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惊宴盛羡在线阅读 - 第58章 坐我身边来

第58章 坐我身边来

        两个人进烧烤店里绕着转了一圈,总算在最里面比较靠角落的地方找到了一个空桌。

        这家店里生意实在是太好了,服务员虽然有不少,但根本忙不过来。

        盛羡怕对面的小学生等不及,直接去前台要了一张菜单,把笔一起放陆惊宴面前,示意她吃什么划什么。

        没太大饿感的陆惊宴,随便点了几样东西,就把菜单还给了盛羡。

        盛羡怕不够,持着笔又加了两道菜,招呼来服务员下单。

        烧烤店里很吵,陆惊宴身后那一桌是个大桌,坐了几个壮汉在那喝酒吹牛逼,声音大的能把烧烤店屋顶给掀了。

        在这种过分嘈杂却又很有生活气息的地方,聊起来天也挺费劲的。

        陆惊宴跟盛羡聊了两句,每回声音都被身后的人给盖住,索性就闭上了嘴。

        还好这家店虽然人多,但菜上的很快,陆惊宴冲着一桌子的食物,动起了筷子。

        背对着陆惊宴坐的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比较胖,在陆惊宴跟一只虾正奋战的时候,那人起身去了一趟洗手间,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动作有点粗鲁,撞到了陆惊宴的椅子。

        陆惊宴叼着虾扭头看了一眼。

        那胖胖的男人看到她,眼神明显亮了一下:“美女,对不起。”

        陆惊宴没太大的表示,转回头继续啃自己的串。

        那位胖胖的男人没一会儿就从洗手间回来了,边走边整理腰带。

        在经过陆惊宴身边的时候,他低头看了一眼陆惊宴。

        坐在陆惊宴对面淡着一张脸的盛羡掀起眼皮看了那胖胖的男人一眼。

        那胖胖的男人压根没注意到盛羡的眼神,上上下下眼神极其放肆的把陆惊宴扫了一圈。

        北京的冬天,室内有暖气,温度很高。

        陆惊宴进来之后,把外套脱了,只剩了里面那件比较修身的毛衣。

        她后背很漂亮,挺拔纤细,露出来的脖颈白皙修长。

        胖胖的男人回到自己位置上后,还不断地往后扭头看陆惊宴。

        兴许是喝了酒的缘故,他的眼神越来越放肆,带着点男人一眼就懂的垂涎和露骨。

        向来冷静的盛羡,蹙了下眉心,胸口突然有点躁。

        那位胖胖的男人第三次转头的时候,双手抱在胸前看着陆惊宴正在吃饭的盛羡,忍不住伸出手敲了敲桌子:“陆惊宴。”

        嘴里塞满东西的陆惊宴,一脸疑问的抬起头。

        盛羡面无表情的冲着她说:“过来。”

        陆惊宴眨了眨眼睛,把嘴里的东西吞下:“什么?”

        盛羡扫了眼身边的空位:“坐我旁边来。”

        都快吃完了,干嘛让她坐他旁边去。

        陆惊宴想了想,以为盛羡是有话跟自己说,就把手里的签子放在桌上,拿着手机绕到了盛羡这边。

        盛羡伸出手,把旁边的椅子拉出来,等到陆惊宴坐下后,他抬起眼皮往前看了一眼。

        那位胖胖的男士还在扭着头盯着陆惊宴看。

        陆惊宴坐好,拿了一串肉,刚想问盛羡喊自己过来干什么,盛羡突然站起身,绕到了她原来坐的那一边,然后坐在了她的位置上。

        陆惊宴一脸懵逼:“……”

        盛教授这是闹哪样?

        盛羡往后扭了下头,扯着椅子往里挪了下,不动声色的把陆惊宴挡了严严实实。

        陆惊宴咬着肉,转着脑袋四处看了一圈,然后在看到自己头顶后方的电视机后,顿时懂了。

        盛教授这是想看电视了。

        而且还是想看电视购物广告了。

        看陆惊宴吃的差不多了,盛羡招呼来服务员。

        身后那一桌还没结束,牛逼吹得越来越大。

        陆惊宴的衣服和包都在盛羡那边,她站起身想过去拿,盛羡已经帮她拿好了。

        走到烧烤店门口,两个人穿好衣服,从里面一前一后的走出来。

        来到陆惊宴车前,盛羡给她要了车钥匙。

        陆惊宴钻进车里,才想来自己有事忘了问,转头看向他:“你怎么知道我在你家楼下?”

        盛羡把上车之前从挡风玻璃上撕下来的罚单递给她:“回家那会儿,刚好看到交警在这贴罚单。”

        陆惊宴默默地把脸转了回来:“……”

        盛羡本来已经按了车子的启动键,听到陆惊宴问他这话,又把车火给熄了:“说吧。”

        陆惊宴愣了下,转过头看向他:“说什么?”

        盛羡说:“说你为什么会在我家楼下?”

        他在外面看到她的车,回小区就先找了一圈,果不其然在楼下花坛旁边找到了蹲在那、顶着冷风喝酒的她。

        她频繁的抬起头,伸着手指数着数往楼上找,找到他这一层就停了下来。

        她好几次站起身走到楼前又退了回去,似是恼火自己迟迟做不出决定,把手里的空酒罐徒手捏扁了好几个。

        盛羡瞥了眼陆惊宴:“鬼鬼祟祟的,跟狗仔一样。”

        顿了下,盛羡想到那些遭殃的空酒罐,又补了句:“力气还挺大,投的也挺准。”

        陆惊宴一时没反应过来盛羡后面那话的意思,她反应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盛羡描述的是她捏扁的那些空酒罐,以及隔了那么远扬手把空酒罐丢垃圾桶里。

        她抬头那么多次,就没在他窗户前看到过他的身影。

        他是怎么知道的?

        而且还知道的这么详细。

        陆惊宴木着一张脸:“你偷窥我。”

        盛羡:“……”

        神他妈的他偷窥她。

        盛羡差点被她倒打一耙整笑了,他淡着一张脸,忽略了她的指责,言归正传:“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他果然看出来了。

        陆惊宴漫不经心的“啊”了声:“没啊,就是想哥哥了,来哥哥楼下呼吸呼吸哥哥周围的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