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惊宴盛羡在线阅读 - 第54章 越高不可攀,我就越想攀

第54章 越高不可攀,我就越想攀

        …

        当天晚上,陆惊宴做了个梦。

        灯光幽暗的房间里,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手脚被锁在椅子上,他脖子上圈着个链子,微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

        他身后的墙壁上挂满了各种乱七八糟的用具。

        房间里很安静,男人垂着头一点气息都没有。

        过了大概几秒钟,有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门被推开,一束光射了进来,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女人,踩着一双高跟鞋,冷艳霸气的走了进来。

        她手里持着一根黑色的鞭子,胳膊抱在胸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男人:“宝贝,想通了吗?”

        男人没说话。

        女人轻笑了一声,用鞭子抬起男人的下巴,直视着他的眼睛:“你觉得你落在我手里还能逃得掉吗?”

        男人眉眼冷清,看起来宁死不屈。

        女人一脚踩在椅子上,露出洁白的一条长腿,她手搭在椅背子,带着男人一起往后一压,让男人半躺的姿势,然后揪着他脖子上的链子,把他的脸拽到自己面前:“我就喜欢你这种表情,越高不可攀,我就越想攀。”

        男人别开头。

        女人也不恼火,鞭子沿着他的下巴,一路往下滑,一颗一颗的剥开了他衬衣的扣子:“啧,居然真有八块腹肌……”

        就在这时,光线昏暗的房间灯光大亮。

        陆惊宴看清了男人和女人的脸。

        赫然就是她和盛羡。

        然后她猛地睁开了眼睛。

        她平躺在床上,盯着熟悉的天花板,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是在做梦。

        起床气没散的她,暴躁的“日”了一声。

        她做的那是什么奇怪的梦?

        那画面难以启齿就算了,还他妈的玩囚禁play?

        陆惊宴越想越觉得自己变态。

        卧室窗帘关着,室内一片昏暗?因为是周末,没定闹钟的陆惊宴?不知道是几点。

        她在床上消化了会儿,摸到手机。

        才早上七点钟,不着急起来的她,点进了社交软件。

        她习惯性的先去看了一眼热搜榜。

        今天的热搜榜和平时不太一样,除了明星、网红、搞笑视频之外?多了一件时事新闻。

        这年头也不知道是被谁带的坏习惯?新闻工作者都喜欢半夜出动爆劲料。

        新闻的内容引起了挺大的轰动,是一位知名高校女大学生涉嫌偷窃室友的钱?而且是长期多次偷窃,金额高达数万元。

        据丢钱的那位女同学讲?她几乎每个月都会丢一次钱,也多次去找宿管阿姨汇报过这件事,但一直都没能查出来偷窃者?至于这次丢钱?之所以会有怀疑对象?是她们宿舍那晚上集体要出去活动?那位怀疑对象没去,但她恰好又没带宿舍钥匙?就借了丢钱的这位同学的钥匙?当天晚上她回宿舍钱就丢了。

        这条新闻之所以会上热搜?是因为不少人回想起自己上学也丢过钱?到现在都不知道小偷是谁?也有人说她知道小偷是谁,但没证据就那么不了了之了。

        更多的是一些网友很正义的说这种人不配上大学?学校应该把她开除掉,建议丢钱的人报警让这位小偷同学去坐牢。

        在这种互联网媒体很发达的时代,一旦一件事火了?无数人就会扑过来蹭热度。

        这新闻爆出来也才短短的几个小时,已经有记者到那所高校采访过了。

        丢钱的那位同学姓杨?被怀疑的那位同学姓孙。

        在大家的口中,孙同学不怎么喜欢参加班里aa制的集体活动,吃穿住都很节俭,一双鞋子从大一入学穿到了大三,总之就是很缺钱的样子,但在最近她换了一部新款手机。

        而那位杨同学,家庭条件比较好,对同学也很大方,经常会请客吃饭,看得出来家里给的生活费很高。

        这些采访内容,让那位孙同学更被动了,虽然警方还没调查出结果,但网上的舆论已经被带的一致认为那位孙同学就是小偷。

        陆惊宴大致扫了一眼最新的评论,基本上已经都在骂那位孙同学了。

        “穷又怎么样?穷是偷钱的理由吗?这年头还有人把穷当有理的吗?”

