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惊宴盛羡在线阅读 - 第50章 不想伤害她

第50章 不想伤害她

        “我迟早会把你掰直的!”

        “……”

        盛羡摇了摇头,升起车窗,踩着油门走了。

        陆惊宴瞪着盛羡逐渐远去的车,本来跟宋闲吐槽一路,好不容易好转的心情又变暴躁了。

        孙阿姨透过玻璃无意间看到陆惊宴站在门外,连忙拉开了窗户:“陆小姐,你怎么不进来?”

        陆惊宴听到孙阿姨的声音,深吸了一口气,整理好情绪,推开门进了家。

        她在客厅换鞋,就直接上了楼,整个人的状态看起来淡定又平静。

        回到卧室,关上门,陆惊宴把包往床上一摔,直接给宋闲拨了个电话过去:“他喜欢男人?可以啊,老娘最拿手的就是搞男人了,他喜欢一个我搞一个,他喜欢两个我搞一双,我他妈把全世界男人都搞定,我逼得他没男人可喜欢——”

        说着说着,陆惊宴突然发现好像哪儿不太对劲。

        盛羡要是喜欢男人,为什么用她生日做手机wifi密码。

        他小时候就认识她,还把她一直记到了现在。

        陆惊宴眨了眨眼睛,顿时脑补出一场盛羡暗恋她多年,因为身世差距太大,没有勇气接近她,但又无法忘掉她,所以导致他对女人丧失了兴致,从而开始对男人产生兴趣。

        陆惊宴慢慢的“啊”了一声:“看来,他弯的也不是那么彻底嘛。”

        宋闲问:“什么弯的不是那么彻底?”

        陆惊宴觉得是她当年对他的忽视,才导致他变成这样的,她有义务把他掰回来。

        她可真善良。

        陆惊宴草草的回了宋闲一句回头再跟你说,就挂断电话,开始研究对策去了。

        …

        送完陆惊宴,盛羡开车去了一家私人精神病医院。

        他像是来过很多次,全程没导航,到医院停好车,他轻车熟路的直奔住院部。

        一楼大堂需要登记?盛羡从旋转门出来,就被一位护士拦住了:“您好?请问您要探望哪位病人?”

        盛羡站在桌子前,弯下身,持着笔写下自己的个人信息。

        他放下笔,抬起头看了眼护士:“简末。”

        护士查了下信息,“简小姐在三楼?需要我带您上去吗?”

        盛羡:“不用了?谢谢。”

        护士往右边指了一下:“那您从那边上电梯。”

        盛羡微点了下头,往电梯那边走去。

        从电梯出来?沿着走廊走到尽头,盛羡隔着门上的玻璃看到了坐在里面的女人。

        她很瘦?瘦到干瘪的状态,头发枯黄,皮肤也没什么弹性?看起来跟长期营养不良一样。

        护士坐在她对面?正在喂她吃饭?哄半天?她才吃一口,有时候嚼着嚼着会吐出来。

        盛羡站了会儿?推开门。

        护士认识他:“盛教授?您来了?”

        盛羡点了下头?走过去?他知道简末认不出来他是谁?还是喊了声:“姐。”

        简末仰着头冲着他傻笑了一下:“叔叔。”

        盛羡抿了下唇,把手伸到护士面前:“给我吧?我来喂她。”

        简末拍着手:“好啊,叔叔喂,叔叔喂。”

        盛羡抽了张纸巾?给简末擦了下嘴边的油渍,坐在她对面?拿着勺子耐心的喂起了饭。

        简末吃的很少,但喂起来饭很慢,等她吃好差不多已经是四十多分钟以后了。

        护士收拾好餐桌,盛羡翻着书给简末讲故事,半个小时后,简末睡着了。

        盛羡帮她盖好被子,动作很轻的走出病房。

        照顾简末的护士在护士站,见盛羡过来,立刻站起身:“盛教授,简小姐睡了?”

        盛羡“嗯”了声:“她最近怎么样?”

        “简小姐最近的情绪很稳定,就是智商依旧还停留在三岁那会儿。”

        盛羡没再说话,但他也没离去。

        就在小护士正想问他还有别的什么事,盛羡掀了下眼皮:“你们院长在吗?”

        “在的,庄院长就在他办公室。”护士问:“我要帮您给他打个电话吗?”

        “不用,我去找他。”

        院长的办公室在一楼,盛羡从电梯出来,还没来得及往院长办公室那边走,庄臣就喊住了他:“这儿。”

        盛羡转头,看见庄臣扎在护士站跟一群年轻的小妹子护士正有说有笑。

        盛羡站在原地没动。

        庄臣跟人挥了挥手,站直身子冲着他走过来:“来看简末?”

        盛羡嗯了声,往庄臣办公室那边走去。

        进了办公室,庄臣给盛羡倒了杯水。

        盛羡接过,放在旁边的桌上,看了眼庄臣:“找你有点事。”

        正给自己接水的庄臣,没把他这话太往心里去:“你说。”

        盛羡沉默了数秒,等庄臣坐下,开门见山道:“你之前提的治疗方案,我想试试。”

        庄臣手一抖,险些把水洒出来,他飞速的把杯子放下,不可思议的抬起头:“你指的是你那病的方案?”

        盛羡面色平静:“嗯。”

        “不是,你等等,我有点消化不过来。”庄臣隔着裤子揪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得他倒抽了一口凉气,“卧槽,不是在做梦啊,你能不能先告诉我,我好几年前就找你,让你配合我治疗,你不答应,怎么现在突然间想来试试了?”

        盛羡扫了眼庄臣,冷冷静静问:“多少钱?”

        庄臣:“我不要钱,你告诉我原因,我就尽全力帮你,你要不说,我不治,你去找别人。”

        盛羡看了庄臣两秒,站起身:“好吧,那再见。”

        庄臣眨了眨眼睛,看盛羡真要走,操了一声,下一秒就扑过去揪住他衣服:“你告诉我吧,求你了,告诉我,我不但不要你钱,我还不要简末的钱。”

        盛羡:“……”

        “好歹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什么事我都帮了,我什么事也都告诉你了,我对你从来没秘密,你就告诉我你一个秘密能咋滴?”

        盛羡:“……”

        “……”

        没等庄臣再开口,盛羡语气挺淡的出了声:“不想伤害她。”

        庄臣没听懂:“什么?”

        “最近遇见了挺久之前认识的一个姑娘,”盛羡转过头,看着庄臣慢慢的说:“怕伤害她。”

        ps:告别糟糕的2020,迎来了全新的2021,愿各位小可爱,新的一年全糖去冰,快快乐乐,健健康康,开开心心,考试顺利,一夜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