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交锋

第四十一章:交锋

        魏宝福对陌生异性直白的关心还有些不习惯,虽心里有些不自在,面上却无甚波澜,得体的回道:“多谢侯爷关心,我身子已无碍,在喝下最后一副药,大概也就痊愈了。”

        毕竟对方是关心自己的身体,魏宝福还是感激的,旁人一点点的关心,她都会记在心里,虽不至千恩万谢,但必要的时候,她都会还回去。

        荣延宗淡笑着点头,他的眼睛里虽有审视,却并不过分,魏宝福能感觉到,也只当他是正常的好奇,分寸拿捏的极好,倒也不觉得难以忍受。

        萧展却是感觉不到此刻有些古怪的气氛,他直接开口说道:“快让我把把脉,这好不好的,你俩说了也不算,我复诊完就知道了。”

        山柱心里默默为萧军医默哀,果然,荣延宗有些不悦的看了他一眼,嘴角还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来,萧展丝毫没有察觉到,自顾自的走到魏宝福身边。

        魏宝福倒是很喜欢他这样直来直去的性格,配合的伸出手腕,当萧展将手搭在她的脉搏上,荣延宗只觉得异常刺眼,他有着极强的占有欲,虽不至于到病态的地步,但也极不喜欢旁人触碰他心仪的人或物。

        直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对哪位女子这般上心过,越是在意越是谨慎,荣延宗就是这样的人,他装作不在意的站在旁边看着,一时间也无人说话。

        等到萧展收回手,语气轻松的说道:“你无事了,待会儿把最后一副药喝了,就当是固本培元了,你之前就有些郁结于心,如今郁气散开了很多,想开就好,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只要能好好活着,什么都会挺过去。”

        魏宝福浅笑着点头,她自从跟汝兰谈过之后,心底的那些结也都解开了,知道一切都是母亲自己的选择,知道她与父亲合葬在一起,知道姨母帮她承担着所有,虽对姨母感到歉疚,却也释然了很多。

        荣延宗适时的开口道:“郡主可是有什么烦心事,若是需要帮忙,在下定当竭尽所能。”魏宝福一怔,总觉得这人似乎有些格外热情,却还是真诚的说道:“多谢侯爷,我目前一切都好,之前不过是有些问题想不通。”

        毕竟两人这是第一次见面,魏宝福还做不到跟他如同朋友般谈天说地,余顺瞧出了自家主子的不自在,适时的开口说道:“主子,如今这时辰正好可以用午膳,您可有什么安排?”

        他意有所指的看了荣延宗一眼,魏宝福立刻明白过来,笑着说道:“侯爷与萧军医若是不嫌弃的话,可否留下来用膳,我这里虽还没有收拾妥当,却也是可以招待你们的,只要你们不嫌弃饭菜简陋就好。”

        萧展早上多睡了一个多时辰,早膳用的也晚,此刻一点也不觉得饿,正想开口拒绝,荣延宗率先开口道:“我们都是行伍之人,行军打仗中,什么样的东西没吃过,只要能果腹就行,多谢郡主款待。”

        萧展气的就差吹胡子瞪眼了,他可是想早些回去配药的,山柱适时的拉住他,陪着笑脸站在一侧,虽他们动作隐蔽,却都被余顺瞧在眼里。

        他垂下头,掩下眸中的深思,轻声问道:“郡主,这厨房的人还不知道您的饮食习惯,可有什么要特意吩咐的?”主仆俩是极有默契的,余顺这话的意思,不过是问她要不要将马铃薯做的吃食端上来。

        魏宝福有些犹豫,这镇北侯能手握重权绝不是泛泛之辈,若是让他尝到了马铃薯的滋味,只怕会生出旁的心思,可若是遮遮掩掩的倒也没有必要,毕竟马铃薯的产量还无人知道。

        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荣延宗正好捕捉到了,他回已和善的笑,魏宝福有了决定,笑着开口说道:“侯爷,我这里有下人送来了一些新鲜的吃食,虽不是多珍贵,却是新奇物种,若您不介意,可愿意品尝一二。”

        荣延宗也知道,康平郡主虽是行宫长大,却也不会缺衣少食的,能让她说新奇的,那估计是真的没吃的玩意儿,很是配合的说道:“那可真是不错,我这张嘴也是极爱吃的,只要是好吃的,都愿意尝尝。”

        魏宝福有自己的考量,勇毅侯府一直处在被压制的状态,淑妃虽然有才能,却被围困于宫闱,很多事情都做不了,指望四皇子自己搭建班底,那也是需要时日的,若是镇北侯站在四皇子身后呢,那样一员猛将,谁不心动。