        “都是成年人了,偷窃是犯法,犯法就要付出代价!”

        “建议警方介入,建议学校严肃处理这位学生。”

        “……”

        …

        陆惊宴没太把早上刷到的这个新闻放在心上,她一直赖床到肚子饿,才去浴室简单的洗漱了下,下了楼。

        孙阿姨把早餐准备好了,但人却不在家里。

        陆惊宴以为孙阿姨是去超市买什么东西了,也没太在意,坐在餐桌前填饱肚子,就回楼上刷了会儿电视剧,然后补了个回笼觉。

        再醒来,已经是下午了,陆惊宴下楼,没看到孙阿姨的人,却先听到了孙阿姨的声音。

        她在跟人打电话,低声下气的不知道在求什么。

        孙阿姨听见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见陆惊宴下楼,急忙挂了电话:“陆小姐,您要吃午饭吗?”

        陆惊宴微点了下头,走进餐厅。

        孙阿姨帮她把准备好的午餐端上来。

        陆惊宴吃饭的时候,孙阿姨站在旁边一直没走,好几次看着她欲言又止。

        吃完饭,陆惊宴刚放下筷子,孙阿姨就走上前抽了一张纸巾递给陆惊宴。

        陆惊宴看了眼孙阿姨,不冷不热的道了声:“谢谢。”

        孙阿姨抿了下唇,迟疑了好一会儿:“陆小姐。”

        “嗯?”

        孙阿姨没说话,陆惊宴看了她一眼。

        孙阿姨攥了攥手心:“陆小姐,我想请你帮个忙,你能不能帮我女儿把热搜给撤了,那社交软件是你的,你能撤的对不对?我女儿没偷钱,现在全世界都在说她是小偷。”

        陆惊宴愣住。

        原来孙同学是孙阿姨的女儿。

        “陆小姐,我知道我这么贸然请你帮忙有点唐突,但是我看着那些人都在骂我女儿,我真的很难受,你能不能帮……”

        “对不起,不能。”陆惊宴回神,很冷静的打断了孙阿姨的话:“那些热搜是网友搜出来的热度,我不能剥夺网友的权利。”

        孙阿姨眼圈瞬间红了,她低头抹了一把眼泪:“没事,陆小姐,我理解的。”

        陆惊宴没说话,起身走出餐厅。

        回到楼上,她发现自己把手机落在了餐厅。

        她又折了回去,刚到一楼,她就听见孙阿姨在跟她女儿打电话:“妈妈信你,你不要哭,妈妈说了,有妈妈在,妈妈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把这件事解决掉的。”

        “……”

        “妈妈真的信你,你是妈妈的女儿,妈妈不信你信谁?”

        …

        陆惊宴收住脚步,靠在墙壁上静静地听着孙阿姨安抚她女儿的话。

        她想起来她上小学的时候,和班里的小朋友产生了矛盾,具体矛盾是什么,她都不记得了,但她知道,那件事不是她的错,是那个小朋友自己摔倒了污蔑在她身上了。

        那位小朋友哭的好伤心,老师和班里其他的小朋友都觉得是她欺负了她。

        双方家长都有被喊到学校里来,那个小朋友的父母来得很快,见到她就在她凶她再怎样也不应该动手打人,而她的父母那天都在北京,但谁都没来,最后来的是她父亲的秘书。

        没人追查真相如何,秘书来了就是一通道歉和谈赔偿。

        反正陆家有钱,大不了给学校捐款嘛,校长老师也不会真的为难她。

        那位小朋友的父母也要给学校老师几分面子,那事就那么过了。

        那天她放学回家碰到了急匆匆要出门的母亲,她喊了声“妈妈”,想跟她说,那天她没有欺负那位小朋友,但她妈妈却飞速的打断了她。

        过去了二十年,到现在她还记得很清楚。

        她妈妈说:“陆惊宴,你在学校里乖巧点,爸爸妈妈很忙,你不要总给爸爸妈妈添麻烦。”

        ps:嗷呜,晚安~盛教授的第二个案子来了~不对,是第三个?毕竟陆惊宴打架那个也算一个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