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东京城市流行在线阅读 - 第94章 大兔子

第94章 大兔子

        河合奈保子是非常非常忙的,每天似乎有无数的工作要做,无数的企划要参加。

        很多工作或者企划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有时候她只是过去亮了个相,打个招呼,唱首歌之类的就结束了。

        今天的工作也差不多,她要参加一个据说是个什么宣传活动。

        但跟之前稍微不同的是,上个活动结束后,到这个活动开始前,有一个较为长的等待和休息时间。

        这个情况还是蛮少见的。

        不过即使有所谓的空闲时间,她其实也是没办法闲着的。

        经纪人带着她来到后台的一间办公室。

        一进屋,就发现办公室已经有个人在了。

        嗯……或者说,已经有个兔子在了?

        的确是兔子,因为那个人此时此刻正穿着一身兔子玩偶装。

        是等下活动的工作人员吗?

        大兔子紧张的站了起来,跟河合奈保子以及经纪人打招呼。

        “啊,你好,抱歉,我这就出去。”大兔子用沙哑的嗓音说道。

        “不,不用出去,我知道你,你在这里待着就可以了。”经纪人说道。

        然后,他又对河合奈保子说道:“是这样的,我们这边只有一个人比较少的休息室,这位是每天固定在这里休息的,所以你不用在意,只要做自己的就可以。”

        “好……好吧。”河合奈保子只能说道。

        “来,把这些东西填了。”经纪人抽出了一大叠东西塞给河合奈保子。

        这些都是她未来要参加的综艺节目的调查问卷,基本上每个节目都要写。

        对忙碌的艺人来说,这种东西基本是填不完的。

        顶尖搞笑艺人可能并不重视这些,不靠这个,他们也能把节目做的很好看,但小偶像,演员之类的是非常需要填写的,很多能力不够好的小偶像跟演员,没有问卷的话到节目上基本什么也说不出来。

        河合奈保子坐下填了有五分钟后,大兔子则一直在角落中休息,这时经纪人站了起来。

        “那个……你先写着,我出去下,就在门外。”经纪人道。

        “哎?没事儿吧?”河合奈保子小心的看了大兔子一眼道。

        “没关系的,我就在外面。”经纪人道。

        河合奈保子这才稍微放下心来。

        经纪人出去了,休息室内安静下来,一时间她只能听到自己的笔在纸上滑动的声音。

        这样不太行啊,河合奈保子觉得还是应该说两句话,不然是不是太没礼貌了?

        所以她抬头问道:“请问……您是在这边工作的吗?扮演吉祥物?”

        “嗯……”大兔子瓮声瓮气的答道。

        “您可能更希望关灯休息吧?不好意思,我还要填些东西。”

        “没关系的,你不用管我。”

        “请问您之前认识我吗?”

        “认识的,我女儿很喜欢你。”

        河合奈保子听了放心不少。

        “那等下我给您签个名好了,就当我是感谢您借地方给我。”

        “好,谢谢你了。”

        有过这段对话,河合奈保子终于稍微放下心来,再度开始填写问卷。

        写着写着,突然间,“嘭!”的一声,办公室内暗了下来。

        “呀!”河合奈保子尖叫一声。

        她也不是特别怕黑或者怎样,休息室如果只有她自己的话,就算停电了她最多也就是吓一下而已,不可能尖叫出来。

        但现在休息室内可还有个人在呢,跟外人在一起本来就很让她忐忑,现在突然还停电了,她的脑海里不由得就想到一些袭击啦,骚扰之类的字眼儿……

        幸亏,这次停电只是很短暂的一瞬间而已,不到五秒钟,灯光再度亮了起来。

        河合奈保子抱着胸口满是惊恐的看向印象中大兔子坐着的地方。

        发现那个大兔子的坐姿跟之前并没有什么改变,这才放下心来。

        但放心归放心,河合奈保子仍然非常害怕,她站起来推开门出去寻找经纪人。

        没有经纪人的情况下,她还是太恐惧了。

        一推开门,河合奈保子就长出了一口气,因为自己的经纪人证在门口吸烟呢。

        “怎么了?”经纪人问道。

        “啊,没事儿……”河合奈保子终于放下心来。

        “你不进来吗?”她问道。

        “等我吸完烟就进去,没事儿,我就在门口,有什么问题你叫一声我就进来了。”

        河合奈保子只好再度进屋。

        待女孩儿坐下后,大兔子有些抱歉的说道:“那个……吓到了吧?公司的电力系统的确有些问题,经常会这样的。”