        虽然有自己的目的,魏宝福却不会明晃晃的说出口,那样就是真的蠢人了,她不介意与之较好,毕竟有了交情一切也都好商量了。

        两人都有着自己的心思,一时间谁也不会说破,倒也相处融洽,中间有萧展陪着插科打诨,倒也不觉得时间过去的慢,等到珍珠带着丫头婆子们将菜品都端上桌,连原本并不觉得饥饿的萧展,也下意识的咽口水。

        “郡主,这东西叫什么?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吃过不少稀奇古怪的食物,这玩意儿还真没见过呢,瞧着倒是味道还不错的样子。”

        魏宝福虽是主人,可毕竟是女眷,并没有与他们同桌而食,而是用屏风隔开,她坐在里间,虽隔开了,却也是不耽误说话的,魏宝福笑着说道:“军医不妨尝一尝味道,这东西是从海外传过来的。”

        萧展的兴趣更浓了,“感情这还是漂洋过海到来的东西,确实要好好尝尝。”他毫不客气的直接塞进自己的嘴巴里,咀嚼了两下,很是满意的点头。

        “这玩意儿口感不错,吃了还挺抗饿。”萧展也就是个俗人,首先想到的还是饱腹的问题,荣延宗吃着马铃薯,若有所思的问道:“郡主,你那里可还有多余的?我觉得这东西要是带进军中,充作粮饷那定是极好的。”

        果然,荣延宗的反应并没有让魏宝福失望,俗话说放长线才能钓大鱼不是,你想利用人家,首先你自己得有资本,没有足够多的好处,谁又会愿意与你掰扯呢。

        “让侯爷失望了,这马铃薯运过来的并不多,您也知道,船只能漂洋过海的安全抵达已是不易,能带的物资自然有限,不过,我打算自己试着种植一些,想要瞧瞧产量如何,这事还只是我的一个设想,还需侯爷替我保密一二。”

        荣延宗眼眸中的精光一闪,他可以确定,这姑娘是个聪慧的,却也不愿意顺着她的意思来,总是要为自己谋些机会的,毫不客气的说道:“保守秘密也不是难事,哪怕要我帮忙都成,只不过,我却是要收些好处的,不知郡主能否应允。”

        魏宝福看不见他的神情,此刻却感觉到这人有些难缠,有一瞬间的犹豫,但想到他手中的权势,想到四皇子的势单力薄,想到母亲与姨母的牺牲,她到底还是屈服了。

        有些不情愿的说道:“那侯爷想要什么?”话语里满是委屈,该示弱的时候,魏宝福可不会硬撑着,男人对着说话软和一些的女人,总是会多包容一些的。

        不等荣延宗说话,吃的很满意的萧展帮着开口道:“你一个大男人,有的吃不就行了,何苦为难人家小姑娘。”这话倒是显得荣延宗小家子气了。

        他倒也不生气,声音平和的说道:“你不懂,这可不是欺负,明明就是双赢,郡主若是不介意,我想知道这马铃薯的种植进度,你可以与我写信,以及马铃薯成熟后,优先将果实提供给我,当然了,我会给你银钱购买,不知是否可行?”

        荣延宗可没有让魏宝福吃亏的意思,他不过是想多增加一些两人接触的机会,哪怕见不着面,相互写个信也是好的,久而久之,两人熟悉了也就好了。

        魏宝福还未说话,玲珑就抢先对着她说道:“郡主万万不可,您毕竟是长时间陪着太后娘娘的,先不说这信要如何送,若是被人知道了,您的名声该如何是好,毕竟,镇北侯是男人,他无所谓,可您呢,既没有父亲护着,又没有兄弟张罗.........”

        这一番话说的好不可怜,荣延宗听得有些不悦,他哪里不知道,这是人家侍婢,嫌弃他在外的名声了,却也端的住,并不着急开口,他想先听听魏宝福的意思。

        魏宝福脸上带着满意的笑,玲珑这番话说到了她心坎上,虽想着与他交好,魏宝福并没有打算牺牲自己的名声的,毕竟她答应过祖母,会找个合适的男人嫁了,若是名声不好,她还能有什么选择。

        “侯爷,我家侍婢虽说的有些过了,却也不无道理,若是您想知道进度,不妨派一个丫头到我府上询问,倒不必特特写信了,毕竟信件要是落在旁人手中,那也算是证据了,若是让人知道,难免会说闲话。”

        荣延宗又岂是好打发的,他坚持道:“郡主多虑了,我们不过是写信谈正事,并无其他的,况且,我有法子让人抓不住把柄,派个丫头虽省事,可我身边却没什么聪明伶俐的丫头,比不得您身边的两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