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惊宴盛羡在线阅读 - 第82章 管好你的嘴

第82章 管好你的嘴

        …

        盛羡是个很克制的人,平时除了迫不得已的工作应酬,晚上很少出门,大多数都是一个人呆在家里或者学校看卷宗,分析案件,或者备课。

        今天是个例外,有好些年没跟他联系的杨絮,约他出来喝酒。

        选的地点是他最讨厌的场合,已经有很长时间没见过陈女士的他,最后还是选择了出门。

        他到地,一眼就看到了陆惊宴的车。

        他略感意外的多看了两眼,才踩着台阶踏进了俱乐部。

        跟着陈楷来过一次这里的他,不是那么熟悉里面的构造,找位置的时候,走错了通道,绕到了另一侧。

        盛羡正准备着绕回去,忽然在一片音乐和嘈杂声中,听到了“陆惊宴”的名字,他顿了下,顺着声音找过去。

        另一边通道上,陆惊宴站在最里面的卡座旁边,忽然弯身逼近了正说话的人。

        那位叫陆惊宴名字的人瞬间没了声音。

        “求你的人是陆洲,不是我陆惊宴。”

        她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只是多了几分冷意。

        从他站的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她的侧脸,在昏暗的酒吧里,皮肤白的反光,乌黑的长卷发自然地垂在脸另一侧,面向他这边的头发披在身后,毛衣领口露出一小段白皙的脖颈,线条纤细精致。

        她眉眼间流露出来的神态很不耐烦,给人的感觉像是下一秒会把旁边那一桌子的酒给掀翻了。

        她语气很冲,嘴里说的话也很不客气,带着毫不遮掩的轻蔑和不屑。

        她气场真的挺强的,举手投足间透着“我是女王”的那股傲劲儿。

        总之非常的嚣张和傲慢。

        陆惊宴撂完话,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那一桌人大概是被震住了,足足安静了有半分钟。

        等盛羡绕过去,那一桌人才陆陆续续的回过神来,其中一个“我操”了声,对着旁边的人伸出手:“把你手机借我用一下。”

        那人背对着盛羡坐着,但他还是分辨出来是刚刚被陆惊宴警告过的人。

        他接过借来的手机拨了个电话,一接通就炸了:“陆洲,你他妈玩我是不是?”

        “消气?你他妈让我怎么消气?我现在恨不得把陆惊宴那个婊子拽回来弄死她。”

        “她陆惊宴是怎么回事,没爹又没妈,还真把自己当陆家大小姐了?”

        “别忘记,是你们陆家硬要把她塞给我的,要不是看她那张脸还不错,你他妈以为我稀罕她?”

        “我就坦白告诉你,让我娶她,不可能!我就是纯粹想玩玩她……”

        不知道电话那边发生了点什么,突然被挂断了。

        杨絮暴躁的“艹”了声,把手机往旁边一扔,对着一桌子人又骂了起来:“真不知道陆惊宴哪里来的底气,整天那么傲,陆家不知道多少生意,都是靠着她卖换来的,她一被那么多男人搞过的女人,还想着嫁给我?呵……”

        他话还没说完,肩膀被人很轻的拍了下。

        杨絮抬头,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盛羡,愣了下,“哥……”

        他话音还没落定,盛羡附身,拎起桌子上的一瓶洋酒,冲着杨絮的脑袋上敲了下来。

        酒瓶碎裂,酒精夹杂着玻璃渣四溅。

        有几个女生被吓得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杨絮被砸的懵了好一阵儿,才清醒过来,他抬起手抹了一把脸,一手的红。血被酒稀释了,滴滴答答流淌了他一身,看起来触目又惊心。

        杨絮不可思议的动了动眼珠,“盛羡,你发什么疯!”

        盛羡眼神冷的可怕,他盯着杨絮脑袋上还在往外滋滋冒的血珠,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杨絮刚想再开口,盛羡突然扬手把剩下的半截酒瓶砸在了桌上。

        酒杯倒了一串,液体洒满了整张桌子,沿着桌沿一串一串的落在地上。

        杨絮不知是被吓的还是被从未见过的盛羡震的,瞬间失了声。

        其他人看到这场面,更是大气不敢喘一下。

        盛羡冷冷的扫了眼杨絮,附身从桌上抽了两张纸巾,慢慢的擦了擦手上的血迹,然后把纸巾往杨絮脸上一丢:“管好你的嘴。”

        …

        从俱乐部出来,盛羡站在路边,吹了一会儿冷风,心头依旧躁郁的厉害。

        从不吸烟的他,看着对面营业的商店,竟有种进去买包烟的冲动。

        一辆救护车驶来,停在了俱乐部门口。

        没一会儿,捂着额头的杨絮在几个同伙的陪伴下从俱乐部出来,钻进了救护车。

        望着开走的救护车,盛羡耳边响起杨絮说的那些话。

        “没爹又没妈,还真把自己当陆家大小姐了?是你们陆家硬要把她塞给我的……让我娶她,不可能……陆家不知道多少生意,都是靠着她卖换来的……”

        盛羡感觉更窒息了。

        他抬起手,扯开领带,解开了两颗纽扣,呼吸总算稍稍顺畅了一些。

        他说不清自己此时此刻到底是怎样的感受。

        有愤怒,也有心疼。

        杨絮那些话,就跟一把一把的刀子一样剐在他心上。

        他忽然想起陈楷生日那一晚,他坐在车里看到她一个人站在路边仰着头吸烟的一幕。

        那时的他,透过她的华丽,看到的是落幕。

        直到今日,他才知道,那天的他没看错。

        盛羡一直以为,很多不值一提的小细节他都忘记了,可他发现他记得很清楚。

        他想起他和她第一次吃宵夜的那一晚,他半夜从学校出来看到了她。

        她笑眯眯的送他回家,在路上还没脸没皮的跟他说了很多骚话。

        最后她看他快发火了,抬手锁了车子,跟他说,陪她呆五分钟。

        他忽然很庆幸,那一晚的他在下车之后心软的问了她一句饿不饿。

        现在想一想,她那句看似很很轻描淡写的话,实际上是在求他。

        街上车子来来往往,盛羡仰着头靠在树上,闭了闭眼睛。

        过了一小会儿,盛羡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听。

        “喂?”她声音很自然。

        盛羡喉咙却像是被人扼住一样,难受的有点无法喘息,他顿了三秒,嗓音有点哑的问:“你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