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惊宴盛羡在线阅读 - 第59章 你偷窥我

第59章 你偷窥我

        盛羡说:“说你为什么会在我家楼下?”

        他在外面看到她的车,回小区就先找了一圈,果不其然在楼下花坛旁边找到了蹲在那、顶着冷风喝酒的她。

        她频繁的抬起头,伸着手指数着数往楼上找,找到他这一层就停了下来。

        她好几次站起身走到楼前又退了回去,似是恼火自己迟迟做不出决定,把手里的空酒罐徒手捏扁了好几个。

        盛羡瞥了眼陆惊宴:“鬼鬼祟祟的,跟狗仔一样。”

        顿了下,盛羡想到那些遭殃的空酒罐,又补了句:“力气还挺大,投的也挺准。”

        陆惊宴一时没反应过来盛羡后面那话的意思,她反应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盛羡描述的是她捏扁的那些空酒罐,以及隔了那么远扬手把空酒罐丢垃圾桶里。

        她抬头那么多次,就没在他窗户前看到过他的身影。

        他是怎么知道的?

        而且还知道的这么详细。

        陆惊宴木着一张脸:“你偷窥我。”

        盛羡:“……”

        神他妈的他偷窥她。

        盛羡差点被她倒打一耙整笑了,他淡着一张脸,忽略了她的指责,言归正传:“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他果然看出来了她有事。

        陆惊宴漫不经心的“啊”了声:“没啊,就是想哥哥了,来哥哥家楼下,喝喝小酒,呼吸呼吸哥哥家周围的空气,很惬意。”

        盛羡不是那种很擅长刨根问底的人,他看着陆惊宴沉默会儿,没拆穿她的胡言乱语,重新发动了车子。

        陆惊宴也没说话,送她回家的一路上,车里很安静。

        陆惊宴看着窗外的夜景,总觉得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点诡异。

        到陆惊宴家,盛羡直接把车开进了车库,停好车以后把钥匙还给她。

        陆惊宴没接:“你开我车走吧。”

        盛羡:“不用,我打车走。”

        陆惊宴哦了声,没勉强,接过钥匙。

        两人一前一后的下了车,陆惊宴笑的眼睛弯弯的跟他挥了挥手:“再见哥哥。”

        她和平时没什么差别,依旧是一口一个哥哥的喊着他,声音甜起来能腻死人。

        盛羡没说话,由着她往电梯那边走了几步,开口喊道:“陆惊宴。”

        陆惊宴回头:“啊?”

        盛羡看着她顿了几秒:“你还有别的话要跟我说吗?”

        陆惊宴张了张口。

        她觉得自己掩饰的挺好的,小时候她每回有事给父母打电话,他们一接电话就说很忙,匆匆的挂断电话之后,再见面,他们偶尔会问她一句之前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但那个时候,她已经过了想说的那股劲儿,会很淡定的摇摇脑袋说没事,就是想他们了。

        她父母都会信的。

        她还为此沾沾自喜过,夸自己装若无其事的功夫简直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哪怕就算是和她认识这么久,对她算是已经很了解的陈楷和宋闲都看不透她。

        她以为盛羡也一样。

        陆惊宴看着盛羡,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可她又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很呆滞,慢吞吞的说:“还是有话要说的。”

        她边说,便飞速的转着大脑,她想到隔了二十几层楼,盛羡竟然能把她当时在他家楼下的情况观察到那么仔细,面无表情道:“你视力还挺好。”

        盛羡:“……”

        一晚上他都在等她开口,现在看来是不太可能了。

        盛羡有点不爽,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不爽什么。

        他看着她又不说话了,过了那么几秒钟,转身走了。

        望着盛羡的背影,陆惊宴动了动唇,想喊他,最终还是没有。

        直到盛羡人不见了身影,陆惊宴才转身往电梯那边走去。

        她不清楚自己这是怎么了,心底变得空荡荡的,还有点茫然。

        人盛教授看出来了她有问题,也问了她好几次,是她自己不想说的,现在人走了,她在这瞎失落个什么劲儿。

        她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矫情了?

