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苏烟江野在线阅读 - 第273章 “四”

第273章 “四”

        出乎意料之外,江野竟然真的陪苏烟安安静静的看了一场电影。

        全程都将视线放在屏幕上,偶尔偏头问苏烟几句,便又转回去。

        苏烟以为他又要整什么幺蛾子,结果直到电影结束他们退场,江野都很安分。

        “挺好看的。”江野走到苏烟身边,盯着地面。

        苏烟愣了下,点点头:“嗯,很美好纯真的一部电影。”

        “我高中的时候是不是特别坏?”

        他突然站定,单手抵上苏烟的肩头,让她也停下了。

        “为什么会这么问?”苏烟仰头看他。

        江野轻轻的笑了,语气竟然低落:“不然你现在也不会这么拒绝我。”

        苏烟抿唇。

        片刻后说:“你虽然脾气不太好,但为人仗义,成绩好,打篮球也好,高中的时候很多女生都喜欢你。”

        她也喜欢。

        不过她的喜欢是藏着掖着,不像其他女生一样,大大方方的,敢于表达的。

        每次看到那些女生给江野送情书送礼物,她都特别羡慕。

        因为她不敢。

        可惜那份勇气她羡慕不来,从始至终都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有时候想想会觉得非常难过,但又明白,谁都不能怪,只怪她自己没有管好自己的心。

        “都过去了,江野。”苏烟低叹着,垂下目光。

        “哦,是吗。”江野覆在背后的那只手无声攥紧了拳,面上却笑着,将阴郁不动声色的掩藏下去。

        “走吧,我送你回去。”

        晚上连秦叫江野去打麻将,几个公子哥别的爱好不太有,牌瘾倒是挺大,江野到时包厢里已经攒了一局。

        另一局三缺一就等着江野来。

        江野解了外套随手放沙发上,边松袖口边走过去,“元宋你也在。”

        江野对面的男人笑了笑,手指在红中上摩挲着,“不能来?”

        “你随意。”

        连秦给江野递了支烟过去,他接了没抽,夹在指尖转了转,眼睛微眯,借着光看:“这什么烟?”

        “苏烟。”

        江野眉毛上扬,动作一顿,“苏烟?”

        连秦嘿嘿的笑,“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苏烟,新货,我让人专门从江苏那边弄来的高级货。”

        “尝尝鲜,不错。”

        江野捻了烟身,举在鼻尖嗅了下,淡淡的,说不出是个什么味。

        “阿野最近在做什么,好久都没看见你。”

        连秦看着自己的牌,微微拧眉:“他忙着追女人,你当然没看见他人了。”

        “追谁?”元宋来了兴趣。

        他和江野年纪相仿,是工作上的合作伙伴,都是一个圈里的人,都聊的来。

        女人他们都爱,就没见得江野身边停留过谁,听闻连秦的话不由得惊讶。

        连秦打出一张牌,卖了个关子:“程星河前女友。”

        元宋听说过程星河,但没见过苏烟,知道他已经订婚了,“你说的废话,我又不认识。”

        江野放牌,轻飘飘的:“杠了。”

        “哎哟我去,阿野你这什么运气!这也行。”

        连秦撇撇嘴,夹着烟把烟灰抖落了,睨了一眼元宋,像是想起什么笑话似的,肩凑过去顶了顶他,眼睛却盯着面无表情的江野,“之前阿野当小三来这,结果还没怎么动作,程星河就要订婚了,自然就和前女友分手了,他追人追了也有一段时间,连个屁都没有。”

        话音刚落,江野就给了连秦一下,打得他呲牙咧嘴,“掐我干啥,我实话实说。”

        一旁人都在笑。

        元宋有些惊讶,“到底谁啊,这么厉害,还有江野追不上的人?”

        连秦解释:“那女人叫苏烟,还是个小有名气的作家,长得特别仙儿气,啧,那身段。”

        连秦撑着脸回想了下,蓦然对上江野凉凉的视线,抖个激灵,忙拍了拍嘴,“得,我胡说八道!”

