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东京城市流行在线阅读 - 第51章 第二首以及第三首……《卒业》

第51章 第二首以及第三首……《卒业》

        的确,相也慎二演唱的这首《卒业》,歌词可谓极尽反叛嚣张。

        “有礼节,认真什么的都去见鬼吧。”

        “不断的抵抗,不断的挣扎,想要早点自由。”

        “把校舍的窗户全部打碎。”

        尤其是那句:“老师,你是柔弱大人的代言人吗?”,更是说尽了十七八岁叛逆少年的反叛之心。

        歌好,相也慎二唱的也好,之前披露的两首歌曲都是夏日热烈类型的相也慎二,却在这首歌当中展现了自己的潜力,充满力量的声音完美演绎了这首原本要85年才发行的歌曲。

        近藤真彦也听了一会儿,很快确认道:“这首歌绝对是林乐的作品,不然那个主唱不可能唱的这么好,他们绝对练了好一段时间才能唱好!”

        这首《卒业》确实挺难唱的,不仅是要求唱功,更要求感情,近藤真彦觉不相信相也慎二能在段段时间里就唱好这首歌。

        几个人在心中笃定的时候,高处萩田光雄同样非常的惊讶。

        他也听出了相也慎二对歌曲的熟悉,所以很快就确认了这首歌是林乐的作品。

        “没想到他的心中还有这种叛逆心理在?明明是年轻的人,竟然能做出如此多种类的歌曲,这还真的太有潜力了,令人嫉妒啊……”

        虽然萩田光雄也参与了比赛,但他的心思跟别人是完全不同的,他已经是成名编曲家,参加这个活动只是玩票,而且他自己也没把名字告诉给评审,他其实只是写了首歌自我感觉不错,然后随意参赛而已,真正把他的歌曲名字透露给评审的是近藤真彦,甚至直到现在,他也仍旧对身份被泄露一事一无所知。

        一曲《卒业》结束,221乐队在掌声中走下了舞台,这首歌的质量很好,如果是单纯的隐约比赛,绝对有争夺冠军的资格,但掌声中,萩田光雄,近藤真彦都有些疑惑,在毕业季,直播现场的舞台上,拿出如此叛逆的一首歌,真的能拿到冠军吗?当大家都颂扬着毕业季的樱花,少年少女的眼泪,最后一天课程的依依不舍之时,你却如此叛逆,虽然标新立异了,但未必所有人都会喜欢啊……

        “林乐选这首歌做参赛曲目,有些太标新立异了,果然还是年轻啊,缺少经验。”近藤真彦已经觉得自己赢定了,尤其是有萩田光雄在,林乐这样的作品不可能拿冠军!

        接下来近藤真彦的乐队也上台唱了两首不错的,但并非萩田光雄创作的作品,等他们下来后不久,很快林乐那边也再度登场了。

        “他们又上了,听听吗?”乐队这边的创作者问道。

        “你们听吧,我去下洗手间好了。”近藤真彦对林乐的表演已经没什么兴趣了,他甚至已经在考虑等下怎么嘲讽林乐,甚至更以后的,怎么去邀请松田圣子了。

        一个人走近洗手间,关上门后外面的声音陡然小了不少,近藤真彦站在小便池前滴滴哒哒的释放着内存,直到……

        “砰”!的一声,洗手间的门被撞开了。

        “喂!”

        “怎么了?!吓我一跳!”近藤真彦觉得自己的尿都被憋回去了,尤其是看到闯进来的人是自己乐队的乐手后就更是生气了。

        “你……你快听!”己方乐手却并没有在意近藤真彦的生气,而是指着外面,大声喊道。

        近藤真彦凝神一听,大开的洗手间门,让外面的隐约清晰的传了进来,这是……

        清亮又干净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入近藤真彦的耳朵。

        这是……!?

        “是林乐乐队的那个叫河合奈保子的!她也上去唱歌了!”

        “什么!?林乐的乐队不是只有相也慎二是主唱吗!?”

        近藤真彦凝神听歌,发现这首歌的水平竟然同样不差!

        ……不,何止是不差,这首歌的水平跟前一首歌相比同样优秀!

        “这首歌也是林乐的吗!?”近藤真彦问道。

        “我……我不知道啊,但这首歌的投稿者不是之前那首《卒业》的philoctetes,而是一个叫糯米人的!”

        “糯米人?没听说过……”

        近藤真彦再度凝神听下去,发现这首歌跟林乐之前的歌曲,以及前面那首充满了叛逆跟反抗的卒业又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风格。

        前面那首歌叛逆到甚至有些疯狂,令人听了以后充满愤怒,而这首歌呢,歌手空灵美好的声线仿佛在述说一个少女即将毕业时的惆怅与温柔……

        “这绝对不是同一个人的作品吧?!即使再怎么天才,他有可能同时写风格区别这么大的两首歌吗!?而且这歌词……也太好了吧!”

