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苏烟江野在线阅读 - 第283章 “四”

第283章 “四”

        是许久不见的林熙。

        苏烟想到她是个女明星,目光在四周看了看。

        林熙走近她,笑着问:“你在找什么?”

        “狗仔。”

        林熙微愣,随即手撩过锁骨,轻轻的笑,声音悦耳:“这里安全性挺高的,你不要担心。”

        苏烟心想她担心什么。

        也笑了笑,“好巧。”

        林熙打量着她,“你和朋友在这里吃饭吗?”

        她抬手指了指外面,“我跟合作方过来吃顿饭。”

        苏烟颔首,纸巾擦过她的每个指节,指缝,将水渍拂去,慢条斯理,“嗯,和老板在这里。”

        林熙说:“之前同学聚会我没去,好多年没见过你了,听说你现在是个作家?”

        “随便写写。”

        “你还有别的工作吗,会不会很累?”

        苏烟轻描淡写:“不会。”

        上班与写作并不冲突,更何况她时间方面掌控很好,加之新书《烟雾触笔》已经交稿了,这段时间苏烟都很闲适。

        语气一顿,转而看着林熙:“你应该比我更累。”

        林熙抿唇笑,脸上带着一股淡然,“习惯了,那你现在在哪里上班?”

        苏烟不知道她略有刨根问底的做法是意思,但还是耐着心思回答,报了公司的名字,“一个小助理罢了,和你的职业比起来不值一提。”

        林熙原是没放在心上,脑子却灵光一闪,觉得苏烟待的公司名字有些熟悉,渐渐想起来,还有些吃惊,“你在江野的公司上班?”

        苏烟看了眼镜子,上面映着林熙高挑的玲珑身段,美背柳腰,韵味至极。

        她淡淡的收回目光,“嗯。”

        林熙捂了下嘴,漂亮的大眼睛眨了眨,“那你和江野在这里?”

        一切都说得通了。

        为什么之前在烽城的时候,江野会和苏烟在一起。

        她原以为只是苏烟如同高中时,小跟班似的黏着江野,没想到原来两人是上下级关系。

        包里的手机响了下,苏烟拿出来看,一个陌生的备注弹出来一条消息。

        我家的:【你掉厕所里了?】

        “……”

        苏烟目光停留在那熟悉的头像上,能分辨出是谁了,可是这备注…她肯定,不是她改的。

        林熙见苏烟拿出了手机,眸光一闪,自己也拿了手机,晃了晃,“同学一场,加个微信吧?”

        “会不会对你有影响。”

        林熙摇头,“不会,这是我私人的,你不要想得太可怕。”

        两人互加了微信,便没再多聊,林熙离开时跟苏烟说:“下次约你吃个饭。”

        苏烟笑了笑,没说话。

        谁知道是不是鸿门宴。

        大明星,总归是个流量的公众人物,苏烟并不想掺和进来。

        苏烟快步走到门口,没看见江野人,环顾了一圈,看到一颗树下的黑色商务车,迈步走了过去。

        想也没想就去拉后座的车门,没拉动,锁住了。

        副驾驶的车门被推开,从前方传来男人淡淡的声音:“坐前面。”

        苏烟坐进去给自己系安全带,又往后看了眼,“刑秘书呢?”

        江野发动引擎,把着方向盘姿势懒散,“他有其他安排先走了。”

        “怎么这么久才出来?”

        “遇到个人。”

        江野警惕转头看她,“谁?”

        苏烟说:“林熙。”

        轻声说着,视线落到他的脸上,观察他的神色,很正常,平静无波澜。

        她又垂眸。

        “哦。”男人松了警惕戒备,漫不经心的随口问:“跟她都聊了些什么?”

        苏烟:“随便聊聊。”

        说完又想到什么事情,把自己手机拿出来,点开微信,翻到和他的聊天页面,给他看,“你什么时候动我手机了?”

