问:“昨天晚上很早就睡了?”

        苏烟嗯了一声,很平淡。

        江野微微勾唇,嗓音低沉带笑:“今天的手机呢,没带着?”

        苏烟缓缓的抬头,与他对视。

        江野嘴角上扬,眉眼间一抹轻佻,眸色深深的,从鼻腔发出一道低哼:“嗯?”

        他的眼睛很好看,很吸引人。

        是苏烟见过的,最有神最漂亮的眼睛。

        此时此刻却带着似有若无的攻击性,令她有些难堪,忙偏头过去,“带了。”

        江野不允许她逃,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捏着她,“躲什么,就随便问问,既然带了是没网络吗,手机欠费了?”

        苏烟垂眸:“没有。”

        “苏烟,你看着我。”他语气蛊惑。

        苏烟无动于衷。

        风暴被掩藏在深底,忽而席卷上来,凶猛猛烈,江野沉了口气,慢条斯理的模样:“我说,你看着我。”

        他重复了一遍,语气极冷。

        情绪一直压抑,这时涌现得十分快。

        下颚传来酸疼,苏烟被迫抬眼看他,对上他漆黑的眸眼,心尖颤了颤。

        “说话。”他命令她,“你回答我。”

        苏烟唇抖了下,缓缓开口:“有网络,没欠费。”

        她拧眉,抬手拂开他,“你掐疼我了。”

        江野丢开她,看见她白皙的皮肤上红色的指印。

        “那你为什么不回我消息?”

        总是这样爱搭不理的吊着他,江野有点烦躁。

        “没看见?还是看见了不想回。”

        江野始终盯着她,头发也不擦了,还有水珠顺着落下来,打在苏烟的指尖,刺激得她颤了下手。

        她语气很是随和平静:“不想回。”

        江野咬了下牙,“为什么?”

        苏烟抬眼看他,目光直白清冷,“我为什么不回你不清楚吗?江野,你还能再可耻点,干脆把我微信里的男人全删了。”

        江野背脊一僵,清楚她知道什么了,吊儿郎当的姿态,舌尖抵了抵脸颊,“行啊,手机给我。”

        苏烟呼吸有点急促,没理他。

        江野懒懒挑唇,“就因为这个事儿,你就不回我消息,不理我?苏烟你真行啊,脾气比我还大,以前没觉得你小性子烈啊。”

        苏烟视线扫过他赤着的胸膛,“把衣服穿上。”

        “等着。”

        江野倒是没多说,起身就去了休息室,很快换了身干净整洁的衣服出来。

        重新坐回沙发上。

        冲着苏烟微微扬了下巴,“我们能不能有事说事,别动不动就搞冷战那套,行吗?”

        苏烟不答反问,“你烦了?腻了?”

        江野皱着眉,“你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江野打量着她的脸色,手伸过去,握着她的,男人手心干燥温暖,很有安全感。

        “我道歉,这件事是我不对,那个人要约你出去看电影,肯定不行,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他压低了声音,听上去格外失意,“我错了,下次不这样了,你别生气好吗?”

        不,他下次还敢。

        这次是他鲁莽了,没把事情处理好,下次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一定毁尸灭迹,不留一丁点让苏烟发现的蛛丝马迹。

        “我没生气。”

        苏烟抽出手,江野手中蓦然空落落。

        他紧绷了下颚,微微眯起眼,盯着苏烟的眼神有点危险。

        “没生气为什么不回我消息,你微信都不给我备注,不就是删了那个人发来的消息吗,你跟我闹这么狠?”

        “还是说,怪我耽误你跟他约会?什么今天哥,明天哥的,叫得还真是亲切。”

        看看。

        苏烟就知道,江野没这么好说话。

        她不过就是表现得冷淡了些,他就原形毕露了。

        “这才是你的心里话吧?江野,憋着是不是挺难受的。”

        江野深吸了口气,表情讳莫如深,“你就是这么看我的?我在你心里就这种形象,小气又狭隘?”

        苏烟:“我没这么说,是你自己猜的。”

        江野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她的意思。

        他冷笑了两下,“对,是我猜的。”

        江野咬紧了牙,额角青筋鼓动着,“我不想和你吵架,我歉也道了,也说了下次不这样做了,你还想让我怎样?”

        苏烟轻描淡写:“我没说要和你吵。”

        “那你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作给谁看?除了删消息这件事,我哪儿又对不起你了?你说,全部说出来,我照单全收。”

        “你没对不起我。”

        又这样!

        江野真的快气急攻心,想捏死苏烟的心都有了。

        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吊着他。

        他真的受够了!

