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陆惊宴盛羡在线阅读 - 第13章 想死吗?你?

第13章 想死吗?你?

        陆惊宴脑子里不受控制的冒出想和他吃午饭的想法。

        起先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念头越来越强烈,就跟燎原的星星之火一样,烧遍了她整个大脑。

        撩男人不主动不行,太主动了也不是一件好事。

        她总这么上赶着去找他不太合适。

        太掉身份。

        她应该像从前对其他渣那样,压根不把他当回事,闲了就撩拨两句,忙了就丢一旁不闻不问。

        陆惊宴一边告诉自己不能太给盛羡脸,一边又控制不住的想去找他。

        她在心里纠结了一千遍。

        最后还是决定给盛羡点脸。

        谁让他长得帅呢。

        他记得她生日,还把她生日做成热点密码,那一定是暗恋她。

        暗恋一个人那么辛苦,她应该给他点糖。

        昨晚上她负能量最爆棚的时候,是他治愈了她,礼尚往来,她今天也应该让他开心一下。

        她可真是一个知恩图报善良贴心的美少女。

        陆惊宴毫不客气的狠狠地夸赞了自己一番,在被自己快要感动的痛哭流涕中,她翘班了。

        陆惊宴先去昨晚吃饭的地取车,车停了一整夜,停车费足足一百八十块钱。

        陆惊宴拿着微信扫码付款的时候,忍不住又感叹了声:烧钱。

        盛羡在的学校,就是以前陆惊宴上的大学。

        学校没太大的改变,虽然她好几年没进过校门,但还是轻车熟路的找到了盛羡上课的教室。

        正好放学,不少学生往外涌,陆惊宴逆着人群往教室那边走,隔了挺长的一段距离,她眼尖的看到了从教室里出来的盛羡。

        她加快脚步追上去,不知道是谁给盛羡打电话,他把手里拿着的电脑和书籍递给旁边一个像是助教的男生,然后就从前面的楼梯拐弯下了楼。

        陆惊宴一路跟过去,发现盛羡是往停车场那边走。

        停车场车辆挺多的,但是没什么人。

        盛羡一进停车场,就有辆车子车门打开,薄暮从里面钻了下来。

        两个人倒没远去,就杵在停车场旁边的一块空地上。

        陆惊宴真不是故意要偷听他们讲话,主要是她呆的地方,就在他们旁边的柱子后面。

        薄暮一见盛羡,就开门见山说了重点:“我合同,你为什么安排给了别的律师。”

        盛羡说:“程律师在这一块很专业,他经手过很多类似的合同,对你来说比我更合适。”

        “只是因为这个吗?”薄暮不太相信盛羡给出来的解释。

        盛羡并没有要回答她这话的意思。

        薄暮沉默了片刻,又说:“昨晚我看到你送她回家了。”

        “没别的事,我先走了。”盛羡大概是不太想跟人聊自己的私事,走的还挺干脆。

        薄暮急急的喊住他:“陆惊宴那个人我很了解,她不会喜欢你的,她就是把你当成一种东西,类似于商场里可以买到商品,她看上了就想要,根本不管你的想法,等她得到了,她就不稀罕了。”

        盛羡脚步停了下。

        “在她眼里,你就跟她以前交往过的那些男人没区别,都只是她的玩具而已。”

        盛羡顿了顿,走了。

        …

        一直等到盛羡离开了停车场,陆惊宴才从柱子后面绕了出来。

        她没吭声,懒洋洋的往柱子上一靠,从包里摸了一根烟。

        薄暮转身,刚想回车上,看到旁边站着的陆惊宴,愣住。

        陆惊宴咬着烟,一脸淡漠的垂着眼皮点火。

        她慢吞吞的抽了一口烟,抬头看了眼表情复杂的薄暮,笑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么喜欢在背后说人坏话。”

        薄暮抿了抿唇,神情有点僵硬。

        陆惊宴两根手指夹着烟举在耳边,漫不经心的吐了个烟圈:“你什么时候能像我这样不虚伪,想骂人直接当面骂,例如现在我就挺想骂你的……”

        陆惊宴冲着薄暮挺嚣张的骂了一串脏话:“婊、绿茶、长舌妇、不要脸。”

        薄暮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陆惊宴弹了弹烟灰:“你喜欢他?”

        薄暮心事被戳穿,眼神僵了下。

        陆惊宴掐灭烟:“从现在开始,你别喜欢了,他是我的。”

        薄暮:“你看上的就是你的?”

        陆惊宴理所应当的点了下头:“嗯,对。我看上的就是我的。”

        “我的,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别抢,别碰,别动,懂?”

        陆惊宴浑身跟没骨头似的靠在柱子上,上下打量了一圈薄暮:“为你好,抢你也抢不过我。”

        “昨天他不止送我回家,我还对他么么哒了,还送了他一颗小爱心,他凌晨三点钟还给人家发微信。”

        “……”

        薄暮看着满脸轻蔑的陆惊宴,攥了攥拳头:“陆惊宴,你少在我面前炫耀了,你真以为自己很吃香吗?那些男人看上的不过就是你这张脸和还不错的身世。”

        “你该不会真觉得会有人发自内心的喜欢你吧?”

        “那你大概是忘了,上学的时候,根本就没人喜欢你。”

        “大家都很讨厌你,都不愿意跟你做朋友,就算是你去讨好大家,大家都不爱理你。”

        “不只是大家,还有你爸爸,你妈妈,你叔叔,没有一个人是喜欢你的,包括盛羡,他也不会……”

        陆惊宴表情冷了下来,没等薄暮把话说完,她一把揪住薄暮的头发往下一拽,把她脸直接仰了起来:“想死吗?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