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惊宴盛羡在线阅读 - 第66章 阿宴

第66章 阿宴

        盛羡微蹙了下眉:“你爸爸不是……”

        孙阿姨女儿抿了下唇:“我妈妈也是这么跟我说的,说我爸爸不在了,但不是这样的,我爸爸他在,他在好几年前就已经来找我了。”

        “我有尝试过告诉我妈妈,但只要我一提有关我爸爸的事,我妈妈就会情绪很激动。”

        “她很恨我爸爸,是我爸爸对不起她,当初说什么要娶她,但实际上一直都是在骗她,那个时候,我爸爸他不务正业,是我妈妈养的他,还为了他,把我外公留给我妈妈唯一的房子给卖了,用来给我爸爸他妈妈看病,到最后钱花光了,我爸爸他妈妈也没能救过来,然后我爸爸就打着跟人做生意的借口跑了。”

        “我妈妈那个时候已经怀孕了,她一个人生下了我,然后一边养我,一边找我爸爸。”

        “在我大概三岁那一年,我妈妈找到了我爸爸,那个时候我爸爸已经结婚了,娶了他真心喜欢的女人,还当着那个女人的面,跟我妈妈说,他压根不认识我妈妈。”

        “我小时候问我妈妈,我为什么没爸爸,我妈妈说我爸爸死了,我也一直以为我爸爸死了,所以当他来找我的时候,我是不信的,可是dna检查报告骗不了我,那就是我爸爸。”

        “我应该恨我爸爸的,恨我爸爸那么对我妈妈,可是我爸爸他对我真的很好,他和我妈妈的事,是我爸爸告诉我的,他也说了,妈妈当初去找他,他不知道已经有了我,要是知道,他不会不管我的。他总是偷偷地来学校看我,也会在晚上我一个人放学回家的时候,默默地跟着我,他和他喜欢的那个女人有孩子的,可即便有,他也还是对我很好的。”

        “他或许不是一个好男人,但他真的是一个好爸爸,我是这两年才跟他亲近起来的,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太对不起我妈妈了,但是我是真的很喜欢爸爸,我也跟爸爸说过,不要再来找我了,我怕妈妈知道了会难过,那个手机是爸爸送我的生日礼物,也是答应我最后一次来找我。”

        “爸爸是看到了网上那些事,今天才来找我的,妈妈没有看清楚爸爸的脸,看我和爸爸亲昵,以为是我找的男朋友。”

        “我之所以不说,是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说,我怕我妈妈知道事情真相会崩溃,我怕妈妈觉得我背叛了她,怕妈妈觉得她辛苦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不是跟她真的亲,我真的好怕……”

        孙阿姨女儿这次没像下午那样闷不吭声,她把自己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全都讲了出来:“盛教授,我可能是最近被网上那些人还有我同学们闹的,有点情绪崩溃,再加上爸爸这事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才一时想不开的,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偷钱,也请你帮帮我,律师费我会给你的,我可以分期付款,总之,拜托你了,这位姐姐刚刚说的对,我不能丢下我妈妈一个人。”

        盛羡轻点了下头:“我会尽力而为。”

        “谢谢盛教授。”停了下,孙阿姨的女儿看向了陆惊宴:“也谢谢你。”

        陆惊宴表情淡淡的“嗯”了声,没什么情绪的转开头。

        她那模样挺僵的,像是不习惯别人对自己这样的道谢。

        时间不算早了,孙阿姨的女儿跟盛羡和陆惊宴一人道了句再见。

        陆惊宴跟没听到似的一点反应也没有。

        盛羡回了句“再见”,跟着孙阿姨的女儿一起下了车,看着她进了胡同里,才绕到驾驶座重新回到车上。

        盛羡问:“回家?”

        陆惊宴“嗯”了声,系上安全带。

        盛羡没放音乐,车里很安静。

        平时话挺多的陆惊宴,有点无精打采的贴着车窗,看着窗外的夜景发呆。

        盛羡转头看了她好几次,没忍住问:“想什么呢?”

        “啊?”陆惊宴看了盛羡一眼,又“啊”了声,重新将视线落向了窗外:“我以为你会骂我。”

        “嗯?”

        “就我跟孙阿姨女儿说的那些话啊。”

        当时的她,或许是有点生气,也或许是有点嫉妒。

        就觉得孙阿姨女儿身在福中不知福。

        但更多的是性格使然,她已经不是当年的她了,再也没办法对任何人都做到温柔以待。

        陆惊宴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话,就又说:“反正那些话不怎么好听。”

        盛羡淡着嗓音“嗯”了声,还挺赞同的:“是不怎么好听。”

        陆惊宴瞪了眼盛羡。

        她觉得自己这人在盛羡面前挺霸道的,她可以觉得自己不好,但不允许盛羡觉得不好。

        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心理?

        “不过。”盛羡说。

        陆惊宴掀起眼皮。

        她还没看到盛羡的脸,就看到盛羡的袖口闪过自己眼前,然后她就感觉到自己头顶被轻轻地拍了两下。

        她后背一僵,再然后就又听到了盛羡的话:“做得对。”

        陆惊宴:“……”

        盛教授这语气怎么听起来跟夸小学生一样?

        还带着点鼓励的意思,就好像她以前很不乖,总算做了件人事。

        不过,嫌弃归嫌弃,她好像还挺受用的。

        陆惊宴骂着自己没出息,默默地转过头看向了窗外,她撑着下巴看着一棵一棵倒退的树数了会儿数,突然就停了下来,过了半天,她轻声道:“那位孙同学的爸爸和妈妈都很爱她,对不对?”

        盛羡直视着正前方的道路:“嗯。”

        陆惊宴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划着车窗:“是不是这个世界上的爸爸妈妈都很爱自己的孩子?”

        盛羡没说话,看着正前方的表情很淡。

        陆惊宴:“你呢?”

        “……”盛羡迟缓了片刻,“嗯?”

        陆惊宴:“你爸爸妈妈呢?是不是也都很爱你?”

        盛羡没说话。

        前方正好是红灯,他踩了刹车,拿起手机看了眼刚刚进来的短信。

        “盛羡,对不起,我明天又不能跟你见面了。”

        陈女士发来的。

        陆惊宴口中正问的两个人中的一个。

        盛羡面色正常的按着手机回了个“好”字,放下手机看了眼旁边的陆惊宴:“你呢?”

        “我?”陆惊宴笑了,她把头靠在车窗上,弯着眉眼:“我爸妈他们当然爱我了,你都不知道,他们每次见我,都是给我钱,可多可多的钱,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陆惊宴叹了口气,似真似假道:“唯一可惜的就是,我爸爸妈妈从来没有喊过一次我的小名。你知道我小名叫什么吗,其实不叫宴宴,也不叫小宴,那都是陈楷和宋闲他们乱叫的,我小名叫阿宴。”

        陆惊宴见车子开进了车库,提前收拾好东西,车一停稳,就立刻推开车门。

        她抱着衣服和包,等盛羡下了车,和他道别:“哥哥,再见。”

        “嗯,再见。”盛羡站在车旁边没走。

        陆惊宴纳闷的眨巴了两下眼睛,然后就听见盛羡说:“阿宴。”

        ps: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