        陆惊宴一边吐槽着自己,一边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她刚到卧室门口,手机响了一声。

        掏出来一看,是刚刚走掉的盛羡。

        盛羡:“我手机晚上不关机的。”

        陆惊宴眼眶突然有点酸。

        她别开头,抿了下唇,跟没看到这条消息一样,推开门,把手机往床上一丢,进了浴室。

        站在花洒下,她仰着头由着温热的水迎面浇着,她虽然闭着眼睛,还是有水灌进了眼睛里,酸酸的涨涨的。

        他是第一个没被她骗过去的人。

        他给了她两次机会,她都没说,他在车库转身走那会儿,她觉得他是带了点小脾气的。

        可他转身就又给她发了一条消息。

        陆惊宴不确定是不是自己脑子坏掉了,她竟然觉得盛羡[    www.biqugeso.vip]有点纵容她。

        陆惊宴深吸了一口气,抬手啪的关掉水龙头,随便抽了个浴巾裹在身上冲出了浴室。

        她从床上找到手机,翻出盛羡的电话号码,没有停留的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听了。

        陆惊宴不等电话那边的盛羡说话,就抢先出了声:“我找你是有事。”

        她语气很急,气势汹汹的,就跟找人来打架一样。

        电话那边的盛羡一顿。

        陆惊宴抿了下唇,接着又说:“我想请你帮个忙。”

        她做不到坐视不理,她也做不到站出来帮孙阿姨。

        最好的办法就是盛羡。

        他是律师,胜率相当高,孙阿姨的女儿倘若没偷钱,他可以还她清白,倘若真偷钱了,他也能让她少付出一些代价,给她一次改过的机会,不至于因为一次错误就此毁了一生。

        不等盛羡那边有所反应,陆惊宴就一鼓作气的把孙阿姨女儿的情况跟他讲了一遍。

        虽然她说的很笼统,但盛羡还是懂了她的意思:“你让我出面去帮你家阿姨,但不能让你阿姨知道,是你在背后帮她找的我?”

        陆惊宴轻点了下头:“嗯,对。”

        盛羡沉默了几秒:“为什么要隐瞒?”

        陆惊宴愣了下,反应过来他指的是隐瞒她帮孙阿姨这事。

        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她帮了谁。

        她就是因为不想让盛羡知道她想帮孙阿姨,才犹犹豫豫了一整晚。

        陆惊宴抿了下唇:“我可以不说吗?”

        盛羡那边没了动静。

        陆惊宴等了会儿,带着点不确定的问:“我不说,是不是你就不打算帮忙了?”

        隔着一个电话,她看不见他表情,也摸不准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她理解他问的问题,换成别人也会这么问。

        毕竟这又不是拍武侠小说,做好事不留名,想想就挺扯淡的。

        但她并不想说。

        陆惊宴怕盛羡非给自己要个答案,想了想,直接把路给堵死了:“你要是因为我不告诉你原因不高兴帮忙,没关系的,我可以找找别人什么的。”

        盛羡“啧”了声,声音很淡,但却夹杂着丝丝缕缕的不爽:“我有说不帮忙吗?”

        他不就是问了句为什么,她就开始寻思着找别人了,问都不能问了是不是,脾气可真大。

        陆惊宴眨眨眼,心想她也没做什么啊,盛教授语气咋这么不友善。

        再说,他半天不说话,换谁都以为他不想帮忙。

        陆惊宴撇了下唇,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边的盛羡又出了声:“平时不是挺能哄人的吗,怎么这会儿就跟哑巴一样了。”

        陆惊宴不明所以:“啊?什么?”

        盛羡声音淡漠的跟什么似的:“你喊声哥哥,我不就帮了。”

        ps:上一章写的不好,修了大半章,怕大家刷新不出来,特意放在这一章了,然后这一章字数是真的长,晚上还有2章更新哈~么么哒,出差在外更新不稳定,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