        前面那首尾崎丰的《卒业》当然也很好,叛逆的情绪通过歌词完整表达了出来,然而这首齐藤由贵的《卒业》,则是由筒美京平谱曲,由松本隆作词的特殊经典,它经典的地方在于,正常来说都是先有作曲家的曲子,然后作词家才去填词,而这首歌则是反过来,松本隆先写了非常漂亮,充满诗意的词,然后再由松本隆谱曲的。

        “啊啊,人们说如果不在毕业典礼上哭的话就是冷漠的人,但我只是想把泪水留给更悲伤的瞬间……”

        “唱得真好……”近藤真彦的身边,属于他乐队的那个男生忍不住自言自语道。

        是啊,唱的的确是好,齐藤由贵在唱这首歌的时候是比较空灵,甚至是有点“飘”的感觉的,而河合奈保子的演绎,虽然空灵仍在,却并没有飘的情绪,而是更多了一种干净的惆怅感,前者仿佛一个高冷女神的淡淡愁绪,后者则是个对谁都温柔的邻家班花对暗恋着的少年的述说。

        不能轻易说二人的版本谁的比较好,只能说是各有千秋罢了。

        “不应该的,这首歌绝对不应该是林乐的,只能说咱们的运气不太好,刚巧遇到了更好的作品。”

        “那……我们要怎么办?”

        “再看看,看看萩田光雄先生的歌唱出来之后的效果!”

        带着满满的不爽回到后台,那边221的第二首歌也带着观众席上的掌声走下了舞台。

        河合奈保子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刚刚的表演只听掌声也知道是颇为成功的。

        又过了两组表演后,工作人员来通知近藤真彦上台,而巧合的是,这次不只是近藤真彦,同时工作人员还喊着要林乐的221准备,下一组又是他们上场。

        近藤真彦心中有些不爽,怎么221这边登场次数比他还频繁,有这么多人指名他们表演嘛?

        这次近藤真彦要唱的就是萩田光雄的新歌了,歌曲的名字叫《毕业的代价》,既然是以毕业未主题的比赛,肯定会有很多叫类似名字的,比如林乐这边,虽然马上要进行第三次登场,但近藤真彦能听到,林乐那边第三首歌也是叫《卒业》,只是这次的名字,“卒业”后面还跟着一串儿英文而已。

        萩田光雄是个特别优秀的编曲家,但作曲嘛……

        不用林乐,老实说就连近藤真彦都能听出来,旋律老套,缺乏惊喜,虽然编曲方面做的花团锦簇令人印象深刻,但没有优秀的作曲,只有优秀编曲的最终效果就是个口水歌而已。

        以今天比赛的风格,以及现在的音乐圈,尝试崭新东西的进取心来考虑,这首曲子的真实能力可能要比那些明显还不成熟的尝试之作好点,但跟林乐那种制作水平相比却远远不如。

        近藤真彦一边唱一边就想,这么下去不行啊,这首歌……面对221的那两首歌,并没有绝对能取胜的自信啊……

        一曲结束,下台的时候近藤真彦注意到,台下的评审老师们都低着头,甚至没有一人抬头看他,是在羞愧吗?不敢给这首歌打分?

        其实这些评审也是头疼,萩田光雄来了面子不能不给,但林乐唱的那两首歌实在是好,以至于现场气氛方面,那两首歌跟其他歌曲已经明显分开了等级。

        更令人担心的是,那两首歌看起来是有潜力由艺人演唱,发行唱片,甚至成为a面曲的,如果这次比赛给了萩田光雄冠军,到时候人们一看,哦,冠军曲的质量其实不怎么样甚至没发行,反而是后面的歌曲发行了,这不仅是丢人,萩田光雄的事儿也肯定被暴露出去啊!

        那时候,恐怕从萩田光雄本人,到评审,再到整个比赛的组织者都会挨骂。

        带着满满的不爽下了舞台,林乐则带着221乐队跟他们擦肩而过,双方都没有说话,甚至连对视都没有,甚至近藤真彦也没兴趣考虑松田圣子的事儿了,他现在的心中满是不解,为什么呢?为什么这一届小小的比赛,会有接连两首足以发行单曲唱片,甚至可能流传历史的优秀作品呢?

        就在他满脑子都是这些的时候,舞台上,221乐队今晚表演的第三首歌前奏已经响起。

        嗯……嗯?

        又是女声演唱的!?

        近藤真彦忍不住转过身紧走两步,来到了舞台边上,那里其实已经聚了不少人,因为前两次上台,221都获得了满堂彩,所以这次登台,早早的就已经有人等在那里了。

        近藤真彦忍不了那么多,他有些野蛮的推开人群,来到了最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