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惊宴盛羡在线阅读 - 第33章 我想进你的鱼塘

第33章 我想进你的鱼塘

        “发票。”

        也不是就他会公事公办。

        生意嘛,我付钱你开票。

        超合理的。

        盛羡压根没想到小学生还有这么一招,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愣了下。

        成功噎了盛羡一回的陆惊宴,挑了下眉:“怎么?想少交税?”

        盛羡轻抬了下眼皮:“没,改天拿给你。”

        陆惊宴“哦”了声:“改天是哪天?”

        没等盛羡说话,陆惊宴把脸凑到盛羡跟前,一点也不害臊的弯着眉眼问:“我很想见你的那一天?”

        “……”

        盛羡没接话,陆惊宴单方面当成他默认了,慢慢的坐正身子,抠着抱枕上面的花纹问:“今晚有约?”

        盛羡:“嗯?”

        “不然你来酒店做什么?”

        “……”

        上回和薄暮在咖啡厅聊事,她觉得是约会。

        这次出现在酒店,她又觉得是约会。

        盛羡是真挺好奇的,他到底是哪儿给了她错觉,让她会对他三番五次产生这样的误解。

        他今天之所以会出现在这家酒店,是受陈楷之托,来帮他不知道从哪认识的一个网友的母亲打离婚官司。

        见了面,盛羡才知道,当事人压根没离婚的想法,单纯是那个网友想让她母亲离婚。

        原因是她父亲家暴她母亲长达十几年,陈楷的那位小网友实在是忍不下去了背着她母亲,先斩后奏的约了律师。

        见面之后,有一大半的时间,都浪费在那位小网友劝说她母亲狠下心离婚上了。

        母女两个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母亲愤怒之下给了女儿一巴掌,女儿大概也被母亲的软弱和无能气炸了,捂着脸一股脑的把埋葬在心底的事给抖搂了出来。

        原来她父亲早就想要甩掉她母亲了,这些年来一直都有在偷偷做财产转移。

        女儿控诉她母亲再这么忍耐下去,迟早有一天不管是婚姻是金钱还是她一样都会留不住。

        陈楷这位小网友的母亲,是很传统的那种家庭妇女,没工作没社交,除了偶尔陪着丈夫在必要的时候出来秀一秀恩爱,其余的所有时间和精力基本上都放在孩子的衣食住行和茶米油盐上了。

        母亲之所以被家暴这么多年都没离婚,一方面是为了女儿,另一方面是她从来都没有出来工作过,怕没了丈夫这个经济来源,她根本无法生存下去。

        母亲不怕丈夫跟自己离婚,怕的是女儿跟自己分开,现如今丈夫已经动了跟她离婚的念头,她不得不为将来做打算,决定离婚的她,最先想要的是还没成年、正在读初三的女儿的抚养权,其次才是财产。

        从经济收入上来看,丈夫获得女儿抚养权的可能性远远大于母亲,但家暴是法院判断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法定情形之一,也是申请离婚损害赔偿的法定条件之一,同时,家暴行为不利于未成年子女的健康成长,是有很大机会争取到女儿的抚养权的。

        仔细聊过之后,盛羡才知道,婚后十几年,被家暴过很多次,这位妻子竟然一次都没留下过丈夫家暴证据。

        她这位丈夫是个很缜密的人,小伤从不让她去医院看,有那么几次下手狠了,把她打昏厥过去,找的也是私人医生,甚至这位从来没想过离婚的妻子,为了维持婚姻表面平和的妻子,还在就诊书上写了是自己不小心摔伤的。

        整个事件顺下来,这位妻子真要是和丈夫打离婚官司,目前看下来真的是一点优势都不占。

        就很头大。

        留了那位母亲的联系方式,盛羡和陈楷去了一趟洗手间。

        然后撞见了正在跟人打架的陆惊宴。

        头更大了。

        …

        陆惊宴见盛羡半[豆豆小说    www.thedu.cc]天不说话,以为自己猜中了,“啧”了一声。

        盛羡回神,看了她一眼阴阳怪气的小表情:“工作。”

        陆惊宴“哦”了声,让人摸不清楚她是信了还是不信。

        盛羡沉默了两秒:“陈楷一网友,她妈妈要打离婚官司。”

        陆惊宴上下打量了一圈盛羡:“你是不是靠出卖色相工作。”

        盛羡:“?”

        陆惊宴慢吞吞的说:“要不然,你的委托人怎么总是女的。”

        盛羡:“……”

        他刚刚就不该多那个嘴。

        不提这茬事,陆惊宴都忘了上次和他吃宵夜,无意之间从他微信里扫到的那些莺莺燕燕发来各种消息。

        她见他的次数不算多,第一天晚上就撞见他在马路边跟别的女生拉拉扯扯。

        然后是薄暮。

        现在又是孩子他妈。

        虽然是工作,但不知怎么就让她觉得很碍眼。

        陆惊宴又慢慢的“啧”了一声:“你还挺能养啊。”

        盛羡纳闷的看了她一眼:“养什么?”

        陆惊宴:“鱼。”

        “……”

        盛羡不知道她又在发什么疯。

        陆惊宴认识的那些渣男,十个里有九个是海王,过分点的还有情人节一天约了八次会的。

        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但放在盛羡身上,让她忍不住莫名其妙的感到不爽。

        时间不早了,他打算单方面结束掉小学生疯言疯语式的聊天:“要是没别的事,我——”

        正不爽着的陆惊宴,听到这话,啪的一下扔掉抱枕,伸出手揪住了盛羡的衣领,把他猛地拽到自己跟前。

        她这动作还挺突然地,就跟要扑上来跟人干架一样。

        盛羡愣了差不多三五秒钟的样子,低头看向了她攥着自己领口的手。

        陆惊宴在出手的那一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但已经晚了。

        她看了看盛羡的脸,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张了下嘴。

        陆惊宴你有毛病吧。

        你不爽就不爽吧,动什么手。

        陆惊宴眨了眨眼睛,吞了口唾沫,故作镇定的、慢慢的把手从盛羡领口挪到领带上,她迎着盛羡充满了询问的目光,腾出一根手指勾着他的领带一圈一圈的卷着:“哥哥,我有话跟你说。”

        “悄悄话。”

        说着,她把闹到往前凑了凑,凑到他耳边,特意压低的嗓音又轻又软:“哥哥,我想进你的鱼塘,可不可以给个机会?”

        ps:昨晚上写的太晚了,导致白天没睡好,今天先到这里了哈~么么哒,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