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探听

第二十八章:探听

        两人一直看着魏宝华离开的背影,直到什么也看不见了,这才准过头,魏宝珍笑着开口问道:“康平妹妹何故要将长姐打发走?不喜她远着些也就是了,没必要做的那么明显。”

        魏宝福不在意的笑笑,“姐姐多虑了,我不过是懒得应付,索性直接将她挤兑走,虽有些小家子气,倒也能图个心里痛快不是,谁还没点小脾气呢。”

        姐妹俩都是聪明人,说话也不需要绕圈子,魏宝珍这会儿倒是有些喜欢她的直接了,可该劝的还是要劝,委婉开口说道:“妹妹以后还是不要贪图这一时之快了,长姐虽然城府不深,但她记仇爱脸面,日后少不得要找你麻烦了。”

        若不是想要跟魏宝珍打听事情,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得罪魏宝华,魏宝福感激点头,“多谢堂姐提醒,我倒是不怕她找麻烦,堂姐若是没事,不妨到我屋里坐坐。”

        魏宝珍也没有拒绝,带着贴身侍女跟着魏宝福往偏殿走去,慈宁宫的偏殿很是宽敞,虽不及正殿奢华,却也别有一番韵味,魏宝珍笑道:“果然,皇祖母真是打心底里宠爱你,瞧这里面的摆设,哪样拿出去都是精品,也幸亏长姐没看到。”

        魏宝福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毕竟她自己手里就有不少这样的稀奇摆设,除了摆出来好看,也没旁的作用了,“堂姐若是喜欢,改明儿我送你几件,旁的我没有,这些小物件倒是有不少。”

        魏宝珍捂嘴轻笑,“我倒是忘了,咱们康平郡主是个有银子的主儿,这便宜我要是不占,那可就傻了,你可别光嘴上说,我可等着你送呢。”

        魏宝福本就是大方的性子,难得有个投契的小姐妹,自然不会吝啬,“你若是不介意,日后便唤我珍姐姐吧,叫堂姐未免有些生分了。”

        端慧公主可不是跟谁都这么好相处的,她虽偶尔也会出宫参加那些贵女们办的宴会,但除了外祖家的表姐妹们,外人一般都不是很爱搭理,主要还是那些贵女们都心眼子极多,她也不爱应付。

        “珍姐姐这个称呼极好,日后咱们相处的日子多着呢,确实不该见外。”魏宝福也是愿意以诚待人的,虽然现在很多情况都不明朗,但端慧公主不论是她自己,还是愉妃娘娘,都是聪明人,多来往倒也不妨事。

        “福妹妹若是有什么事问就直说吧,我身边的茱萸是个嘴严的,绝对不会出去乱说。”魏宝珍知道,挤兑走魏宝华肯定是因为有事,她也就不兜圈子了。

        “姐姐想多了,我确实有些事情想要跟你打听,倒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珍姐姐若是知道,不妨多跟我说说淑妃跟四皇子的事情,你也知道,我们之间关系有些特殊,勇毅侯府那边又有些小动作,我总是要多知道一些,心里才能有底的。”

        魏宝珍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愉妃很多事情都会告诉她,对于魏宝福父母的那些事,她也知道一些,心里也为她遗憾,但她跟淑妃母子进水不犯河水,平日里也都客客气气相处着,很多事情,她也不是很清楚。

        “珍姐姐,主要是昨日家宴,我远远的瞧了四皇子一眼,他母妃虽与我不太亲近,但到底我们要比旁人血缘关系近一些,日后也免不了要打交道,所以我想多了解一些他的事情。”

        魏宝福见她没开口,一时着急,又多说了一句。

        魏宝珍一听是这个,笑着嗔怪道:“我还当你想知道些什么呢,还犹豫着,这要是不能告诉你的话,我到底要不要说,你问四弟,那就没什么可隐瞒的了。”

        “说实话,我冷眼瞧着,四弟如今虽小,但却是兄弟几个中最聪颖的,他虽有些爱玩,却做事极有分寸,是个难得的好孩子,要我说,你也该与他多亲近亲近,毕竟皇祖母不可能护着你一辈子,咱们虽然出身宗室,可日后出嫁,还是得有个能依靠的娘家人不是。”

        魏宝珍这也是说的肺腑之言,魏宝福笑着点头认同,“珍姐姐有所不知,我虽对淑妃并无什么深厚的感情,但却是极愿意与四皇子来往的,我瞧着他跟三皇子年岁相差不了多少啊。”

        魏宝福也不好直接问出口,很多事情虽然宫里的人都知道,稍一打听,她就能知道自己想知道的,可她刚进宫,不知道被多少双眼睛盯着呢,稍一有动作,只怕就被有心人看在眼里了,万事还是小心谨慎的好。