        “原来是这样的吗?”河合奈保子努力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再度开始填写问卷。

        然后没过两分钟,咔哒一声,休息室内又暗了下来。

        “呀!”女孩儿的喊声仍然很大。

        很快灯光再度亮起,大兔子仍然坐在那里没有动弹。

        “呼……”河合奈保子长出一口气。

        “不好意思……”大兔子道歉道。

        “没……没关系的……”河合奈保子这次总算没再移动。

        很快,第三次断电到来,这次河合奈保子终于没有尖叫出声,不过她也不再填写问卷了,而是就坐在那里,等待着后面可能会到来的断电。

        而这第三次断电,不远处坐着的大兔子终于有了动作。

        原本很规矩坐着的大兔子,趁着灯光暗下来的瞬间改变了自己的身体姿态,整个人靠到了后面的墙上。

        因为仍然没有移动,所以河合奈保子也终于不再害怕了。

        然后第四次。

        照例是几秒钟就再度亮起的灯光,然后大兔子又一次改变了自己的姿势。

        他举起双手放在头后,仿佛炫耀般衬托着自己的一对儿大耳朵。

        河合奈保子先是一愣,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怎么样,放松一些了吧?”大兔子问道。

        “嗯,谢谢你!”河合奈保子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断电的速度越来越快,很快第五次到来。

        这下河合奈保子已经彻底不害怕了,亮灯的瞬间,她再度看向大兔子。

        大兔子此时竟然站了起来,并未对着她,而是转过了身去站在桌子后面,他的屁股不停的扭着,屁股上的小尾巴随着扭动而不断晃动着。

        “哈哈哈哈。”河合奈保子终于笑了出来。

        很快,第六次断电到来。

        大兔子这次退到了墙边,上半身贴在墙上,下半身却仿佛融化般滑落在地。

        第七次,大兔子直接躺倒在地,胸口插着一根不知道哪来的胡萝卜。

        第八次,大兔子把脑袋摘了下来拎在手里,脖子那里,扮演者的脑袋却已经缩进了衣服当中,这让画面看起来有些恐怖。

        第九次,大兔子靠着墙倒立起来,神奇的是脑袋竟然好好挂在脖子上,并没有因为重力的原因而掉下。

        每次都换个姿势,显然是大兔子在故意搞笑,河合奈保子终于彻底放下心来,笑着看大兔子不停的换姿势玩闹。

        然而到了第十次,这次的停电稍微长了一点,但河合奈保子已经不害怕了。

        然后灯亮了。

        大兔子的兔脸突然来到了河合奈保子面前,大脑袋距离女孩儿的脸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啊!”即使之前已经不害怕了,这次也依旧太近了,河合奈保子猛然向后退去,双手却伸出来推向大兔子的脸。

        在河合奈保子整个跳起来躲开的瞬间,大兔子的脑袋也被她推掉了。

        有女儿的中年男人的脸出现在河合奈保子面前。

        嗯?这张脸,这个大叔是不是太年轻了?

        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张脸她认识啊!

        这……这是……林乐!

        女……女儿个鬼啊!你这死骗子!

        头套掉了的林乐闭着眼睛,撅着嘴巴,似乎在索吻般凑了过来。

        稍微冷静了一些,但还是有些害怕,又突然放下心来的河合奈保子,眼看着林乐的脸慢慢靠近,马上就要真的亲在自己的脸上了。

        然后就在这个瞬间。

        pia!女孩儿直接给林乐来了个“糊你熊脸”。

        连林乐也有点愣住了,如果是松田圣子的话,扇这么一巴掌太正常了,但河合奈保子……

        “啊……”连女孩儿自己也被刚刚的行为吓到了,她伸出手想摸摸林乐的脸却又收回了手,两个人可不是那么亲密的关系。

        林乐的反应很快,他捂着自己的脸,可怜兮兮的说道:“人……人家只是想见见你,想让你开心一下嘛……”

        “对不起……”河合奈保子感觉自己快哭了,她真不是故意的,也完全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非常开心,只是在刚刚那个瞬间,她突然就没做任何考虑出手了而已。

        “我很开心的,我真的是很开心的!”河合奈保子说道。

        “那……那我要报仇!”林乐捂着脸,似乎非常羞耻的说道。

        “好!你……你也来打我一下吧!”河合奈保子站在林乐面前扬起了头。

        “那……我可打了哦!”林乐举起了手。

        “来……来吧……”女孩儿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颤抖着,等待着林乐的耳光。

        颤抖着的眼帘缝隙中,河合奈保子看到林乐举起了手。

        她终于完全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