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惊宴盛羡在线阅读 - 第42章 张嘴

第42章 张嘴

        服务生:“……”

        盛羡:“……”

        陆惊宴:“……”

        三秒后,盛羡面无表情的绕过服务生进了里面。

        陆惊宴在原地站了一秒也进了里面。

        这家酒吧所处位置不如之前的那家清酒吧地段好,虽然是圣诞节,但因为不是周末,人并不多。

        先进去的盛羡,先挑了位置坐下。

        陆惊宴真不太确定自己和盛羡现在算什么气氛,上回那吵架不像吵架,现在和好也不像和好,她犹豫了下,还是越过盛羡,打算捡里面的空位坐。

        她目不斜视的直直往里走,在经过盛羡身边的时候,她感觉到了一点点很轻的拉扯力。

        她顿了下,低头看去。

        她的包链被盛羡用一根手指勾住。

        不得不说他的手是真的漂亮,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甲修剪的整齐干净。

        陆惊宴盯着多看了几眼,顺着盛羡的手,视线上移落在了他的脸上。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碰触到她的视线,声音淡的跟白开水一样:“就坐这儿吧。”

        陆惊宴没想到他会说这句话,愣了愣:“啊?”

        盛羡往里挪了个位置:“坐。”

        陆惊宴沉默了两秒,坐在了盛羡身边。

        服务员很快把酒水单送了上来。

        陆惊宴跟在刚刚那个清酒吧一样,点了杯度数不怎么高的鸡尾酒,把酒水单推给了盛羡。

        盛羡要开车,他简单的翻看了一下,点了杯没酒精的苏打水。

        服务生抱着酒水单离开后,盛羡就低头开始按手机。

        陆惊宴看他没话跟自己说,也掏出来手机刷着玩。

        比起盛羡看手机的专注样子,陆惊宴显得有点心不在焉,思绪一个劲儿的往身边的他身上飘。

        他这是几个意思?

        本来好端端的在等人,碰到她不但不等了,还跟着她一块来了酒吧。

        上回在地下停车场那事,她觉得闹的挺不愉快的,但他怎么就跟没事的人一样。

        难道他压根没往心里去,这么多天来就她一个人在耿耿于怀?

        盛羡回完消息,看了眼身边的人。

        她撑着下巴,盯着正前方眼睛一眨不眨。

        盛羡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她看的地方坐了几个年轻的小伙子?其中一个咬着一根烟正在点火。

        盛羡又看了眼陆惊宴,发现她直勾勾望着的正好是那根点燃的烟。

        想不明白的陆惊宴?舔了下唇。

        盛羡掀掀眼皮,盯着那小伙子指尖缭绕的烟雾看了片刻,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摸了下兜,从里面摸出一颗糖。

        今天是圣诞节?学校里有人发糖?塞给了他几颗,被他随手放兜里了。

        他把摸出来的那颗糖递给陆惊宴:“给。”

        正想事的陆惊宴没反应。

        盛羡见她半天没动作?动手剥开了糖纸,把糖递到她嘴边:“张嘴。”

        沉浸在思绪里的陆惊宴?看了眼盛羡突然递来的这块糖,有点没反应过来,愣愣的张了下嘴。

        下一秒?糖就被盛羡塞进嘴里。

        甜到发腻的味道瞬间充斥满整个口腔。

        陆惊宴下意识地张嘴想要吐出去?盛羡突然又递过来了几颗糖:“把烟戒了吧。”

        他语气很淡?和平时一样?不掺杂任何的情绪:“要实在想抽,就吃块糖。”

        陆惊宴愣了愣?收住正打算吐出糖的动作。

        她反应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她对面的人正在抽烟?盛羡这是以为她烟瘾犯了?给她塞了块糖吃。

        陆惊宴动了下唇,糖的甜腻感从舌尖蔓延开?不怎么喜欢过于甜的她,忽然觉得好像也可以接受这种甜度。

        酒被服务生送上来了,陆惊宴抿了一口?歪头问:“这是你的新套路吗?”

        “嗯?”

        “让我去当目击证人的新套路。”

        盛羡:“……不是。”

        隔了几秒,盛羡又说:“当事人找到了新的证据。”

        陆惊宴喝酒的动作顿了下?看不出表情的“哦”了一声。

        两个人都没在说话。

        陆惊宴以为就这么会像陌生人一样互不交谈的呆到走人。

        她没想到过了大概十来分钟的样子,盛羡问:“你以前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

        陆惊宴没想到盛羡会这么问,她低着头看着杯子里浅粉色的鸡尾酒沉默了片刻,眉眼弯弯的转过头:“没有啊,我能发生什么事啊。”

        盛羡静静地望着陆惊宴没吭声。

        陆惊宴眨了眨眼睛:“对了,我还想问你呢,你以前真的认识我?”

        “嗯。”

        “什么时候的事?上学那会儿?怎么认识的?”

        陆惊宴一脸追问了好几个问题,盛羡瞥开视线:“忘记了。”

        “……”

        好家伙。

        不想说就不想说,直接扯个忘记了,哄谁呢。

        陆惊宴面无表情的喝了口酒。

        她这段时间一直都在为这事烦着,她搜刮了自己所有的记忆没找到他的影子就算了,在所上的学校里也没他任何信息。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问他,他还不肯跟她说。

        搞得神秘兮兮的,跟玩捉迷藏一样。

        越是找不到答案,陆惊宴越是被猫挠一样好奇。

        比起她在这儿挠心挠肺,盛羡反而淡定的不得了,捏着杯子慢吞吞的喝着苏打水,悠闲又自在。

        陆惊宴撇了下嘴,情不自禁的又把视线落在了他身上。

        这男人真的是哪哪儿都精致。

        完美的让她挑不出来一点毛病。

        就跟人工打造的一样……

        陆惊宴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然后就跟想起来什么一样,脑袋一点一点的凑近了盛羡。

        “你是不是整容了?”

        一定是整容了,大变样,她才认不出来他是谁。

        陆惊宴仔仔细细研究着盛羡的脸:“在哪儿整的,技术还挺好,一点疤痕都没留下。”

        ps: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