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惊宴盛羡在线阅读 - 第68章 一个人过

第68章 一个人过

        “……”

        陆惊宴有被盛羡的猜测吓到。

        她是觉得杨琴琴有点问题,但她更偏向于杨琴琴可能是花钱大手大脚惯了,有一笔开支不记得了,造成了她和孙阿姨女儿之间的误会。

        盛教授这猜测实在是太大胆,也太毁三观了。

        同一宿舍朝夕相处了那么长时间,就算是两个人关系处的再差劲,也不至于狠心到这种地步。

        要知道,这可是拿着一个人的前途在栽赃。

        从震惊中回过神,陆惊宴仔细的想了想,却又觉得盛羡分析的合情合理。

        盛教授这人可真有两下子,凭着从学校打探来的那些七零八碎的消息,竟能生生的拼凑出事情的真相。

        也够神的。

        陆惊宴眨巴着眼睛,突然把脸埋手机上笑了。

        她忽然变得有点骄傲是怎么回事?

        找出真相的又不是她,她在这儿得意个什么劲儿?

        虽然隔着手机,盛羡看不到她这会儿的反应,陆惊宴还是立刻板起小脸,面无表情的看向手机,一本正经的和盛羡继续讨论起案件。

        陆惊宴:“那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

        盛羡:“联系杨琴琴谈一谈。”

        陆惊宴:“万一杨琴琴死不承认,就一口咬定她丢钱了,非得栽赃给孙阿姨的女儿怎么办?”

        盛羡:“那就找证据。”

        陆惊宴感觉自己问了等于白问。

        说来说去,这案子最关键的证据还没掌控到。

        陆惊宴刚想问盛羡,那万一找不到证据怎么办,盛羡又发来了两条消息。

        盛羡:“难度不大。”

        盛羡:“基本上这案子已经结了。”

        陆惊宴:“……”

        没想到盛教授还挺自信的。

        陆惊宴盯着盛羡发来的消息思考了会儿,发现盛教授字里行间都透着对这个案子必胜的笃定。

        她“啊”了声,突然明白过来盛教授的意思。

        陆惊宴:“哥哥6666!”

        陆惊宴:“哥哥好棒!”

        陆惊宴:“哥哥真厉害!”

        盛羡:“?”

        这是嫌弃她夸得不够卖力?!

        陆惊宴绞尽脑汁的搜罗着夸人的话。

        陆惊宴:“哥哥,你简直就是律师界颜值天花板,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就要靠出众的才华。”

        盛羡:“……”

        盛羡:“发烧了?”

        陆惊宴:“……”

        她这就很不服气了。

        陆惊宴捧着手机飞速的按着键盘。

        陆惊宴:“哥哥,你今晚跟我聊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让我夸夸你?”

        盛羡:?

        陆惊宴盯着手机屏幕,迟迟没等来盛羡的消息。

        难道是她误会了他的用意?

        陆惊宴想了片刻,又按起了键盘。

        陆惊宴:“或者,你的意思是,我拜托你的事,你已经搞定了,我现在应该跟你说句谢谢?”

        陆惊宴“谢谢”两个字,刚打出来,屏幕里跳进来了一条消息。

        盛羡:“不用。”

        陆惊宴眨了眨眼睛。

        不是要夸他,也不是要感谢,那他要什么?

        陆惊宴突然起了撩拨盛羡的心。

        等她反应过来,她的消息已经发出去了。

        陆惊宴:“哥哥,你这也不要,那也不要,你想要什么?”

        陆惊宴:“要我肉偿吗?”

        “……”

        陆惊宴成功的把天聊死了。

        …

        周四是12月31号。

        这一年的最后一天。

        次日是元旦,不用上班,做为对每个节日都很有仪式感的陈楷,当然是不可能错过这晚的跨年之夜。

        陈楷安排的场地,约在了晚上十点钟。

        在此之前,陆惊宴跟宋闲先一块去吃了个晚饭。

        两人在商场顶楼吃的,结束还不到八点钟,就逛了会儿街,结果一下子给逛久了,到陈楷订的地方,已经十点半了。

        比起陈楷生日那天,他这回叫的人不算多,基本上都是平时和他关系很好的人。

        陆惊宴进包厢,面对那些人的招呼,不像宋闲那样热情的回应,而是冷冰冰着一张脸坐在了沙发上。

        陆惊宴给自己倒了杯酒,端着酒杯昂着头喝了半口,才发现陈楷竟然不在。

        坐她身边的宋闲正好也注意了,高着嗓门问:“陈楷呢?”

        “还没来呢。”有人接话。

        这种活动陈楷一直都是最积极的那个,今天竟然会晚到,还真挺让陆惊宴惊讶的。

        宋闲拿着手机给陈楷拨电话,刚拨通,包厢门被推开,穿了件大红色毛衣的陈楷走了进来。

        宋闲挂断电话,看着陈楷:“你这衣服还挺喜庆的,戴个圣诞帽可以过圣诞节。”

        陈楷坐在陆惊宴身边,懒洋洋的往沙发上一靠,扯着自己的毛衣:“这就是给圣诞节准备的衣服,那不是圣诞节出差,没能穿吗。”

        宋闲:“……”

        陆惊宴瞥了眼陈楷:“怎么才来?”

        陈楷抓了抓头发:“别提了,家庭聚餐,我小姨我小姨夫他们都在,好不容易脱的身。”

        陆惊宴转着酒杯,漫不经心的问:“你表哥也在?”

        “我表哥怎么可能会在。”陈楷给自己倒了杯酒,一口气喝了大半杯:“这种家庭聚餐,他不可能会过来的,逢年过节,他很少跟我小姨还有小姨夫他们吃饭,大概是觉得不自在,也觉得自己是个外人,太打扰了吧。”

        陆惊宴想到盛羡的家庭状况,张了张口,没说话。

        过了一小会儿,她跟闲聊似的,很不经意的问:“那逢年过节,你表哥都怎么过?”

        陈楷摇了摇头,“不知道,应该是一个人过吧。”

        一个人吗?

        陆惊宴垂着眼皮盯着酒杯里红色的液体,没说话。

        逢年过节,陆家也时常剩下她一个人在家,但她很少一个人过,绝大多数都是跟着陈楷混迹在这种热闹奢靡的场合里。

        陆惊宴把杯子里剩下的那点酒一饮而尽,转头看向了陈楷:“他不用陪他妈妈吗?”

        陈楷“害”了声:“他都好多年没见到过他妈妈了吧,我听我小姨提起过一次,说他妈妈也再婚了,嫁的还挺不错的,生了个儿子,过的挺幸福的。”

        “依我表哥的性格,他不来我小姨夫这边过年,也不可能去他妈妈那边过年的。”

        “其实我表哥跟我小姨夫也不怎么亲的,他们一年都见不上两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