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惊宴盛羡在线阅读 - 第17章 你身上好香

第17章 你身上好香

        他还没来得及转身,袖口被一点点很轻的力道拉扯住了。

        他以为是勾到了什么东西,垂眸看去。

        是她的两根手指,白白细细的拽着他的袖子,在暖黄色灯光下,她手腕上的皮肤嫩的像是加了一层滤镜。

        盛羡顿了两秒,视线往上抬了抬。

        姑娘闭着眼睛,跟一路被他抱回来一个样儿,很乖很安静,看起来睡得还挺沉。

        她在女生中个子算很高的那一种,平时看起来盛气凌人,但实际上骨架纤细,抱在怀里轻的跟什么似的。

        她头发乱糟糟的铺了一枕头,宽松的家居服领口歪斜着,露出的锁骨线条清晰雪白纤细。

        盛羡垂眼盯着看了会儿,附身捏着被角往上拽了拽,遮住了她整个脖颈。

        他直起身,刚想使劲儿从她手里扯出袖口,睡着的她突然出了声:“哥哥。”

        盛羡掀起眼皮。

        迎着他的视线,陆惊宴缓缓地睁开眼睛:“我说过,下次带你回家。”

        姑娘眼珠清明,毫无醉感。

        盛羡居高临下的看了她片刻,知道自己这是被骗了。

        演技还挺好。

        他刚刚扔罐子,大概数了下,至少八个空酒瓶灌。

        不止演技好,酒量也不错。

        盛羡默了两秒,胳膊一个使劲儿,把袖子从她手里挣了出来,转身往门外走去。

        还没走两步,卧室门被推开,孙阿姨端着一杯蜂蜜水进来:“陆小姐,我刚给您泡了点蜂蜜水。”

        陆惊宴晚上巨讨厌喝这种甜腻腻的东西:“不喝。”

        孙阿姨:“你第二天要早起上班,不喝会很难受的。”

        “那也不喝。”陆惊宴裹着被子翻了个身,把脸埋在了枕头上。

        孙阿姨只是家里的一个阿姨,陆惊宴不喝,她也不会强求,她劝了两句,看陆惊宴死活不肯,就端着蜂蜜水走了。

        走到门口的盛羡,往后看了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床太大的缘故,蜷缩起来的她显得很小小的一只。

        这房子很大,三层楼高,楼道里却很安静,除了她这间房,其他的房子里都关着灯没人住。

        孙阿姨很懂规矩,帮陆惊宴带上门,冲着盛羡笑着弯了下身就往楼梯那边走去。

        盛羡抬脚跟着走了两步:“给我吧。”

        孙阿姨纳闷的转头。

        没等她说话,盛羡从她手里抽走了水杯:“我拿给她喝。”

        …

        盛羡敲了两下门,才转开门锁进去。

        这是他今晚第二次进入这个房间,和第一次一样,出于礼貌,没有东张西望一个姑娘的卧室。他径自的走到床边,把蜂蜜水搁在床头柜上。

        埋在被子里的她,以为是孙阿姨,嫌烦一样卷着被子翻了个身:“我说了不喝就是不喝。”

        那样子幼稚的就跟和大人抗拒不吃药的孩子一样。

        盛羡垂着眼皮欣赏完了她的撒泼打滚:“喝了。”

        被子里的人僵了几秒,然后被子被猛地掀开,她盘着腿坐了起来:“你怎么没走?”

        在床上滚了好几圈的她,头发更乱了,有几缕发丝沿着她的领口钻进她的衣服里。

        盛羡别开眼,跟着急走人一样,无视掉她的话:“赶紧喝了。”

        陆惊宴仰着头直勾勾的看着盛羡:“我不要。”

        从她这个角度看他,是从下往上看的,很多人是扛不住这种死亡角度的,可他不一样,下颔轮廓清晰,脖颈修长,凸出的喉结若隐若现在衬衣的领口处。

        盛羡连话都懒得说了,敲了敲杯子,示意她别墨迹。

        陆惊宴跟个小学生一样:“不要不要,就是不要。”

        盛羡不知道是着急走,还是被她任性搞烦了,语气有点重:“喝了!”

        陆惊宴瞪着盛羡一动不动。

        还没人敢这么凶过她。

        他是第一个。

        就在她寻思着是怼回去还是打回去,俯视着她看了一会儿的盛羡,看她没动静,弯身端起蜂蜜水,拿着勺子搅拌了两下,递到她面前:“听话。”

        也许是他为了压住不耐烦,声音特意放的有点低,在安静的夜里,显得有点温柔。

        陆惊宴脑海里正转悠的那些想法,顿时消散的一干二净。

        她仰着头没说话。

        他端着水杯不妥协。

        两个人对峙了好一会儿,陆惊宴视线落在了杯子里,她看了一会儿,生平第一次给人让步的抱过杯子,一口一口老老实实的把蜂蜜水喝的干干净净。

        她一喝完,他立刻抽走了水杯,跟恨不得马上从她这消失一样,快步往门那边走。

        陆惊宴看着他的背影撇了下嘴,在他拉开门的时候,喊住了他:“盛羡。”

        他和她认识没几天,她从没喊过他名字。

        一口一个哥哥喊的溜的飞起,一点也不知道害臊两个字怎么写。

        这是她头一回喊他的名字。

        盛羡顿了下,转过身。

        陆惊宴翻身下地,没穿鞋跑到他面前。

        盛羡低头看了眼她光着的脚丫子,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

        这姑娘怎么对自己一点也不好。

        穿着单薄的睡衣大半夜在大马路上喝酒,见了她没几次每次都能看到她抽烟,凌晨三点钟不睡觉还在那儿给他发微信……

        盛羡真觉得她爱怎样都跟自己没关系,他莫名又有点烦自己这种突如其来的多管闲事。

        他跟自己较了一会儿劲儿,把目光从她脚上挪到了她的脸上。

        ……把鞋穿上。

        这话刚到嘴边,她小脑瓜子往前一凑,抓住他胸口的衣服,跟小狗一样在他身上嗅来嗅去。

        他整个人都还没弄明白她闻什么,她突然抬起头,没头没脑地说:“哥哥,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身上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