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惊宴盛羡在线阅读 - 第23章 相亲

第23章 相亲

        她是公主。住在城堡里。含着金汤勺。呼风唤雨不可一世。

        但他觉得她并不快乐。

        甚至还有点孤单。

        他脑海里那一刻想到的是他抱她回家的那一晚,她拒绝掉家里阿姨的蜂蜜水,孤零零的一个人蜷缩在床上的画面,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猫。

        他从来不多管闲事,尤其是女人的闲事,但他那一瞬间不知怎么就对她同情心泛滥了。

        他几乎没犹豫就下了车,夺走了她嘴里咬着的烟。

        回想起自己那会儿的行为,盛羡眉尖一跳,手指不小心扯了下捏着的书页,撕下来了一张纸。

        盛羡你这人怕不是有毛病吧。

        人姑娘跟你什么关系,你管人姑娘抽烟就算了,还把人姑娘刚开封的一整盒烟都给扔了。

        见人姑娘被风吹得打了个哆嗦,你还当起了人肉墙帮人姑娘挡风。

        看人姑娘要回家,你还主动送上门去当司机。

        受虐狂吧你盛羡。

        …

        陆惊宴这个周末哪儿也没去,就宅在家里养病。好在她平时会健身,身体素质还算不错,吃了药容易犯困,昏昏沉沉的睡了两天,到周日晚上感冒已经好了一大半。

        可能是这两天睡多了,周一早上天还没亮,她就醒了。

        时间还早,她赖在床上玩手机,等差不多到了她平时起床的点,才懒洋洋的蹬开被子爬了起来。

        洗漱完,她拿着手机刚想下楼吃早饭,手机响了。

        是这几天都没回家的陆鸿程。

        陆惊宴接听,她一句“叔叔”都还没喊出口,陆鸿程就在电话那边先出了声:“上周我跟你说的事,你安排上了吗?”

        上周早餐,他跟她说了两件事。

        一件事是安排她相亲,另外一件事是给他合作伙伴的女儿上热搜。

        相亲对象是谁,她到现在都还不清楚,陆鸿程问的大概是第二件事,陆惊宴“嗯”了声:“上了。”

        “哪天上的?”

        “几点?”

        陆鸿程简单的问了几句,就去说更重要的事了:“昨天下午,我要介绍你认识的那位男朋友到北京了,我安排了你们今晚吃饭,地址我等下让秘书发给你,哦,对了,他喜欢古典文学和音乐,你跟他聊天的时候,记得多提提这两块,表现出你也很感兴趣的样子。”

        陆惊宴垂着眼皮,看不太出来情绪的“嗯”了声。

        陆鸿程就跟对着下属安排工作一样,听见她应答,就把电话给挂了。

        陆惊宴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想起来周六傍晚她睡醒,下楼倒水打算吃药,撞见孙阿姨跟陆鸿程汇报家里的情况,有提到了她生病。

        陆鸿程刚给她打电话,连一句病好了没有都没问。

        陆惊宴拿着手机,在卧室里站了会儿,跟压根没接过陆鸿程电话一样,一脸平静的打开门往楼下走去。

        周一是一周最忙的一天,陆惊宴从早上到公司一直忙到下午四点钟才告一段落。

        周五那天晚上,陈楷喝大了,在医院里打了两天吊针,今天刚好就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开始在群里@宋闲和陆惊宴:“集美们,晚上要不要出去坐会儿?”

        宋闲属于那种比较随意的人:“我都可以。”

        陈楷@陆惊宴:“宴宝呢?”

        陆惊宴:“今晚不行,明天吧。”

        陈楷:“怎么了,今晚有事?”

        ……嗯,陆鸿程给我安排了相……

        陆惊宴敲着键盘的动作停了下来。

        她父母是在她初中毕业那会儿意外离世的,那会儿她已经不再像是小时候那样会想尽办法去在父母面前刷存在感。

        她父母就像是忘记了还有她这么一个女儿,她不打电话给他们,他们很少主动打电话给她。

        她记得很清楚,她接到父母去世的电话,是那两个月,她第一次听到有关父母的消息。

        她说不清那会儿的自己听到这个消息到底是伤心还是不伤心,更多的可能是茫然。

        整个父母离世的过程,她就跟做梦一样,丧事办完,陆鸿程就把她带到了身边养。

        陆鸿程比她父母养她养的还要金贵,她并没有因为父母的离开变得落魄,她还是陆家那个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

        很后来她才知道,陆鸿程对她付出是有目的的。

        当生活全都是用金钱和利益来衡量,所谓的亲情和血缘也会跟着变得一文不值。

        倒不是说陆鸿程对她一点感情也没有,只不过陆鸿程更爱钱,更爱他的野心。

        陆鸿程盼望着她有一天可以用婚姻给他的江山带来更稳定的长久的合作。

        她大学还没毕业,每隔一段时间,陆鸿程就会给她物色一个新对象。

        起先她看不上对方,陆鸿程也不太在意,觉得她还小,来日方长可以慢慢选。

        后来一年一年过去了,她越来越大,陆鸿程身边朋友家的千金一个接着一个联了姻,陆鸿程对她的耐心也慢慢开始有点耗尽。

        尤其是今年,陆鸿程盯的特别紧,甚至都开始插手她的私生活,不止一次提醒她别在外面乱玩。

        陆惊宴并不想相亲,但她也不想和陆鸿程产生争执,他让她去她就去,然后事情就会到此结束。

        反正以往陆鸿程安排她相亲,她都会跟陈楷和宋闲说,有时候碰到比较奇葩的男士,她还会在群里当成段子一样讲。

        可今天她却不想让陈楷知道。

        主要是怕被盛羡知道。

        陆惊宴抠着键盘,犹豫了会儿,把后面那几个字全都删掉,只发了一个“嗯”字过去。

        她想把盛羡那人给撩到手,为了不增加难度,显得自己真诚点,不让他知道她要相亲,她可以理解。

        可她为什么要怕?

        她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她怕什么?

        弄得好像她要背着他偷情,给他戴一顶绿帽子一样。

        …

        看的出来,陆鸿程对这次安排的男士很满意,生怕她迟到,下午五点钟亲自给她打了个电话,提醒她早点出门。

        怎么说,单看皮囊,陆鸿程这回挑的男士还真是他有史以来眼光最好的一次。

        也只是单看皮囊,陆惊宴跟他聊了几句,就有点聊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