        感觉这场感情中,仿佛是他出演了场独角戏,而苏烟置身事外,像看小丑一样看他蹦哒,置之不理。

        他不再说话,只冷冷的瞧着她。

        苏烟也没吭声,片刻后她轻微拧眉,站起来,嗓音很软和:“没别的事我就先出去了。”

        “不准走。”

        江野拉住她,“今天这事不说清楚,你就别想走。”

        都这个时候了,他还要搞威胁那套。

        苏烟笑了笑,挣开了他的手,轻飘飘的说:“没什么好说的,都冷静下。”

        江野觉得自己的胃又开始疼了,隐隐的绞痛,折磨着他,让他难过。

        他不信苏烟所谓的冷静,跟她也接触了差不多大半年,她的脾性,他摸清得差不多了。

        她的冷静不过就是冷处理两人的关系,如果江野不拉下脸找她,她大概率不会主动。

        从前她就是个被动型人,至今仍旧是。

        这让江野有些头疼。

        好好沟通仿佛在苏烟这里都是屁话。

        他强硬留住她,目光很执拗阴郁。

        苏烟甚是觉得无味,抿了抿唇,片刻后认真的看他,开口道:“没意思,就这样算了吧。”

        江野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

        见她又走了,江野忙站起来追过去,一把扯着她的手腕,嗓音竟然有些哑:“什么就这样,苏烟你想表达什么?”

        苏烟凝神想了几秒,偏头,动作可爱,话却不怎么中听:“你会不明白吗,我以为像你们这种富家子弟,随便玩玩,好聚好散。”

        江野的脸上闪过一抹不可置信,随即是疯狂,他的眼神锐利而逼人,一字一顿,“你说我只是玩玩,我们只是玩玩。”

        “说错了吗?”她的眼睛瞳孔分明,清澈而纯情。

        江野看着,艰难的滚动了下喉结,抓着她手腕的手轻轻的抖了下。

        苏烟感觉到了,低头不再言语。

        江野一时间有些难以形容自己的心情。

        愤怒、悲凉、怅惘、憎恨、……最后化为无奈,他喉咙发涩:“你是在报复我吗?”

        苏烟蓦然绷紧了身子,像是一只受惊的猫,警惕而戒备的盯着他,语气生硬:“你想多了。”

        “想报复我早说啊,我让你报复,怎么样都行,何必陪我演这么一出戏,又那么快退场,没人告诉过你,报复就是要在敌人脆弱时,趁虚而入,然后给予致命一击。”

        “我还没到那种虚弱的程度,你怎么能说撤就撤呢?”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喃喃自语。

        苏烟敏感的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劲。

        挣开江野的手就急冲冲的往外走,江野却像是蛰伏已久的凶兽,等待孱弱的猎物上勾,然后扑上去狠狠撕咬拉扯,鲜血淋漓,直至猎物停止呼吸,任其为所欲为。

        江野抵着苏烟将她带在墙壁上,把她翻了个身,压住她,在她耳边呵气低语:“你说算了就算了,亲也亲了,摸也摸了,是不是嫌我手段还不够狠,非得办了你你就老实了,嗯?”

        苏烟一声不吭,只挣扎,她脸贴着墙面,江野就在她身后危险的靠着她。

        “说话!”他的耐心并不足。

        “你敢。”

        江野把她的两只手反剪掐着,气息有点沉:“你看我敢不敢。”

        另只手落在她的裙摆上,顺着往上。

        男人的大掌炙热、滚烫、有力,意味明显,苏烟挣扎得很凶。

        不敢相信他真的敢乱来。

        而且还是在办公室。

        苏烟气急难堪,骂起来:“江野,你真的疯了!你有病有病!”

        骂来骂去都只是这两句,江野都听腻了。

        他含.着她的耳垂咬了下,嗬嗬的笑:“知道就好,不用说出来,你词汇量怎么这么贫瘠,换个新鲜的好吗?”

        苏烟:“……”

        江野用手丈量了她的锁骨以下,低声笑:“跟这儿不太一样。”

        苏烟蓦然涨红了脸,“疯子。”

        “啪。”

        一声闷响。

        江野被她扭得浑身燥热,呼吸急促,抬手打了一巴掌她的臀.部。

        苏烟立马老实了。

        仅仅只是一秒,她便更激烈的挣扎起来,一点儿形象都不顾的,披头散发活像一个疯婆子。

        江野险些按不住她,蹭到一处,闷哼了声,嗓音很冷又带着警告:“你再扭,我不介意在这里。”

        静默,苏烟没动了。

        是不敢。

        江野脾气她清楚,神经质一样的,生怕他乱来。

        片刻后,江野抱着苏烟腰的手臂上有零星的水意砸下来。

        他愣了下,接着有些迟疑的问:“你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