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天也喜欢在线阅读 - 第70章 来给哥哥献殷勤

第70章 来给哥哥献殷勤

        盛羡站在原地等了会儿,看她大有倔强到底的意思,又退了回来:“为什么?”

        “因为,”陆惊宴顿了两秒,笑着看向盛羡:“想陪哥哥跨年啊。”

        陆惊宴挺喜欢笑的。

        她五官生的很高级,尤其是她那一双眼睛,眼型细长,内眼角微微往下勾,眼尾稍稍往上扬。

        她不笑的时候倒还好,一旦笑起来眼睛就会弯成月牙形状,给人一种很迷离的感觉,整个人显得特别媚。

        她的美属于那种很风情的美,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能把“风情万种”这四个字诠释的淋漓尽致。

        好在她这人天生带着点骨子里透出来的清冷气质,风情归风情,但却不艳俗,反而还带着点俏皮活泼的文艺感。

        很少有人能把截然相反的两种美感融合的特别好,但她做到了。

        盛羡一直都知道她是挺惊艳一姑娘,但这是头一回,他被她惊艳到。

        这姑娘嘴里没几句正经话,撩起来人一套一套的,但都不是真心话。

        他对她来说,跟她之前那些男人没什么差别,就是一时兴起的心血来潮。

        明知道她今晚这一出戏是套路,可他还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很清醒的入了套。

        盛羡静静的盯着陆惊宴看了几秒钟,喉结上下滚了滚,嗓音有点哑:“为什么要来找我跨年?”

        陆惊宴“啊”了声,有点被问住了。

        是啊,为什么要来找他跨年。

        她又不是没人陪着,陈楷那局上好几十号人呢,要多热闹有多热闹。

        陆惊宴认真的想了会儿,就跟她那会儿在ktv包厢里,听到陈楷那些话,她为什么会突然很难过一样,找不到答案。

        深夜的户外很冷,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的陆惊宴,索性不想了,她看着盛羡的眼睛,直白道:“还能为什么,当然是来给哥哥献殷勤啊。”

        盛羡:“……”

        陆惊宴:“这不好几天没见哥哥了吗,今天正好碰到陈楷,他说你都是一个人过节,喊你来出来玩,你也不肯来,那对我来说,肯定是陪哥哥跨年更重要了。”

        虽然是胡诌的理由,但陆惊宴诌到最后自己都信了。

        “所以,哥哥,”陆惊宴歪着头:“看在我这么重色轻友的份上,你到底要不要跟我一起跨个年?”

        “……”

        盛羡差点轻笑出声。

        头一回见人说自己重色轻友的。

        其实节日不节日的,他压根不在意。

        对他来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没什么差别,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准备工作的路上。

        他早就习以为常了。

        也不是没人喊他一块过节,除了陈楷,还有律师事务所的同事,他的学生,他只是懒得去凑这份热闹。

        盛羡低垂着眼,默了两秒:“要。”

        陆惊宴没想到盛羡会答应的这么爽快,她有点诧异的“啊”了声。

        盛羡看了她一眼。

        陆惊宴以为他是在问自己啊什么:“我还以为我要撒个娇,或者喊声哥哥什么的,你才会答应。”

        听小学生这语气,好像还挺失望的。

        盛羡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跟这丫头在一起呆久了,受了她影响,说话也变得不正经了起来:“那要不你撒个娇?”

        这话说完,盛羡愣住了。

        他是怎么做到一时脑抽说出这种话的。

        陆惊宴没想着盛羡会说出这种话,反应了几秒,也跟着愣住了。

        本来都忘了前段时间喊他哥哥那事。

        现在怎么办,难不成她又要羞耻一回了吗。

        好好的,她干嘛哪壶不开提哪壶。

        陆惊宴这边寻思着该怎么回应,那边的盛羡倒跟什么事没发生一样,他着表情掏出车钥匙按了一下。

        停在胡同口的车子,闪了几下车灯。

        “走吧。”说完,盛羡率先往街边走去。

        过了两秒,陆惊宴跟上。

        上了车,盛羡没问陆惊宴去哪儿,直接发动了车子。

        等开出一段距离后,陆惊宴才回神,扭头问:“我们去干嘛?”

        盛羡:“跨年。”

        陆惊宴:“……”

        她当然知道是跨年,她指的是他们去哪儿跨年。

        没等陆惊宴再问,车子拐进了一条熟悉的街上。

        陆惊宴看了眼盛羡,脑海里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了一句话。

        他、该、不、会、是、打、算、带、她、回、家……

        那个“吧”字都还没蹦出来,盛羡的车子拐进了他小区的地下停车场。

        陆惊宴又看了一眼盛羡。

        盛羡把车停好,见陆惊宴的表情有点古怪,生怕她接下来说出什么惊吓之语的他,抢在前头说:“不是饿了想吃拉面吗?”

        “……”

        “回家给你煮。”

        …

        到盛羡住的那一层,电梯门打开,盛羡先走出去。

        陆惊宴刚想跟出去,盛羡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抬手按了电梯关门键。

        陆惊宴一个人留在电梯里懵了会儿,才急忙又按开电梯。

        电梯门打开,她看到盛羡把一个不知道里面装了点什么的黑色袋子,塞进鞋柜的最顶层。

        盛羡看她出来,不紧不慢的关上鞋柜,把她上次穿的那双丑不拉几的男士拖鞋放她面前。

        陆惊宴一脸嫌弃的边穿拖鞋边问:“你刚刚什么意思?”

