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惊宴盛羡在线阅读 - 第81章 等一个人

第81章 等一个人

        杨絮愣住。

        连带着他这一桌聚会的人都跟着安静了下来。

        浸泡着手机的酒杯里咕嘟咕嘟往外冒着泡。

        杨絮安静了足足五秒钟,操了一声:“陆惊宴,你——”

        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完,陆惊宴突然附身面向杨絮。

        在光线昏暗的夜店里,她皮肤白的仿佛在发光,她在吃完饭和宋闲一块逛街的时候,补过口红,是偏哑光的烂番茄色。

        可她眼神很淡,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整个人看起来很冷漠,就像是冷冰冰的没有感情的机器,就连说出口的话,都是缓慢而冷淡的。

        “求你的人是陆洲,不是我陆惊宴。”

        “你们之间搞什么交易,那是你们的事,别扯上我。”

        “别以为陆洲忽悠着他爹让我跟你吃过两次饭,就觉得我会嫁给你。你给我记住了,别说我陆惊宴不是交易品,就算我是交易品,卖给谁那也是我说了算。”

        “他陆洲还做不了我的主。”

        周围一片死寂。

        陆惊宴直起身,看都没看一桌人的表情,转身走了。

        从俱乐部里出来,陆惊宴按了下车钥匙,拉开车门,钻进车里,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直直的飚了出去。

        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一家法式风格的别墅门口。

        陆惊宴下车,走到门前,持续的按着门铃。

        没一会儿,别墅的屋门被推开,家里的帮佣跑了出来:“陆小姐,您怎么过来了?”

        “陆洲在吗?”陆惊宴推开帮佣,冲着别墅里走去。

        帮佣说:“二少爷在楼上。”

        陆惊宴没说话,把手里的包放在屋门口的鞋柜上,四处转了一圈,在客厅的架子上抽了一根高尔夫球杆直奔二楼而去。

        陆洲的屋门没锁,站在门口,陆惊宴听见陆洲讲电话的声音。

        “絮哥,你消消气,我一定会带着她去给你登门道歉的。”

        “你放心,絮哥,我等会儿就去找她,肯定会好好教训她的。”

        “絮哥,她脑子有病,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陆惊宴抬脚踹开了门。

        “谁?!”正赔着不是的陆洲暴躁的转头,他看到陆惊宴,脸色立刻难看了下来,对着手机那边的杨絮说了句“对不起,絮哥,我等下给你打过去”,然后挂断电话,把手机往旁边一丢,看着陆惊宴恼怒道:“陆惊宴,你他妈是不是神经病?”

        “你人都去了,你陪着杨絮喝几杯怎么了?”

        “你他妈平时在外面浪的跟个ji女一样,你现在装什么纯情少女。”

        陆惊宴抬起手,挥着高尔夫球杆砸在了陆洲卧室的电视机上。

        电视机摇晃了几下,摔在了地上。

        陆洲从床上跳了下来,一副反了天的架势,叫嚷的更凶了。

        陆惊宴什么话都不想说,持着高尔夫球杆,冲着陆洲卧室壁柜里摆的那一排昂贵的珍藏品,毫不留情的挥了上去。

        “卧槽,他妈的,你知不知道那些东西到底有多贵?!”

        “陆惊宴,你他妈给我住手,你是不是疯了?”

        “操,人呢,给我来人。”

        楼下听见了动静,家里两个帮佣跑了上来,看到屋里这架势,谁也不敢进来。

        “陆小姐,您住手。”

        “陆小姐,您别伤到二少爷。”

        陆惊宴理都没理他们,专门找着陆洲房间值钱的东西砸。

        没一会儿,布置奢华的卧室变得跟打劫过一般,一片狼藉。

        陆惊宴不解气,临走之前,想了想,拿着高尔夫球杆把陆洲更衣室里的镜子全砸了,然后这才心情稍微顺畅了一些的把高尔夫球杆往陆洲脚边狠狠地一摔,瞪了他一眼,转身往门外走去。

        两个佣人看到她,立刻让开了路。

        陆惊宴刚想抬脚,电梯门打开,回家的陆鸿程走了出来。

        他看到陆惊宴愣了下:“你怎么在这里?”

        陆惊宴没说话。

        陆洲听到陆鸿程的声音,喊了声:“爸。”

        陆鸿程走过来,看到陆洲卧室里的场面,皱了下眉:“怎么回事?”

        陆洲:“还能怎么回事,是陆惊宴,她跟个疯子一样,把我房间砸成这样,我他妈就让他跟杨絮喝了个酒,她就这样了,她平时在外面花天酒地不着家,跟杨絮喝个酒怎么了?”

        陆鸿程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雨的人,比陆洲沉得住气多了,他面对陆洲的叫嚷,看向了陆惊宴:“你做的?”

        陆惊宴嗯了声。

        陆鸿程:“道歉。”

        陆惊宴没说话。

        陆鸿程加重了语气:“给你二哥道歉!”

        陆惊宴抿了下唇,抬起头对上陆鸿程的视线:“我不会联姻的,你以后不要再给我介绍什么杨公子张公子宋公子。以前你让我去见那些奇怪的人,我之所以去,是觉得不管怎样我们总归是一家人,我不想闹得太难看。”

        “但我发现,我对你来说,不过就是为了让董事会认可陆洲的牺牲品。这些年来,很多事我不说,不代表我不懂。陆洲他就是个废物,什么事都不可能做成的废物。”

        “你愿意惯着他,那是你的事,他又不是我儿子,又不喊我妈,我没理由要一直让着他——”

        陆鸿程往前跨了一步,抬手就是一巴掌。

        他这一巴掌是真的下了力气,陆惊宴的脸直接被打偏了过去。

        父母离开,陆鸿程抚养她,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十年了,这十年里,陆鸿程脾气上来了打过他那两个儿子,却从来没有打过她。

        开始,她以为陆鸿程是疼她的,也许是真有疼她的成分在,但后来,她很清楚,陆鸿程那么对她是为了什么。

        为了有一天,能卖个好价钱,能让陆家股票翻一翻。

        陆鸿程这一巴掌打的真的很狠,清脆的巴掌格外的刺耳。

        就连怒气腾腾的陆洲都吓到了。

        除了脸上有点火辣辣的感觉,陆惊宴却并没觉得有多疼。

        她静静地看着陆鸿程,什么话都没再说,站了大概三四秒钟的样子,从他身边绕过,往楼下走去。

        陆鸿程转身看向她:“陆惊宴,你别忘记了,你今天这一切都是陆家给你的,包括你现在那公司,我明天就可以派人去交接,从你手里要回来。”

        陆惊宴下楼的脚步未停。

        陆鸿程气坏了,还在那里警告着她。

        她跟没听到似的,一步一步很稳的走到门口,拎着包,推开门走了出去。

        随着门被关上,陆鸿程的声音彻底被隔绝在身后。

        她仰着头,看着黑漆漆的天,说不出自己此时此刻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

        像是难过,却又不像是难过。

        她只是在想,她什么时候可以从这个家里出去。

        没人知道,这些年她一直都在等。

        等一个人。

        可以把她从这种牢笼里带出去。

        ps:晚安~这两章都是大长章哈~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