        另个人招呼着:“诶看牌看牌,连少爷注意点儿,别放炮了啊。”

        打了半宿的麻将,江野兴致可以,后面运气委实不错,连秦输得内.裤都差点儿留在包厢,叫苦连天的指着江野说他不是人,就知道欺负他。

        凌晨六点半,一行人才从包厢里摇摇摆摆的出来,身后跟着会所的几位美人。

        前半宿打麻将,后半宿对吹,绕是江野酒量再好,也染了几分醉意,路是走得稳,看谁眼里都带着轻佻暧.昧,慵懒的模样令人心动。

        天幕灰蒙,灯光映着地面,昨夜又下雪了,直至现在,纷纷扬扬的,在空中盘旋飞舞坠落。

        出了会所寒风一吹,拂去些许酒意和倦意,江野从裤兜里摸出那支苏烟,在手中捻了几番,拿出打火机正欲点燃,身后传来一道娇娇的女音:“江先生——”

        罩着苏烟的点火的动作一顿,江野偏头侧脸,见一位穿着旗袍的高挑女人,踩着高跟鞋急忙匆匆的赶过来。

        女音吸引了身边不少男人,纷纷转头来看,对着江野笑呵呵的打趣。

        “江少艳福不浅啊。”

        “这么冷的天儿,美女拥入怀哦!”

        女人小跑到江野身前,停下时踩着雪地滑了一脚,整个人往前冲,直直撞进江野怀里。

        江野皱着眉扶了一手,身边起哄声不断。

        女人红着脸,惊慌失措的靠在他胸口,“江先生,对不起——”

        说着就要站直,脚下又是一滑。

        江野的左手拿着苏烟,被女人突如其来的一臂挥下来,烟被打落,跌进雪地里。

        江野寒了眉眼,彻底没了耐心,毫不怜惜的推开她,“站稳。”

        女人惊呼一声,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还没说话,就见跟前的男人弯下腰,抬手从雪地里捡起一只烟。

        她的目光从男人的手移到男人的头顶最后是他的脸,对上他冷漠凛冽的眸眼,霎时一怔。

        喃喃道:“江先生,您的衣服忘了带走……”

        江野抬眸淡淡瞥她一眼,目光扫过她因穿着旗袍裸.露在外的纤细小腿,漠不关己的拿过自己的外套,转身就走。

        留下女人怔怔的待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因寒冷反应过来。

        生气了。

        是因为她不小心摔了两次吗。

        还是不小心挥手打落了那支烟。

        她往回走了两步,又折身去看不远处的一行富家子弟。

        只见一个男人搭上那位江先生的肩,格外熟稔的模样,依稀听见他说:“不就是一根烟,至于嘛……”

        ***

        从会所到江家还有段路程,大约开车半个多小时。

        六七点钟街上已经有不少人在活动了,晨练的、环卫工、还有不少早餐店,城市开始复苏,渐渐的车水马龙连绵不绝。

        江野头抵在椅背上,抬手捏了捏鼻梁骨,一宿没睡,精神不太好,却又格外振奋,也不知是酒精作祟还是其他。

        江野降了半截车窗,任由瑟瑟的冷风吹进来,他微微眯眼,感受凛冽的温度。

        过了片刻,面目有些麻木了,江野渐渐升上车窗,目光却突然一顿。

        “停一下。”

        前面的司机忙减速,“怎么了,江先生?”

        江野再降了一些车窗,头探出去打量了几秒,蓦然打开车门。

        “就送到这里,你先回去吧。”

        江野看着那人的身影,大步向前走了过去。

        一家早餐店门口,竖起几座大蒸笼,四周围了不少人,都在排队买早餐。

        苏烟拢了拢羽绒服的领口,风止不住的往她脖颈里钻,冷得她在原地打转跺脚。

        两手抄进袖口里,缩着脑袋,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肩膀突然被人敲了下。

        苏烟疑惑的转头,什么也没看见,接着另一边肩也被敲了,她侧脸,江野的脸突然放大出现在她眼前。

        吓了她一跳。

        “你怎么在这里!”

        江野扬眉:“我不能出现在这儿?”

        苏烟抿唇,反正这里不像是江家少爷会来的地方。

        隐约间,苏烟动了动鼻子,似试探的问了句:“你喝酒了?”

        又轻轻的皱了下眉:“好大一股香水味。”

        江野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前襟,也闻到了。

        抬手挠了挠鼻尖,“跟连秦他们打了一通宵的牌,这会儿才回来,就看见你了。”

        刚才还以为看花眼了,毕竟时间这么早,苏烟怎么可能会在大街上。

        多看了两眼认出来,还真的是她。

        他抬了抬下巴,“早餐你就吃这个?”

        苏烟点点头,“嗯。”

        “怎么起来这么早?”

