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惊宴盛羡在线阅读 - 第52章 不用掰,是直的

第52章 不用掰,是直的

        …

        从庄臣那边出来,盛羡去了一趟超市。

        他逛超市很有目的性,买东西也都是固定的那几种,很快他就推着小车走向了结款排队区。

        超市对面有一排小商铺,其中有一家是卖绿植的,店家装饰的很梦幻,最外面还放着一排盆景,其中有几个是水盆景,里面养着他分不出来品种的小鱼。

        “您好。”

        收银员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盛羡的思路。

        他面无表情的拉回视线,把小车里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到结款台上。

        买完单,盛羡拎着袋子往电梯那边走去,走了没几步,他又退了回来。

        十分钟后。

        盛羡看着副驾驶座上被店家保护的严严实实的水盆景,抬起手用力的压了下眉骨。

        他这是在发什么神经。

        竟然一时脑抽买了这玩意。

        超市就在盛羡住的小区的附近,开车也就五分钟的时间,小区值班的门卫认识盛羡的车,坐在保安室给他开门的时候,笑眯眯的喊了声:“盛先生。”

        盛羡像平时一样,微点了下头,刚想进地下停车场,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一样,踩了刹车,然后落下车窗,把水盆景递给了门卫。

        回到家,盛羡把从超市里买来的生鲜放进冰箱,至于剩下的那些生活用品被他原封不动的装在袋子里随便放在了一处。

        他从厨房出来,他看了眼被自己随手放餐桌上的水盆景,颇为头疼的揉了下太阳穴。

        他站了片刻,走过去,把店家包裹的保鲜膜撕掉。

        里面小的跟蝌蚪似的小鱼儿欢快的游着,摇曳的水草荡起一波一波的水纹。

        盛羡想到自己都把这水盆景交保安手上了,结果过了还没五分钟,他把车停在边上,走回到保安室,敲开了门,然后面对着保安一脸热情的盛先生,面无表情的伸出手拿走水盆景的画面,感觉头更疼了。

        盛羡长叹了一口气,拿着水盆景绕着房间转了一大圈,最后放在了书房他一抬头能看到的地方。

        回到主卧,盛羡洗了个澡?出来后跟平时没什么差别的拿了本书靠在床头上看。

        看着看着,他突然觉得好像哪里有点不太对劲。

        过了几秒钟?他慢慢的把视线挪落到了床褥上。

        昨晚上这套床单她睡过……

        “……”

        盛羡有那么一瞬间的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自己脑海里到底在活跃着些什么想法。

        “……”

        过了大概几秒钟,他跟床上好像沾了什么病毒一样,快速的翻身下床,重新拿了一套干净的床单被罩换上。

        废了。

        盛羡?你废了。

        人姑娘就睡了一下你的床?挺正常的一件事,你竟然能想的这么歪。

        盛羡闭着眼睛静了静?然后把换下来的床单被罩拿去阳台塞进了洗衣机里。

        书是看不下去了,盛羡索性把刚放在角落的袋子拎起来?开始归类里面的各种东西。

        正好在这时候,被他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两声。

        陆惊宴:“哥哥,哥哥。”

        陆惊宴:“你忙完了吗?哥哥?”

        盛羡一手持着手机按键盘?一手从袋子里往外继续掏东西。

        盛羡:“嗯。”

        陆惊宴:“哥哥?你周末不休息吗?都忙了点什么呀?”

        盛羡:“见了个朋友,去了趟超市。”

        陆惊宴:“超市?”

        隔着屏幕?盛羡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产生了什么错觉?竟能感觉到小学生的兴奋。

        虽然他不清楚她为什么会看到超市这两个字兴奋。

        他还没来得及回她消息?屏幕上就又来了新的信息。

        陆惊宴:“哥哥?你去超市买什么了?”

        陆惊宴:“有没有给我买拖鞋?”

        盛羡:“……”

        他真不知道她是哪里来的自信?竟然会觉得他会把她随口说的那两句话记心里。

        陆惊宴:“是不是粉色的?”

        陆惊宴:“是不是36码的?”

        盛羡面无表情的按了两下键盘:“没买。”

        然后放下手机,把袋子里最后一样东西掏了出来。

        是一双毛茸茸的、戴着兔子耳朵的、36码的粉色拖鞋。

        小学生怪失落的?发来的语音声音闷闷的:“哦。”

        盛羡没回她消息,表情冷淡的盯着那双拖鞋看了会儿,把外面的塑料封拆掉?拿到门外的鞋柜处,摆了进去。

        回到家里?关上门,盛羡再拿起来手机,发现又多了两条消息。

        陆惊宴:“哥哥,你困了吗?”

        陆惊宴:“你要是不困,我能不能跟你打个语音电话?”

        盛羡都还没想好怎么回她消息,她的电话进来了。

        盛羡:“……”

        这是询问他意见吗?

        通知他还差不多。

        盛羡望着屏幕默了会儿,按了接听。

        他没怎么仔细看,等信号接通后,他看到屏幕里跳进来的她的面孔,才反应过来她打来的是视频电话。

        她应该是洗完澡了,脸白白净净的,没有一点妆感。

        她可能是真的很喜欢粉红色,头上的发箍是粉的,就连身上的睡衣也是粉的。

        她一看到视频里他的脸,立刻就笑了:“哥哥,你知道我回家之后都干了点什么吗?我查了一些新闻,发现同性恋得艾滋病的概率很大。”

        盛羡:“……”

        视频里的小学生态度认真的就跟做新闻报道一样:“不只是得艾滋病的概率大,就连得别的病的概率也超大。而且你知道吗,现实中很多同性恋其实很滥交的。”

        “……”

        “还有哦,有些人会骗一些无辜的女性当同妻,我今天就看到一个新闻,就是同妻忍受不了丈夫对自己的冷暴力,也忍受不了对家庭的不负责任,一怒之下把他丈夫给分尸了。”

        “……”

        “分成了好多块,冻在他们家冰箱里,每次出门带一点喂流浪狗。”

        陆惊宴心想,我短时间内掰不直你,我也能吓死你。

        准备了好几个类似这种新闻的她,打算继续吓盛羡。

        结果她还没开口,视频里的盛羡突然抬了下眼皮:“中午那会儿,你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来着?”

        “啊?”陆惊宴被问住了,她想了两秒:“我迟早会把你掰直的。”

        “不用掰。”盛羡语气淡的跟夏日清晨的雾气一样:“是直的。”

        ps:晚安~【性单恋人格真实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