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惊宴盛羡在线阅读 - 第37章 养生

第37章 养生

        陆鸿程口中的二哥,是她的堂哥,陆鸿程的二儿子。

        陆惊宴其实很少和陆鸿程顶嘴,但她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莫名的控制不住:“然后呢?等二哥把项目拿下来,我理不理杨先生是不是就无所谓了?”

        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发生。

        以前也有过,她以为陆鸿程是真的给她安排相亲对象,到后来才发现不过是为了促成某种合作。

        她有时候就在想,如果她是他的亲生女儿,他会舍得这么用吗。

        陆惊宴冷笑着低头,声音很平静道:“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你让我二哥穿上女装或者去趟泰国,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我建议还是穿女装,这样比较方便,万一碰到喜欢男的呢。”

        陆鸿程愣了好一会儿,反过味来,然后整个人顿时火冒三丈:“你这是什么说话态度?你跟谁学的,没大没小,你二哥是你能这么说的吗。”

        陆鸿程平时挺能训人的,大概是真的被她气到了,一时间想不出来更多的词。

        他面红耳赤的瞪着陆惊宴看了几秒钟,然后怒不可遏道:“停车!”

        “马上给我停车!”

        前面开车的秘书急忙把车停在路边。

        陆鸿程指着车外:“下车,你给我立刻下车!”

        陆惊宴穿上外套,一脸平静的拎着包钻下车。

        车子下一秒扬长而去。

        陆惊宴站在路边,扒着护栏往下伸着脑袋眯着眼睛努力的看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楚不远处的路标。

        她现在人在高架上,晚上来来往往的都是私家车。

        陆惊宴靠着冷冰冰的栏杆站了一会儿,也没等来一辆出租车,从包里掏出手机。

        点进微信,她看了眼最上面置顶位置的盛羡,抿了下唇,划着屏幕往下翻。

        找到陈楷,她点进去发了个定位。

        陆惊宴:“接我。”

        十分钟不到,陈楷生日那天自己买给自己的那辆极其拉风的跑车停在了她面前。

        上车,陆惊宴问:“怎么那么快?”

        “就在旁边的酒吧,刚点完酒,一口都没喝就收到你消息了。”顿了下,陈楷问:“你怎么在这儿?”

        陆惊宴“啊”了一声,没说话。

        陈楷看了她一眼,没再问。

        过了会儿,陈楷问:“要不要一起去喝点。”

        陆惊宴看着窗外,懒洋洋的:“喝呗。”

        陆惊宴没问陈楷约了谁,陈楷也没说。

        到酒吧,陈楷订的位置还是空的。

        陆惊宴和陈楷面对面坐下。

        陈楷熟练地摸出一盒烟,敲出来一根,递给陆惊宴:“来一根?”

        陆惊宴摇了下头,指尖捏着杯口转着酒杯:“戒了。”

        陈楷咬着烟按响打火机:“怎么突然想起来戒烟了?”

        陆惊宴抬头不冷不热的看了眼陈楷:“养生。”

        陈楷噗嗤笑了:“就你?养生?我信你个鬼。”

        陆惊宴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

        端着酒杯喝了小半杯酒,陆惊宴在桌子下面,用鞋尖踢了下陈楷的腿:“诶,问你个事。”

        陈楷冲着她吹了一口烟:“大小姐您请说。”

        陆惊宴皱着眉挥开烟味:“就你表哥,他都在哪儿上的小学初中还有高中。”

        陈楷摇了下头:“不知道啊。”

        陆惊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我真不知道,我骗你做什么,我也是去年才认识我表哥的。”

        陆惊宴有些诧异:“去年?”

        “对啊,严格意义上来说,盛羡其实不算我表哥,他跟我没血缘关系的,他是我小姨夫和他前妻生的,我小姨后来生的我表弟和我表妹,跟我表哥是同父异母的关系,我知道我小姨夫之前有个儿子,但是我一直没见过,直到去年才见到,所以我对我表哥之前的事,不是那么了解。”

        “这样啊,”陆惊宴顿了顿,又问:“那你表哥跟你现在熟不熟?”

        “挺熟的啊,跟我比跟他们家那两个小的亲多了。”

        陈楷口中的两个小的,指的是盛羡同父异母的那两个弟弟和妹妹。

        陆惊宴眨了眨眼睛:“那你表哥有没有跟你提过他以前追过的女孩子?”

        “没有。”

        “那白月光呢?就放在心里偷偷暗恋的那种。”

        “也没有。”

        “……”

        陈楷:“你问这些做什么?”

        “不做什么,就是想要试探下你跟你表哥是不是真的熟。”什么都没打探出来的陆惊宴,在心底狠狠地骂了一通陈楷不争气,然后抬起头又说:“事实证明,你表哥跟你一点也不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