        江野抽空瞥了一眼,勾唇笑,“今天早上。”

        他一说,苏烟便有点印象了。

        约莫就是她看了妈妈发的消息后,忘了把手机熄屏。

        让他有机可乘。

        “你放心,我没乱看,就只改了个备注。”对明天发消息约她看电影的事情只字不提。

        苏烟不是很放心,又将自己手机检查了一番,确认没其他改变,才收了手机。

        “下次没经过我允许别碰我手机。”

        江野扬眉,“生气了?要不你看回来。”

        说着就将自己手机扔给了苏烟,大方道:“随便看,我不会介意,密码四个一。”

        也不必躲躲藏藏。

        苏烟没心思看他手机,也没必要,将他手机放回去,解释说:“不是,手机毕竟是私人物品,你尊重我一下。”

        江野眉心紧锁,渐渐品出了点味儿来。

        为了避免在车上争执,江野沉默没再吭声,半晌才说了一个字:“行。”

        心里有股郁气,憋得江野发慌,车不由得开得更快了。

        将苏烟送到公司楼下,没着急放她走,心里不痛快就想发泄,扣着苏烟的后脑勺狠狠吻了通还松开她。

        看着苏烟气喘吁吁,脸色绯红的在他怀里喘气,江野才松了些眉眼,哑声拍拍她的背:“去吧。”

        盯着苏烟下车,直到看不见人影,江野才驱车离开。

        去了趟医院,昨晚那么造作,总归是胃不舒服,医院有江野的熟人,开药时叮嘱他这段时间都不要再喝酒抽烟了,调侃他该找个女人管管他了。

        江野懒洋洋的笑,“有了。”

        那人好奇,“谁啊?”

        江野拍了拍他的肩:“结婚时请你喝酒。”

        “切。”

        出了医院,江野往家的方向开。

        推了门进去,些许安静,只零星的说话声音,江野换了鞋朝里走,恰好和洗完水果出来的叶琳碰上。

        叶琳下意识的看了眼墙上的钟表,才三点多钟,有些讶异自己儿子怎么这时回来了。

        “没去公司吗?”

        江野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去了。”

        叶琳把果盘放在茶几上,盯着电视看了两秒,又转头看他。

        上下打量了一番,徒然眸光一顿。

        江野的西装贴近领口处,有一处并不显眼的红印。

        所幸叶琳并不是老眼昏花,眼神清明,仔仔细细的盯着,怎么看都觉得是一枚口红印。

        不由得眉心跳了跳,“你昨晚去哪儿了?”

        江野抬手揉了揉鼻梁,显得有些疲倦,“聚会去了。”

        叶琳心思一转,的确是,昨天晚上儿子走之前还跟她打过招呼,说要出去和朋友聚会,晚点回来。

        结果。

        昨天晚上没回来!

        现在回来的,衣服都不是昨晚那套,更何况衣领口的地方还有口红印。

        叶琳一时心乱如麻,心情复杂。

        忍了忍,没忍住,终于还是问他:“你身边最近有女人了?”

        江野动作一顿,不太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问,垂眸沉默了会儿,没否认:“是。”

        叶琳愣住,“你到现在才回来,之前都跟那个女人在一起?”

        江野松了些领口,长腿伸展直了,搁在茶几边,闻言懒懒的笑:“对啊。”

        叶琳两眼一闭,“你和她…睡了?”

        昨天晚上江野的确是和苏烟睡的一张床,他轻佻的扬起眉,颔首:“嗯。”

        呼。

        叶琳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快呼吸不过来了。

        刺激,太刺激了。

        “乱来!”她轻斥,“我从小怎么教的你,你都忘了?还是说,已经想好了就是她,准备结婚了?”

        江野:“…妈,您胡说什么呢?”

        叶琳恨铁不成钢瞪他一眼,“怎么,敢做不敢当了?”

        她的语气,仿佛江野是个渣男:“别告诉我你只是玩玩,那你干脆别回这个家,我叶琳不认你这个儿子!”

        “当然不是…”江野反应过来,知道她误会了什么,有些哭笑不得,“妈,没您想得那么严重,我没做什么,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叶琳蹙眉,有些不可置信,“难不成盖着被子纯聊天?”

        这个社会,这样的,还真少见。

        叶琳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儿子还算有个人样儿。

        江野摸了摸鼻尖,没回答只说:“您儿子也二十八了。”

        意识到这个话题尺度有些大,叶琳有些尴尬,说的是,总归儿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和决策能力。

        为人母亲的到底干涉不了多少。

        于是换了个话题,“她是个什么样儿的性格?”

