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惊宴盛羡在线阅读 - 第25章 两个小时够不够?

第25章 两个小时够不够?

        她把座椅调起来,伸着脑袋出去看:“请问……”

        她话还没说完,就盯着外面站着的人愣住了。

        卧槽!见鬼了!

        她把脑袋缩回去,揉了一把眼睛,又把脑袋探出来。

        盛羡垂着眼皮欣赏着从车窗里探头探脑的小学生,默了两秒,问:“大晚上,你在这里做什么?”

        陆惊宴还有点懵,没过脑子就脱口而出道:“这年头,鬼他妈都会说话了?”

        盛羡:“……”

        陆惊宴说完这句话就反应过来了,她看着站在路边的盛羡眨了眨眼睛:“会说话就算了,还他妈长的那么帅。”

        “……”

        盛羡心态真的挺好的,一点都没被陆惊宴这些无厘头的疯言疯语影响到。

        他手抄在兜里,低垂着眼看着她,面无表情的把自己刚刚那话又问了一遍:“你怎么在这儿。”

        陆惊宴慢慢的“啊”了一声,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

        她没想到会碰到他,也不是为了他来的这里。

        她对付男人很有一套的,骗男人的话不经过大脑都能胡诌出来一堆。

        就像是现在,她大可以说:想哥哥了,但不知道去哪里找哥哥,就想着来这里等等看。

        可她不想骗他。

        陆惊宴张了张嘴,“就随便逛一逛,逛到这了。”

        不等盛羡说话,陆惊宴又问:“你呢?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学校。”

        盛羡:“跟学生谈了点事情。”

        陆惊宴是个很有分寸的人,没刨根问底是什么事情,“上车。”

        盛羡被她突然转开的话题搞得一愣:“嗯?”

        陆惊宴:“你车不是今天限行吗,送你回家呀。”

        没等盛羡问她怎么知道他今天限行,陆惊宴笑眯眯地看着他又说:“不只是车牌号,就连手机号我都背下来了。”

        她那样子还挺骄傲。

        就像是在学校里写完作业回家对着家长求夸赞的小朋友。

        盛羡垂着眼看了她两秒,突然有点想笑。

        他别开头,清了下嗓音,压下去那抹笑意,淡着一张脸,绕过车头,钻进车里。

        学校离盛羡的家很近,晚上又不堵车,十来分钟就到了。

        陆惊宴踩着刹车,缓缓地停在了路边。

        盛羡解开安全带,“谢谢。”

        陆惊宴转过头眉眼弯弯的看着盛羡:“哥哥,我说过的,我不喜欢口头感谢,你要是真想感谢我……”陆惊宴装模作样的思考了两秒:“就把你家门锁的密码告诉我吧。”

        盛羡:“……”

        “不愿意啊,那好吧,我不强人所难,你带我回家也行。”陆惊宴满脸写着“我这人特别好说话”的往前探了探脑袋,凑到盛羡面前,像是思考着什么一样,过了两秒钟,小声问:“哥哥,两个小时够不够?”

        盛羡:“……”

        盛羡:“………”

        盛羡:“…………”

        他发现这位小学生胆儿是真的肥。

        什么话都敢说。

        盛羡面无表情的靠着座椅默了几秒,抬起手去摸车门把。

        他指尖刚碰到车把手,咔的一声,车门被陆惊宴锁死了。

        盛羡皱了下眉,转头看向陆惊宴。

        没等他说话,陆惊宴就抢先出了声:“车费就用你的五分钟来换吧。”

        陆惊宴收回倾斜到他那边的上半身,坐正在驾驶座上,拿着手机调出计时器:“就五分钟。”

        “再陪我多呆五分钟,我就放你下车。”

        盛羡盯着她看了五秒钟,把手从门把上收了回来。

        陆惊宴没说话,趴在方向盘上,闭上了眼睛。

        盛羡本来就不是那种话多的人。

        车里很安静。

        只有计时器滴滴滴的声音在响。

        盛羡目不斜视的盯着正前方看了会儿,转头视线落在了她的脸上。

        她皮肤很白,密密的睫毛像是小扇子,鼻梁很挺,鼻尖微翘出的弧度恰到好处的漂亮。

        盛羡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才把目光转到了他那侧的窗外。

        五分钟很快就到了,计时器发出提醒声。

        陆惊宴睁开眼睛,按开了车锁:“哥哥,再见。”

        盛羡淡着嗓音“嗯”了声,推开车门。

        他站在地上,关上车门的时候,往车里看了一眼。

        她抱着方向盘,侧着头笑眯眯的冲着她摆了摆手:“哥哥,晚安。”

        盛羡没说话,不知怎么就想到她刚刚说的那句“再陪我多呆五分钟”。

        他心里忽然变得很不是滋味,他盯着她看了片刻,动了下唇:“饿不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