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碰巧

第三十七章:碰巧

        启祥宫,皇帝端坐书桌前,桌上堆满奏折,他一边批阅着,一边时不时瞧一眼身侧的淑妃,淑妃正捧着书,津津有味的看着,丝毫不在意皇上的目光。

        接连看了几眼,皇上得不到回应,将手中的奏折重重往桌上一放,有些生气道:“爱妃,你为何都不看朕,莫不是当朕不存在。”

        淑妃原本正看的入神,皇上这一番动作,将她吓了一跳,她将手中的书放下,嗔怪道:“皇上莫要孩子气,您是在批阅奏折,处理的那是国家大事,臣妾怎敢打扰呢。”

        皇上听了这话脸色稍缓,直接伸手将她拉进怀里,靠近她的脖颈吸着她身上的香气,只觉得异常满足,却没发现淑妃眼中的厌恶。

        过了片刻,淑妃拍拍皇上的肩,柔声说道:“皇上忙了这么久,也该歇息歇息了,臣妾去小厨房看看,让人准备些皇上爱吃的膳食可好?”

        皇帝满足的叹口气,松开淑妃,低声说道:“先不忙这个,朕听说康平丫头去了皇陵,你可有什么想法?”皇上状似无意的把玩着她的手指。

        淑妃虽厌恶这样的试探,却也知道怎样从容面对,柔声说道:“那孩子去祭拜父母也是应该的,这是她孝顺,若是她看都不看,皇上不会觉得她心狠吗?”

        皇上不在意的笑笑,一把将她搂紧,认真的问道:“你可恨朕?毕竟是朕让你离开亲生女儿,害得她从小就没有母亲照拂,在母后手里长大,朕的母后啊,那可不是个慈祥的老太太。”

        他的话里有试探有讽刺,淑妃面不改色,似乎已经习惯了他这般说话,很是平静的说道:“这是那孩子的命不好,有娘生没娘养,我与她母女情分少,况且,皇上不也答应臣妾了,日后臣妾以姨母的身份照顾她,那孩子皇上也知道的,看着坚强,实则内心柔弱呢。”

        即便是中间隔着很多东西,皇上也不能昧着良心说魏宝福不好,她确实进退有度,风华绝代,仿佛将父母的所有优点都长在身上,皇上打心底里厌恶不起来。

        “你啊,说到底,还是朕欠了你们母女,让你们无法相认,等她回来你好好安抚安抚,只要她不跟着母后胡闹,朕还是愿意宠着她的,多养一个女儿也没什么不好。”

        这话里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淑妃心里明明白白,她笑的妩媚多情,“瞧皇上说的,您是康平的亲大伯,我是她的亲姨母,咱俩可不就跟她的父母一样,咱们不疼爱她,谁来疼爱她呢,别说傻话了。”

        她表现的就像是一个,完全的依赖信任着自己丈夫的小女人,皇上拥着她,也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最普通的丈夫,没有什么皇帝也没有淑妃,他们就是最相爱的夫妇。

        皇上渴望这样的感情,此刻,他觉得自己得到了,到目前为止,也只有淑妃能让他有这样的感觉。

        将皇上安抚好,淑妃慢悠悠的走出书房,虽是脸上带着笑,可齐珍却看见了她眼里的冷意,“咱们去小厨房看看吧,今儿有什么新鲜的食材?”

        齐珍不着痕迹的瞧了一眼周围的宫人,笑着说道:“御膳房那边送来了一些上好的羊蝎子,说是这个天儿吃正好。”淑妃点点头,“陪本宫去瞧瞧吧。”

        主仆二人一唱一和的说着无关紧要的废话,等到周围没人时,齐珍才低声说道:“皇陵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汝兰跟郡主在屋中单独待了一个多时辰,郡主是红着眼眶出来的。”

        淑妃叹息一声,“那孩子太聪明,到底还是都知道了,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姐姐只想让她平平安安长大的。”此刻的淑妃才是真实的,她的眼里有着深深的担忧。

        齐珍悄声安慰道:“娘娘,郡主不是那等没有成算的姑娘,她也该知道您的苦痛了,不能什么时候都由您一个人承担着,奴婢听说郡主手里银钱有不少,她知道了真相,日后也能多帮帮四皇子,这都是好事。”

        淑妃转身给了她一耳光,低声训斥道:“这样的话轮不到你说,我与姐姐只想让宝福过上平凡幸福的日子,从未有让她冒险的心思,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若是以后再这样不分尊卑,本宫绝不饶你,你该知道本宫的手段。”

        齐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着头小声求饶道:“娘娘恕罪,都是奴婢口无遮拦,奴婢并无二心,也是想着娘娘跟四皇子能更轻松一些。”