        “四弟与三弟也只相差了几个月,我记得四弟是冬月二十三出生的,那时我虽还小,但却还记得,当时淑妃娘娘好险难产,似乎里面还有皇后与姚贵妃的手笔,那会儿太小,倒也不记得太多事情了。”

        魏宝福默默在心里计算着,母亲当时察觉到有孕约莫是在2月里,若真是母亲所出,那四皇子应该是九、十月份的生辰,不应该是冬月的。

        “听说那时候淑妃娘娘足足养了大半年才好,还伤了身子骨,日后不能有孕呢,父皇为此还发了好大的火,那段时间宫里人心惶惶的,生怕惹了父皇不快。”

        魏宝福有些怅然,她自确定淑妃就是她的姨母之后,就在想她的母亲是否已经去世,虽然祖母分辨不了这姐妹俩,或许勇毅侯府的人也分辨不出来,但是魏宝福可以,因为她清楚的记得,母亲的眼睛与姨母是不一样的。

        姨母能成为如今的淑妃,那么皇上肯定也是没区分出这姐妹俩的,那母亲又是如何李代桃僵的呢,若是姨母没有怀孕,那根本骗不了宫里的御医,可若是怀孕了,那姨母所生的孩子在哪里呢。

        仿佛一个谜团接着一个,魏宝福眉头紧皱,魏宝珍有些好奇问道:“福妹妹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对的?”魏宝福摇摇头,追问道:“那我外祖母家可曾派了人来照顾娘娘。”

        “自然是有的,而且不止一个呢,那段时间谁都说宫里以后是淑妃娘娘的天下了,好在淑妃娘娘不爱主动招惹人,倒也没什么大矛盾。”

        魏宝福心里大概有了整件事情的脉络,一定是母亲在父亲去世后悲痛欲绝,一面想要保住腹中的遗腹子,一面还要抵抗皇上的骚扰,隐藏怀有身孕的事实,她记得,姨母常常爱藏在母亲院子里看书。

        母亲想要瞒过旁人容易,但一定无法瞒住姨母,那个时候,能拯救母亲的似乎只有姨母了,一想到这些,魏宝福只觉得心寒,姨母是下了多大的决心代替母亲呢,母亲生下弟弟后,又去了哪里呢,是不是,有可能她还活着呢。

        魏宝福很想去问淑妃,但随后她便打消了念头,若是母亲还在,绝对不会忍心看姨母忍受这一切的,魏宝珍见魏宝福满脸沉思,也不打扰她,她站起身静静的打量着屋里的陈设。

        虽然还没有确切的证据,但魏宝福的直觉告诉她,事情大概就是她推测的这般了,否则,祖母不会那么厌恶淑妃,她以为淑妃就是母亲,却不知,她的母亲,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

        勇毅侯府是否知道这一切呢,魏宝福有所怀疑,姨母最亲近的人是母亲,若是她为了母亲,肯定不会对勇毅侯府全盘托出,只怕全世界都将姨母当成了母亲吧。

        压抑着心头的苦涩,魏宝福勉强笑了笑,对着魏宝珍说道:“多谢珍姐姐告知,我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也不知道怎么跟大家相处,日后还要珍姐姐多教教我。”

        魏宝珍笑眯眯说道:“瞧你说的,都是自家姐妹,不必说这些见外的话,四弟是个好孩子,我昨儿瞧着,他也是极喜欢你的,你若是愿意,可以多去找找他。”

        魏宝福半真半假的说道:“珍姐姐也知道,祖母极不喜欢淑妃,我若是经常去找他,只怕她老人家就要不高兴了,我也只能偷偷私下与他来往。”

        魏宝珍也能理解,毕竟她与太后一起长大,两人的感情很重,肯定会把太后的感受放在首位,“你放心吧,我不会在祖母面前多嘴,四弟那孩子也是小心谨慎的,倒是你要防着长姐作妖,其实其余几个也都不是好惹的,你万事要小心。”

        若不是真心喜欢魏宝福,魏宝珍也不会多说这些话,到底还是希望她好的,两个小姑娘都是早慧懂事的,平日里能遇到个看对眼说得上话的人很难。

        “珍姐姐放心,我有什么不懂的,肯定会去请教你,到时候你莫嫌弃我多事就好了。”魏宝福也不在纠结母亲的事情,如今只是猜测,她过多的情绪只会是负担,倒不如先放下。

        魏宝珍笑着说道:“我怎么会嫌弃呢,你无事也可多找我说话的,我估摸着祖母那边也快结束了,咱们过去看看吧,我与我母妃说好了,中午要陪她一起用膳,若是没陪着她,又该折腾了,日后时间长了你就知道,我母妃是极好相处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