        “就想吃这里的包子,所以早点来买。”

        苏烟也是无意间发现的,有好几次迟到,早饭都是匆匆解决,就在这里买的豆浆油条。

        吃了几次觉得味道不错,平时晚点,有些包子都已经卖完了,所以她就决定早点来。

        “那我也尝尝。”

        苏烟看了他一眼,“你要是吃的惯可以试试。”

        很快就排到了苏烟,她熟练的报出名称,点了自己那份,又问江野:“你想吃什么?”

        江野仰头看着上方挂着的菜单栏,近几十种口味,一时犯难。

        苏烟看出来了,对老板说:“麻烦我点的那个要两份。”

        老板热情的说了一声好嘞,问了句:“分开装还是一起。”

        “分开吧。”

        苏烟又问一共多少钱,老板报了数字,苏烟要付钱,被江野拦下,摸了摸钱包,发现里面都是卡,没有一张纸币。

        苏烟难得看他吃瘪的样子,有些好笑。

        付过钱后,站在旁边稍微等了一会儿,接过食品袋。

        把其中一份递给江野。

        江野接下了,盯着手中热乎乎的包子馒头,有些无从下手。

        苏烟早上吃的比较多,她点了一杯豆浆、一个麻婆豆腐包、一个藕丁肉丝包、一根油条、一个烧卖和茶叶蛋。

        她拆了豆浆喝了一口,满足的晃了晃头。

        江野看着她,觉得可爱极了。

        吃着包子,脸颊也鼓鼓的,看得江野想上手摸摸她。

        苏烟都解决完一个包子了,见江野还捧着没吃,便催他:“味道还可以,要是再不吃就冷了。”

        也觉得正常,天骄之子江野大抵是还没吃过这种路边的东西,早餐或许都吃的偏西式,吃不惯这些民间小吃倒也没什么大惊小怪。

        见江野真的吃了,苏烟觉得,他倒是屈尊降贵了,

        两人走了一小段距离,苏烟找了一处坐的地方坐下慢慢享受。

        边走边吃容易喝风,再者这天气实在冷,吸进喉咙的空间都凉飕飕的。

        江野吃了一两口便没再动了。

        只喝了那杯豆浆。

        感觉身心舒畅。

        剩下的被丢进垃圾桶。

        苏烟看见,瞥他一眼:“浪费可耻。”

        江野笑了笑。

        ***

        苏烟的父母回来了,给她带了不少礼物,叶琳收到消息,开心的不得了,急急忙忙就往苏家赶。

        好长一段时间叶琳没和苏母见过面,想念得不行,好姐妹两人手拉着手一直说个不停。

        一路舟车劳顿,叶琳说让苏烟和父母一起去江家吃饭,苏母婉拒了:“不麻烦了,该是我们请你们吃饭,这怎么还颠倒了呢?”

        叶琳嗔怪:“这有什么的,烟烟可是我干女儿,就跟我亲生女儿似的,我有那么小气?”

        苏母乐呵呵的笑,问叶承修在不在家,也一同来吃个便饭。

        叶琳:“他啊忙得很,空中飞人,到处飞,我都习惯了。”

        话一说完,又转念:“不过我家儿子在,让他来也行。”

        苏母自然没意见,“好久没见阿野那孩子了,今年都二十七了吧?”

        “还二十七呢,二十八都快奔三了!我们老了哟。”叶琳唏嘘。

        苏母捂着嘴笑,“瞧你说的,还年轻,一点儿都不老。”

        晚上由苏父亲自下厨,苏烟要帮忙被赶了出来,叶琳和苏母两人在楼上房间,说着妇人间的悄悄话,江野到的时候,手里还提着东西。

        是苏烟开的门。

        她站在门口:“你来了。”

        又伸手去接他手里的东西,被江野躲开:“不重,我来提。”

        苏烟给江野找了拖鞋,让他进来。

        江野算得是轻车熟路了,上次苏烟生病感冒后,知道江野这里有一把她家的钥匙,她就要回去了。

        江野还跟她耍了一阵赖皮,死活不同意交出钥匙。

        苏烟直接说她换个门锁就行。

        江野才算老实。

        也有段时间没来苏烟家,格局没怎么变过,只是因为苏烟父母回来了,家里多了人情味。

        苏烟给江野倒了一杯热水。

        江野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目光微闪,片刻后道:“我朋友想见见你,你有没有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