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惊宴盛羡在线阅读 - 第64章 监督工作

第64章 监督工作

        陆惊宴脑袋往下埋得更狠了。

        得,这次是真把脑袋藏桌子下了。

        盛羡眼底划过一抹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笑意,持着手机低头又按了几下。

        陆惊宴手里捏着的手机很快跳出一条新的消息。

        盛羡:“小心脑袋。”

        陆惊宴:“……”

        已经被抓包了,再藏也无济于补。

        陆惊宴深吸了一口气,淡定着一张小脸的抬起头对上盛羡的目光:“我就是想看看哥……”

        陆惊宴张了张口,卡壳儿了。

        本来就是她一个人对“哥哥”这两字偷偷别扭,要是现在就这么生生断了,反而会让盛羡察觉。

        陆惊宴吞了口口水,耳尖微微有些烧的别开头:“……哥哥你能不能认出我?”

        盛羡:“……”

        小学生就还挺能诌。

        “事实证明,哥哥还是能认得出来我的。”陆惊宴顿了下,重新看向盛羡:“哥哥,我要是化成灰呢?”

        “你还能不能认出来我?”

        “小说里的男主,女主化成灰可都是也能认得出来的哦。”

        盛羡垂着眼皮盯着她看了两秒,没理会她这些疯言疯语:“你怎么过来了?”

        陆惊宴慢吞吞的“啊”了声,想到那会儿她明明不是问他孙阿姨女儿这事的进程,他却这么以为,就现学现卖道:“你不是给我发地址了吗,我以为你是让我过来监督你工作。”

        “那走吧。”盛羡让开沙发和桌子出口的位置。

        陆惊宴:“啊?”

        盛羡看了眼一脸茫然的陆惊宴,语气淡漠道:“不是要监督工作吗?”

        陆惊宴拿着包跟着盛羡走出咖啡厅,才反应过来他刚刚那话里暗藏的意思:“你不是已经工作完了么,孙阿姨女儿都走了,你还要忙什么?”

        “去学校和她们家附近转转。”

        “哦。”

        两个人没再说话,走到路边,盛羡找了一圈,看到陆惊宴的车,把手伸到她面前:“车钥匙。”

        陆惊宴打开包,从里面翻出来钥匙递给他。

        等上了车,陆惊宴突然想起来盛羡赶自己助理走前,跟助理说的那句“有人送”。

        所以他的有人送,是有陆惊宴送?

        他可真会安排。

        陆惊宴撇了下嘴,系上安全带。

        陆惊宴看过不少律政类的电视剧,她一直以为电视剧里演的那些律师去了解当事人的生活环境是夸张了的,没想到现实中还真是这样。

        盛羡在孙阿姨女儿学校里,找了好几个孙阿姨女儿同班同学了解了一些情况。

        大多数都是围绕着孙阿姨女儿在学校里的表现,以及有没有跟人闹过矛盾之类的话题展开的。

        其中有男生也有女生。

        陆惊宴插不上话,就在一旁听着,她觉得盛羡跟人聊天的内容都挺正常的,也没听出哪里有问题,但盛羡却把这些聊天都用录音笔记录了下来。

        从学校出来,两个人去了孙阿姨家。

        他们住是个老城区,那边有点破旧,车子开不进去,两个人沿着胡同走进去的。

        虽然天挺冷的,但还是有几个人从楼里出来遛狗。

        盛羡每个都拦住问了一下,还挺赶巧的,其中有个就是孙阿姨他们家邻居。

        盛羡简单的问了几个问题,就是平时孙阿姨家是什么情况,母女两个人关系怎么样,还有孙阿姨女儿怎么样。

        这位邻居是位中年妇女,看得出来性格很开朗,超级能聊,跟盛羡嘚啵嘚啵说了一通,大多数话都是在夸孙阿姨家的女儿,说她体贴妈妈带大她不容易,很小就开始帮着妈妈干家务了,还说她妈妈没去有钱人家当钟点工之前,还在小区外面摆过地摊,孙阿姨家女儿经常在地摊旁边打着手电筒看书。

        邻居说到最后还叹了一口气,“就好好的一个姑娘,怎么会去偷人东西咧。”

        其实学校里的同学,对孙阿姨女儿的评价也都蛮好的,朴素勤奋话很少,不怎么喜欢和同学们出去聚会,节俭的接近于抠门的程度。那些同学和邻居一样,也都是很纳闷在学校里挺三好的一位同学,怎么会去偷钱。

        孙阿姨家就住在二楼,那位邻居离开后,二楼突然传来了争吵声,带着楼道里的声控灯从二楼一路亮满了整楼。

        这里的房子老旧,隔音效果不怎么好,盛羡分辨出那是孙阿姨的声音。

        “你告诉我,那个老男人是谁,你是不是背着我不学好?!”

        “你那钱是不是那个老男人给的!我养你这么大容易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盛羡看了眼身边的陆惊宴:“我上去看看。”

        陆惊宴“嗯”了声,往后退了几步,倚在一颗光秃秃的树干上。

        盛羡刚一进楼里,就有人从楼里跑了出来。

        是孙阿姨的女儿。

        她谁都没看,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跑不见人了。

        陆惊宴看盛羡没跟出来,盯着孙阿姨女儿跑开的方向看了会儿,叹了口气,站起身跟了过去。

        走出胡同外,陆惊宴看到孙阿姨的女儿站在路边,死死地盯着面前车来车往的道路。

        她手攥着衣服,杵了片刻,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抬起脚冲着马路中间走去。

        在一片四起的鸣笛声中,陆惊宴揪住孙阿姨女儿的胳膊,把她重新拽回了路边。

        因为力气过猛,陆惊宴后背撞在了路灯杆上,她疼的倒抽了一口凉气,飚着脏字站直了身子,二话不说就扬手给了孙阿姨女儿一巴掌。

        孙阿姨女儿被她打懵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眨着眼睛看向陆惊宴。

        陆惊宴撒开了孙阿姨女儿的胳膊,往旁边挪了半步,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想死,办法多得是,可以去坠河,可以去吃药,可以去跳楼,可以去割腕!”

        陆惊宴一点一点的往孙阿姨女儿面前逼近:“但是,别拖无辜的人下水。”

        在陆惊宴的逼近中,孙阿姨女儿慢慢的往后退去。

        孙阿姨的女儿被一棵树挡住,只能背部紧紧地贴在树干上。

        陆惊宴的鞋尖直到挨住孙阿姨女儿的鞋尖才停了下来。

        她垂着眼皮一脸冷漠的俯视着孙阿姨女儿恐慌的脸,语气依旧狠的像是要杀人:“他们还想好好的生活,他们没道理因为你承受这种飞来横祸。”

        “所以你想死,就请找个没人的地方安安静静的去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孙阿姨女儿张了张口,一点声音都没能发出来。

        陆惊宴眼底划过一抹轻蔑:“哦,这个世界上倒是有个人愿意陪你承受这种飞来横祸。”

        “你妈妈。”

        “想想也不错,你死了,你妈妈肯定会难过死,你们黄泉路上母女还可以再做个伴,彼此都不寂寞。”

        ps:晚安,大长章,是今天白天的更新,以及补点前两天少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