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惊宴盛羡在线阅读 - 第16章 金针菇

第16章 金针菇

        陆惊宴指尖一颤,手机啪的掉在了地上。

        血色从她脸上瞬间褪去。

        她攥成拳头的手抖的厉害,就连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

        平时几乎不怎么离手的手机,在她眼里变得刺目而又恐怖。

        她吞咽着口水,像是在害怕着什么一样,挣扎了许久,才把手机捡了起来。

        她指尖不稳的点着键盘,简单的三个字,被她输入错了好几回:“你是谁?”

        号主不知道是不是下线了,没回她。

        陆惊宴看着页面里的对话,越看越觉得窒息。

        孙阿姨这会儿没在家,陆鸿程晚上很少回来,整栋房子里现在只有她一个人。

        她有些怕。

        她想要身边有个人。

        不管是谁,只要有个人就好。

        陆惊宴想着仓促的起了身,连身上的睡衣都没换,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陆惊宴跑出小区,冲着灯火最亮的广场跑去。

        虽然这会儿天冷了,广场上还是聚了不少人。

        陆惊宴看着一个个陌生的面孔,情绪慢慢的稳定下来。

        商场这会儿快打烊了,陆惊宴没进去,四处望了一圈冲着路边的一家超市走了过去。

        她没心情逛超市,直接奔到烟酒区,拿了盒烟拎了几罐啤酒,付了钱,走出店门。

        她在广场上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啪的一声,开了灌啤酒,一口气喝了大半瓶。

        商场打烊了。

        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少。

        陆惊宴看着商场大楼里一盏接着一盏灭掉的灯,始终没离开。

        …

        盛羡今晚喝了点酒,没开车。

        出租车沿着的这条路,他总觉得有点眼熟,直到看到小区名字,他才反应过来昨晚他来过这里。

        再往前开就是商场,等红灯的时候,他往车窗外扫了一眼。

        然后就看到了她。

        她穿着睡衣,头发扎的很随意,脚下踩着双棉拖坐在一张木椅上,正在仰着头吐烟圈。

        在他看她的这一会儿功夫里,她还单手捏着一罐酒灌了一口。

        整一不良画面。

        一点儿也不让人省心的那种。

        他就没见过哪个女生,像她这样,深更半夜衣着草率的蹲在大马路边上喝酒抽烟。

        盛羡坐直了身子:“就在这儿停吧。”

        离他要去的地儿还有上一段距离,出租车师傅诧异的问:“就在这儿停吗?”

        盛羡面不改色的“嗯”了声,摸出钱包付了款。

        等出租车开走,他往马路对面走去。

        他人还在斑马线上,从商场海底捞那出口走出来了几个男人。

        广场上本来就没什么人了,她一姑娘又这么另类,一下子就吸引了那几个男人的注意。

        那几个男人打扮流里流气的,不太像是什么正常人。

        人家多看了她几眼就多看了,她倒好,见人家频繁看她,就也学着人家频繁看回去。

        看回去就看回去了,在人家几个男人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咬着烟念着脏字骂了句:“看什么看?!”

        很好。

        怼的很理直气壮。

        盛羡头疼的吐了口气,加快了步子。

        “靠,看你几眼怎么了?”

        “怎么?脸就那么金贵,还不能让人看了?”

        “我他妈不只想看,还想摸,喂,小姐姐,一个人寂寞不,要不要哥几个陪陪你?”

        那几个男生显然也是喝了不少酒,走路摇摇晃晃的,话也说的不是那么好听。

        那几个男生也就只是动动口,没别的行为。

        小学生乖巧闭嘴,事也就过了。

        哪知道她单枪匹马一人,气势汹汹的仿佛是对方人数的好几倍,把手里的易拉罐往人面前一砸:“就凭你们几个……”

        她上下打量着那几个男生,最后视线落在了那几个男生的裆部,一一扫过:“……金针菇?”

        盛羡:“……”

        那几个男人:“……”

        广场上一片安静。

        安静的接近于诡异。

        导致这种气氛的罪魁祸首弹着烟灰:“怎么?金针菇高估了你们?”

        “那更对不起了,我晕针。”

        “……”

        盛羡闭着眼睛,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三秒钟之后,那几个男人彻底疯了。

        在一团乱七八糟的脏话中,一男人没办法忍的冲着陆惊宴走了过去。

        陆惊宴坐在椅子上,不紧不慢的抽着烟看着像是要恨不得生剥了自己的男人,不屑的冷笑了一声。

        她很淡定。

        与其说是淡定不如说是冷静。

        冷静的像是没有任何感情的傀儡娃娃。

        就好像此时此刻面临危险的人根本不是她一样。

        陆惊宴在那男人距离自己还剩下大概一米远的时候,不慌不忙的把烟按灭。

        她甩了甩手腕,刚想站起身,有人拦在她面前挡住了冲过来的那个男人。

        陆惊宴愣了愣,视线顺着眼前的两条大长腿一路往上看,看到熟悉的背影后,她张了张口。

        本来心情很不爽。

        不爽的很想没事找事的跟人打一架。

        现在不用了。

        陆惊宴笑了,笑着笑着,倒在长椅上,闭上了眼睛。

        …

        那几个男人看着张牙舞爪,其实全是虚张声势。

        盛羡都没怎么动手,几个男人就放着狠话骂骂咧咧的走人了。

        盛羡回头盯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倒在长椅上睡着的人看了会儿,弯身把地上的烟头易拉罐捡起来,丢旁边的垃圾桶里,然后附身把她抱了起来。

        她住的地方离这儿很近,盛羡没叫车,走了大概十来分钟,到了她家门口。

        他按了门铃,很快有人给他开了门。

        是个中年妇女,看到他怀里的陆惊宴,连忙给他让开了路:“陆小姐这是怎么了?”

        “喝多了。”盛羡问:“她住哪个房间?”

        孙阿姨带路,把他领上了楼:“就这个房间,我下去给她泡杯蜂蜜水,真是谢谢你了。”

        盛羡微点了下头,没说话,踢开房门,走进去,把她放在床上。

        他扯了被子,往她身上一搭,准备走人。

        他还没来得及转身,袖口被一点点很轻的力道拉扯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