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惊宴盛羡在线阅读 - 第20章 买药

第20章 买药

        这附近就有药店,没一会儿骑手就送到了。

        陈楷拿着药凑到陆惊宴跟前:“药到了,你现在要吃吗?”

        陆惊宴喝酒喝的有点难受,摇了下头:“等会儿吧。”

        “要不咱还是去医院?”陈楷见陆惊宴不接话,“那要不,我送你回家?”

        陆惊宴被陈楷吵得有点头疼,她摆了摆手:“你玩你的吧,不用管我,我在这儿待会,要实在难受,我就喊司机来接我回去。”

        陈楷:“行,要实在难受,你随时叫我。”

        陆惊宴点了下头。

        陈楷端着酒杯站起身。

        陆惊宴看了眼欲走的陈楷,想问他刚刚盛羡说了点什么,是不顺路还是不方便买,但话到嘴边,却又被她咽了回去。

        她可真奇怪。

        盛羡给不给她买药,她干嘛要这么在意。

        她的目的是让他哭。

        怎么搞的反而自己先在这里纠结了起来。

        陆惊宴觉得大概是自己生病了,整个人都开始变得有点矫情。

        真没这个必要。

        可陆惊宴还是觉得很烦,烦到她想出去抽根烟。

        …

        陆大小姐一向是个随心所欲的人,想出来抽根烟,十分钟后,她从旁边的超市出来,撕开一盒女士烟的包装,从里面敲出一根,咬在嘴里点开打火机。

        外面挺冷的,她找了个背风的地,头靠在柱子上,慢吞吞的对着天上吐烟圈。

        旁边传来一道很嫩的声音:“妈妈我头疼。”

        陆惊宴转头,看到一个小姑娘,穿着红色的棉袄,大概六七岁的样子。

        “怎么会头疼呢?”小姑娘的妈妈就在她旁边,听到这话,伸出手摸了摸她额头,看她没发烧,就把她衣服领子往上拉了拉,顺便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扯下来,裹在了小姑娘的脖子上:“可能是穿少了,明天记得多穿点,现在换季,早晚温差大,很容易生病。”

        小姑娘乖巧的“嗯”了声。

        妈妈摸了摸她头发,牵着她的手往前走了。

        走了一段距离,妈妈蹲下来:“累不累,妈妈背你。”

        妈妈背着小姑娘走起来,比牵着小姑娘走快多了,没一会儿,母女两个人就不见了踪影。

        陆惊宴好半天收回视线,把手里的烟摁灭在旁边垃圾桶的烟灰缸里,又单手敲了一根烟出来。

        她把烟放在嘴里,摸出打火机,刚想点烟,一只手伸到她面前,把烟从她嘴里抽走了。

        陆惊宴拧着眉反应了片刻,才往前看了一眼。

        那人就站在她跟前,她视线抬的没那么高,看到了他的手。

        手腕上的手表,虽然她才见过几次,但她还认了出来。

        那只手很漂亮,骨节分明,手指修长,捏着一支细长的女士香烟,画面莫名的有点欲。

        陆惊宴吞了口口水,抬头对着盛羡,把手往前一伸:“还我。”

        盛羡连话都没说,直接把烟丢旁边垃圾桶里。

        陆惊宴摸出烟盒,还没来得及敲烟,烟盒又到了盛羡的手里,然后这次都不等她看他,烟盒也进了垃圾桶。

        “……”

        陆惊宴瞪着垃圾桶,一句脏话卡在喉咙处,一时间不知当骂不当骂。

        一阵风出来,冷的陆惊宴打了个寒颤,禁不住抽了抽鼻子。

        盛羡往旁边挪了两步,“不进去?”

        陆惊宴看了眼旁边灯火辉煌的酒楼,依稀能听见里面二楼传出的欢呼声,她摇了下头:“我不进去了。”

        盛羡没说话,站在他前面也不走人。

        陆惊宴纳闷的抬起头:“你不进去吗?”

        盛羡很淡的“嗯”了声。

        可能是生病了没什么心思去撩拨他,也可能是别的原因,见到盛羡总是话说不完的陆惊宴,没说话。

        外面实在是太冷了,本来就重感冒的陆惊宴,不想让病情加重。她跟盛羡互相沉默着对峙了会儿,站直了身子:“你进去吧,我打算回家了。”

        “有人接?”盛羡问。

        陆惊宴摸出手机:“我现在喊司机过来。”

        没等她翻出来司机的电话号码,盛羡说:“走吧。”

        陆惊宴抬头:“啊?”

        盛羡说:“顺路捎你回去。”

        陆惊宴没动,“你不是来给陈楷过生日吗?”

        “来过了。”盛羡的车就停在路边,他走过去,拉开车门。

        他等了会儿,看陆惊宴没过来的意思,“你上不上车。”

        “上。”陆惊宴点了点头,走过来钻进车里。

        …

        盛羡发动车子,踩油门准备上路,想了想,把车内的空调调高了两度。

        陆惊宴酒量挺好的,可能是生病的缘故,也可能是晚上没吃什么东西,坐在车里吹着暖风,她有点昏昏欲睡。

        一路上倒也没睡着,但她意识也不算完全清醒。

        车子停在家门口,盛羡喊了她两声,她才慢慢的睁开眼睛。

        她有点迟钝,大脑也有点转不过来,她看着盛羡,晕晕乎乎的把脑袋往前一凑,盯着他的唇看了一会儿,说:“我想把感冒传染给你。”

        盛羡动了下唇,定了三秒,别开头。

        陆惊宴把头往前凑得更狠了,整个上半身几乎都倾斜到了他怀里:“谁让你不给我买药呢。”

        盛羡把椅子往后调了调,稍微和她拉开了一点距离。

        陆惊宴又小声嘟囔了句:“不买药就算了,连句多喝热水都不跟我说。”

        “……”

        小姑娘说话的语气可怜巴巴的。

        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盛羡抿了抿唇,过了好一会儿,说:“买了。”

        他声音有点低,陆惊宴没听清:“什么?”

        “买了。”他又重复了一遍。

        陆惊宴反应了几秒钟,明白了他的话,她想都没想就“呵”了一声:“你放屁,陈楷让你带药你都不带,你买个屁。”

        盛羡:“……”

        “为人师表,居然满嘴谎话!”在陆惊宴嘀嘀咕咕中,她推开车门下车了。

        …

        回到家,陆惊宴刚换完鞋,孙阿姨听到动静就跑过来了:“陆小姐,你生病了吗?”

        陆惊宴属于半醉状态,虽然反应迟钝了点儿,但还是能听出孙阿姨话里的问题:“你怎么知道我生病了?”

        “药啊。”孙阿姨拎出一袋子药:“下午那会儿送到家的快递,说是你买的。”

        ps:呜呜呜太甜了~晚安~新的一周大家记得投票票和红豆哦~微博放了一张盛羡和陆惊宴的绝美图,还有本周超话前30名送《明天也喜欢》的圣诞卡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