        江野言简意赅,“您最喜欢的。”

        叶琳撇嘴,她喜欢,她喜欢苏烟那样的,能成吗。

        对江野也不报太大希望,毕竟这么长时间了两人都没看对眼,她琢磨着,真是有缘无分。

        只可惜她不知道,她所谓的有缘无分那两人,就在她眼皮子底下谈恋爱,风生水起。

        “找个时间,把人带回来看看,听见没?”

        江野满不在意的点头。

        心道苏烟和您三天两头就见一次面的,也没什么好见的。

        ***

        江野不算得是个敬业的上司,但他依旧能将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条,全公司上下无一不认同他,若说不满的他的,左右不过董事会那几个股东,老油条的。

        比如游漾的父亲,喜欢在董事会上对江野指手画脚,江野面无表情的听着,等他说得口干舌燥后才懒懒的否决,气得人脸都绿了。

        但又无可奈何,心里对江野是极为有气,又不好在他身上发。

        子公司刚成立的那两年,江野不过是个还没大学毕业的毛头小子,挥霍着老爹的财产,和同学折腾出个影视传媒公司,在行业里混了几年,倒是整了些名堂出来。

        转而便接手了子公司,当时愣头青的他,有绝对的头脑与手腕,但在年长他几十岁的董事会中,依旧不足为惧。

        最初的几年,江野在处理公事上日理万机,全年无休是常态,后有了刑安,再是楚楚,多加栽培,替他解决了不少事情。

        真正闲适下来,也不过这一两年间,可以睡个懒觉,偶尔迟到,算得是为所欲为。

        苏烟拿着资料敲响办公室的门,推门而入。

        就见刑安抱着一叠厚厚的文件站在江野对面,斯斯文文的模样,语气却是不卑不亢的:“……风劲集团的冯总昨天到的京城,另外晚上七点半游总的生日宴,您看是像往年一样,还是您另有打算?”

        “你由着安排。”江野偏头,扫了眼门口的苏烟,语气无异:“什么事?”

        苏烟这才回神,刚才看得太过认真,险些移不开眼。

        都是认真的男人最帅。

        不是没有道理。

        往前走,把文件递过去,“这些资料需要您过目签字。”

        江野颔首,手指交叉:“放着吧。”

        侧头看着刑安,吩咐道:“和冯启森的合作,你就让楚楚去谈,让她多留个心眼儿。”

        刑安明白了,“那我先下去了。”

        “嗯。”

        心里却想着,游正赢那个老奸巨猾的,年年都办生日宴,老的小的轮着来,还觊觎着江总手里的股份。

        怕是想要的生日礼物都是江总能双手奉上的股权,贼心不死,也不怪在董事会上江总对游正赢的不客气。

        他的心思,路人皆知。

        刑安一走,偌大的办公室就只剩江野和苏烟两人。

        苏烟站着,江野没说话,她不好离开。

        江野垂眸翻看那些资料,片刻后执笔干脆利落的签下自己的大名,后把文件推出去。

        苏烟上前去拿。

        “今天晚上就不送你回去了。”

        他蓦然开口。

        苏烟愣了下,从刚才刑安的话语中听出了什么,点点头,“好。”

        实则松了口气,天知道她在公司和江野待一块儿都提心吊胆的。

        江野都看在眼里,低垂着眸眼挡住了深意。

        下了班,苏烟乐得一身轻松,没直接回家,坐轻轨到美食街,沿着长而繁华的美食街,走走停停。

        天落下黑幕的时候,她接到苏母打来的电话,问她下班没有,有了之前夜不归宿的前车之鉴,苏烟依言解释了自己在美食街,晚点回家。

        挂了苏母的电话没多久,穿梭在人群中的苏烟又接到来自江野的电话。

        彼时江野喝了几杯酒,染了几分醉意,找了个安静的地儿给苏烟打电话问她是否到家,接通之后,那边却是人声鼎沸的闹哄哄。

        微微拧起眉,嗓音有些哑:“你现在在哪儿?”

        苏烟:“美食街。”

        那边轻笑了两声,约莫是觉得她闲情逸致,“别逛太晚,早点回家。”

        苏烟嗦了一口鸭血面,盯着富有特色的大盅,应道:“知道了。”

        泰禾广场这边的美食街几年前还只是一条老街,后经整顿才变成了美食街,被划分为商业圈中。

        离开美食街时,苏烟po了两张图在朋友圈,林熙给她点了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