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惊宴盛羡在线阅读 - 第30章 我是陆惊宴的律师

第30章 我是陆惊宴的律师

        薄暮总算彻底清醒了过来,她下意识地回嘴骂了句脏话:“我操。”

        “啪”的一声,陆惊宴又反手给了她一巴掌。

        薄暮愣了愣,下一秒就尖叫着冲着陆惊宴扑了上来。

        薄暮哪是陆惊宴的对手,她那些张牙舞爪的动作,落在陆惊宴的眼底,全都是虚张声势,没一会儿,她就被陆惊宴摁趴在洗手台上。

        陆惊宴拎起旁边装洗手液的容器冲着薄暮耳边的洗手台砸了上去。

        薄暮闭着眼,吓得脸色苍白。

        陆惊宴的手刚落到一半,就被人攥住了手腕。

        她转头,是盛羡。

        她愣了下,问:“你怎么在这儿?”

        盛羡没说话,把她整个人从薄暮身上拽开,拦在她和薄暮之间。

        他站在薄暮身前的样子,像极了护着薄暮,一下子又点燃了陆惊宴心头的怒火:“你护着她?”

        盛羡没接她的话,声音低低淡淡的:“回你房间去。”

        陆惊宴眨了眨眼睛:“你看她哭,就觉得她可怜,她是对的,是不是?”

        盛羡皱了下眉,把刚刚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回你房间去。”

        陆惊宴双手抱在胸前,微扬着下巴,后背挺得笔直的站在原地不肯走。

        盛羡闭了闭眼睛,隔着她的衣服抓住她的胳膊往外走。

        “我不走,我为什么要走。”

        “盛羡,你干嘛总是拦着我?你去拦着她啊。”

        “你知不知两个人打架,你得拦着对方,这样我还能多打几下。”

        “盛羡——”

        “怎么回事?”从男洗手间出来的陈楷,看了眼被打的鼻血都出来的薄暮,愣了下,随后就顺着陆惊宴的声音追了出去。

        盛羡停下脚步,把陆惊宴往陈楷面前一推:“你带她上楼,回她房间,别让她出来。”

        陈楷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他对他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表哥,是打心眼里的佩服又发怵。

        他表哥的话对他来说,就跟圣旨没什么区别。

        陆惊宴这位姑奶奶他也怵的不行,但没对比就没伤害,他毫不犹豫的就听从他表哥的意思,抓着陆惊宴的肩膀,把她护在身前往电梯那边推。

        等两个人进了电梯,盛羡才转身回了洗手间。

        薄暮已经撑着洗手台站直了身子,她看盛羡进来,低着头哭的更厉害了。

        盛羡从旁边抽了几张纸巾,递给薄暮:“没事吧?”

        薄暮很小声的说了句“谢谢”,接过纸巾一边擦眼泪,一边偷偷地看了眼盛羡:“不是我找惹得她,是她不分青红皂白冲上来先动的手,我跟她上学的时候是闹了点矛盾,但我们班大家都和她处的不好,不是我的问题,是她……”

        “薄小姐。”盛羡声音很淡的打断了她的话。

        薄暮抿了下唇,眼泪簌簌而落。

        盛羡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表情淡漠的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私了吧。”

        薄暮张了张口,表情有点愣怔:“嗯?”

        “我说,刚她动手打你这事,私了吧。”盛羡看了薄暮一眼:“多少钱,我赔你。”

        薄暮抿了下唇,明白了盛羡的意思。

        他刚刚拦在她面前,哪是护着她呀,他是让那位刁蛮任性的大小姐先脱身。

        他回来那句还好吗,又哪是关心她,他不过就是来给她善后的。

        薄暮有点心里不平衡:“就算是私了,那也是我和她的事,应该她来找我,而不是你,你没道理为她出头的,你……”

        盛羡摸出名片,放在洗手台上,缓缓地推到薄暮面前:“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陆惊宴的律师。”

        “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和我谈。”

        薄暮咬了下唇:“你喜欢上她了?”

        盛羡就跟没听到她的声音似的,语气平静无比:“按照流程,现在我会安排人立刻送你去医院做详细检查。”

        …

        盛羡站在酒店大堂门口,看着急匆匆赶来的助教开车带走薄暮,才掏出手机给陈楷拨了个电话。

        陈楷接听,盛羡还没说话,就隔着手机听到了陆惊宴的声音:“陈楷,如果是你,我要是跟人打架,你帮不帮我?”

        “帮帮帮,别说是帮了,我连命都为你豁出去。”陈楷回完陆惊宴的话,才对着手机“喂”了声。

        陆惊宴:“那你表哥为什么不帮我?是我长得不如那狐狸精好看,还是身材不如那狐狸精好,你表哥审美可真不是一般的差,居然喜欢这种茶艺大师。”

        盛羡:“……”

        陈楷又喂了一声。

        盛羡问:“哪个房间?”

        陈楷:“2021。”

        陆惊宴:“你表哥就一大写加粗的渣男……”

        盛羡面不改色的挂断电话。

        收起手机,盛羡转身往酒店大堂里走,走了没几步,他又退了回来,拐去旁边的一家药店。

        ps:嗷呜,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