        淑妃森冷的目光看向她,不屑开口道:“这是第二次了,你若是再对康平不敬,想着算计她,本宫就直接要你的命,汝兰倒是很适合代替你,本宫可没什么不习惯的。”

        这话让跪着地上的齐珍瑟瑟发抖,她是知道所有事情的,若是不能在主子身边伺候,只怕也活不成了,“奴婢记住了,必不敢再犯,谢主子饶命。”

        淑妃转身离开,并不去看她,淑妃的心很小,只装得下自己的亲人,一个下人,她可以重用信任,也可以给予她权利,却不会给她蹬鼻子上脸的机会。

        魏宝福回到温泉庄子,当夜就病倒了,或许是因为受到的刺激太大,又或许是最近都没有休息好,总之这场病有点来势汹汹,这温泉庄子并没有随行的太医,珍珠玲珑急的都快哭了。

        看着脸色苍白的魏宝福,她的嘴里不时的喊着爹娘,两人心疼不已,珍珠焦急道:“这可怎么办啊,郡主如今病的这么重,若是没有大夫,只怕要熬不过去啊。”

        玲珑又何尝不知,她强自镇定道:“我记得当时太后娘娘高烧,郡主是用烧酒为她擦身退烧的,你先吩咐丫头婆子们准备,给郡主擦拭着,我去附近找找,看看有没有大夫在。”

        叶峰一直守在门外,瞧见玲珑要出去找大夫,就想跟着一起去,玲珑拒绝道:“叶护卫,郡主身边由您守着才是最安全的,咱们不能本末倒置,我单独出去没有问题。”

        叶峰明白了她的意思,毕竟这山庄里并不全是他们的人守着,若是有意外情况,还需要叶峰镇守,他也不在勉强,转身回到门外守着。

        另一边珍珠听了玲珑的话,如同有了主心骨,立刻行动起来。

        这周围虽说有几家庄子在,可到底主子们不常来,有大夫的概率极低,玲珑一连敲了三四家门都没有大夫。

        “怎么办,郡主可不能有事啊。”淡定如玲珑,也忍不住着急的哭了,她正打算回庄子守着自家郡主,却突然听到了一阵马蹄声,下意识的停住脚,赶紧跑到路边的大树后躲着。

        荣延宗骑在马上,一路疾驰,他身上风尘仆仆,脸上却不见一丝疲态,行军打仗的人,眼睛最是毒辣,玲珑虽躲在了大树后,但荣延宗还是瞧见了。

        他勒住缰绳,放慢速度,厉声问道:“何人鬼鬼祟祟躲在此处?”跟在他身后的军医萧展还有山柱,也都停下了马,四处寻找。

        玲珑听见问话,下意识抬头去看那人,虽有些羞囧,但看清他的脸后,还是主动走了出来。

        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福礼,开口解释道:“奴婢乃是前面芙叶山庄的侍婢,我家主子受了风寒,高热不退,这才出门寻找大夫,若有冲撞,还请大人赎罪。”

        玲珑也是见过世面的,虽不清楚几人的身份,但见他身上的衣袍配饰都不是凡品,无品级的官员是没有资格穿戴的,这才开口解释。

        荣延宗虽不是什么乐善好施的人,却也不是什么见死不救的冷心肠,他在此处也有一座庄子,虽听说康平郡主到此处来,也不曾多想,毕竟就算他跟来了,人家也不会轻易让他见到。

        哪知到了晚间,军医萧展登门,想要他帮着找一处清净的地儿配药,荣延宗在之前的大战中,中了埋伏,虽险胜,却也身中剧毒,好在军医萧展医术高明,如今毒素去除的七七八八,就剩这最后一点余毒,需要一位特殊的药引才能清除干净,好不容易找到药引,想着早日解除后患,一行人连夜来了温泉山庄。

        荣延宗淡声道:“你若放心,我身边这位军医倒是可以去问诊。”萧展不悦的皱皱眉,嘟囔道:“你都不用问我的意见吗?就这么随便替我做决定?我又不是你家山柱。”

        荣延宗也不搭理他,直接望向玲珑,此刻他还不知道,玲珑便是康平郡主的侍婢。

        玲珑激动道:“多谢大人,我家主子就在山庄内,还请您跟我一同进去。”

        荣延宗并不拖延,跟着玲珑往山庄走去,萧展敢怒不敢言,只得乖乖跟上去,山柱着急开口道:“爷,要不小的先将马牵回回咱们自己的庄子安顿,在吩咐婆子们准备些酒菜,如何?”

        “对对对,还是山柱这小子懂事,我到现在还没用膳,肚子都叫唤了。”荣延宗点头答应,将手中的缰绳交给山柱,玲珑在一旁有些不自在,毕竟是她麻烦了人家,想着一会儿要好好招待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