        盛羡语气轻飘飘的说:“习惯了一个人回家,忘了还跟了一个你。”

        陆惊宴:“……”

        见过说瞎话的,没见过这么能睁着眼睛说瞎话的。

        陆惊宴撇了下嘴,看着正开门的盛羡,忽然抬起头瞥了眼鞋柜的最高层:“你先出来,是想藏东西吧?”

        盛羡没说话,拉开门进了屋。

        陆惊宴跟进去,关上门,又问:“那黑色袋子里装的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盛羡还是没说话,进厨房洗了一把手,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来一些水果,一袋拉面,两个鸡蛋和一把小青菜。

        陆惊宴往厨房门框上懒洋洋的一靠,看着忙前忙后的盛羡,突发奇想:“哥哥,你该不会是在藏拖鞋吧?”

        盛羡洗水果的动作一顿。

        他背对着她,没看到他这些反应的陆惊宴,自顾自的继续往下说:“粉色的。”

        “……”

        “36码的。”

        “……”

        盛羡把洗好的草莓和葡萄装进盘子里,递给陆惊宴:“还没睡着,就开始做梦了。”

        陆惊宴翻了个大白眼,接过盘子,捡了一颗葡萄丢进嘴里。

        盛羡这葡萄不知道是从哪儿买的,无籽还甜。

        陆惊宴捡了一颗长得最好看的,递到盛羡嘴边:“尝一颗?”

        小姑娘皮肤本来就白,在深紫色葡萄的衬托下,白的仿佛会发光。

        盛羡垂着眸盯着她捏着葡萄的两根手指看了几秒,别开头:“你吃吧。”

        “你不喜欢吃葡萄?”陆惊宴把葡萄丢嘴里,然后挑了一颗最大草莓递给盛羡:“那给你吃草莓?”

        盛羡还是那副冰冰凉凉的样子,他看着她递来的草莓,想低头,却又有点生理不适。

        他最近一直都有按时去看心理医生,他其实很想看到成效的,可他努力了会儿,发现还是不行。

        盛羡动了下喉结,耷拉着眼皮一边熟练地洗菜,一边淡淡道:“我不吃。”

        葡萄不吃,草莓也不吃。

        那他没事干买回家做什么。

        陆惊宴撇了撇嘴,捏着一颗草莓啃了一口:“这草莓哪里买的啊,还挺好吃的。”

        “旁边超市。”

        陆惊宴哦了声,没再说话。

        陆惊宴吃了两颗草莓,把盘子放旁边台上,去客厅了。

        她绕着客厅转了一圈,发现盛羡家,比她住的那个大别墅还要显得冷清。

        陆惊宴盯着冰冰冰的、没半点烟火气的客厅看了会儿,就掏出手机发了几条消息。

        没多久,陆惊宴的手机震了一下。

        她拿起来看了一眼,然后就走到门前打开了门。

        过了不到一分钟,对面的电梯门打开,里面走出来的送货员,拎着好几个袋子。

        陆惊宴说了句谢谢,把那些袋子弄进了盛羡的家里。

        …

        盛羡煮完面,走出厨房,一眼看到了餐桌中间摆放着的一大束法式风格的鲜花。

        他愣了下,扭头看向客厅。

        小学生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正磕瓜子。

        他常年不开的电视,被她打开了,里面正在播跨年晚会。

        茶几上也摆了一束鲜花,旁边放满了各种糖果和坚果。

        盛羡瞬间顿在原地。

        他忽然有点理解大家为什么要过节了。

        他也忽然发现,偶尔过一次节,其实也还挺不错的。

        陆惊宴转头往餐桌这边看来。

        盛羡自然地把汤碗放桌上,冲着她说:“过来吃吧。”

        陆惊宴蹦下沙发,凑了过来。

        盛羡拿了两个小碗,给她先盛了一碗,放在她面前。

        陆惊宴说了句谢谢,拿着筷子挑了一根面。

        没想到还挺好吃的。

        两个人其实都没吃宵夜的习惯,还好盛羡煮的面并不多,没怎么浪费。

        陆惊宴喝完碗里的最后一口汤,放下筷子那一刻,正好电视里传来倒计时的声音。

        随着电视里的欢呼声响起,新的一年到了。

        陆惊宴放在手边的手机响了一声。

        她拿起来点进微信,看到置顶帖的盛羡,给她发了一个红包。

        与此同时,对面传来了盛羡的声音:“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陆惊宴回完盛羡的新年祝福,领了红包。

        盛羡大概是图吉利,发了188.88元。

        人盛教授先给她发的红包,陆惊宴总觉得她现在反手还一个红包回去有点奇怪。

        她寻思了几秒钟,抬头问:“你家有剪刀吗?”

        盛羡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还是起身给她拿了个剪刀。

        陆惊宴接过剪刀,抬手把绑着头发的皮筋扯了下来。

        长发散落在肩头,她拿着剪刀手起刀落的把皮筋上面的装饰品剪掉,然后伸出左手的无名指,把皮筋绕着手指缠了一圈,拿着剪刀把多出来的咔咔剪掉。

        她把留下来的那一小截皮筋递给盛羡:“新年礼物。”

        “……”

        “我的无名指尺寸。”

        ps:2章合在一章更新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