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后续

第二十四章:后续

        殿内所有人都还来不及反应,就被魏宝福这利落的身手给惊到了,谁都没有想到,看起来这样娇弱婀娜的小姑娘,居然会这样利索。

        皇上看着魏宝福的眼神意味深长,太后仿佛自己经历了一场生死,她先确认魏宝福毫发无损,这才怒不可遏的说道:“来人,给哀家将这个贱人拖出去打死,简直反了天了。”

        太后急促的呼吸着,仿佛下一秒就要因为缺氧而晕厥过去,她处在盛怒的状态,这是人人都看的出来的,冯嬷嬷一边帮她顺着气,一边劝慰她。

        “祖母,孙女无事,事情总是要先弄清楚才好处理,这宫里什么人都能随随便便跑出来玩刺杀吗?日后有样学样岂不人人自危,还请皇伯父为侄女做主。”

        魏宝福知道,今天这件事她不能善罢甘休,若是她软弱一些,只怕皇后母子就要将她生吞了,果然,不等皇上开口,皇后率先发话了。

        “康平郡主言重了,在你没来之前,宫中可是从未发生这样的事情的,这汤侍妾可是说了,你杀了她父亲,人家也是替父报仇,这你们之间的私仇,要让皇上如何替你做主呢,总不好让皇上以势压人吧,这传出去,咱们皇室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太子也没有想到汤侍妾会这么决绝,这件事他肯定也要惹一身骚了,赶忙跪下道:“母后说的极是,平日里汤侍妾温柔小意,对父皇母后也是极恭敬孝顺的,此事绝对是情非得已。”

        魏宝福轻轻拂了拂宫装的宽大衣袖,仿佛要拂去什么恶心的脏东西,面对这母子俩的夹击,她丝毫不显怯懦,面不改色的说道:“太子殿下维护自己的枕边人本无错,可您到底是一国储君,格局未免小了些。”

        她毫不胆怯,如同站在自己闺房般自在,不等太子抢白,继续开口说道:“即便是我杀了她父亲,那么请问在坐的各位,我堂堂郡主,杀一个将全家卖身与我的奴才,可有违背律法?”

        淑妃捏着帕子,适时的笑着帮腔,“可不是嘛,谁规定杀了奴才,这奴才的家人还可以找主子报仇的,若都是这样,那咱们可都睡不安稳了。”

        魏宝福倒是没想到淑妃会在此刻开口帮她,她只淡淡的看了一眼,微微颔首以示感谢,并未给她过多的表情。

        汤侍妾被宫中御林军压制着,她恶狠狠的说道:“我父亲虽是你的奴才,可他兢兢业业为你打理铺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居然说杀就杀,这是何道理?”

        皇上也不出言制止,他倒是想看看,这丫头还有何能耐,魏宝福坦然一笑:“你说错了,他兢兢业业可不是为我,赚的银子除了贪墨的部分,可全都孝敬给了太子,是也不是?”

        最后一句话直指太子,太子的脸色有些尴尬,抢夺自己堂妹的钱财,确实有些不地道。

        皇后的脸色也异常难堪,她是真的不清楚还有这么一回事,她只以为,太子是看中了汤侍妾的容貌。

        汤侍妾不死心的说道:“孝敬太子有何错,他是一国储君,我父亲这也是尽忠职守,况且,你与太子也是嫡亲的堂兄妹,给他给你有何区别?”

        魏宝福如同看傻子似的看她一眼,也不搭理她,笑着问太子:“太子堂哥,是不是您也这么想的,我原以为,只有那目不识丁的平民百姓会去抢夺隔房兄弟家的财产,原来,我大昭皇室也有这样的规矩呢,这铺子还是我母亲的嫁妆呢,本就是留给我的私产,若这都留不住,那我可真的没法活了。”

        这话里的讽刺意味极重,魏宝珍看的好笑,忍不住用帕子遮住嘴,一旁的愉妃没好气的拍拍她,要她注意形象,太子哪里愿意坐实抢夺隔房堂妹财产的名声,自然是要辩解的。

        “堂妹未免说话太过刻薄了,到目前为止,都是你说的,可没有证据证明钱财是我拿的,孤虽是太子,平日里也大度,可也不好什么都往孤身上栽赃。”

        皇后赶忙在一旁帮腔道:“可不是,我们太子平日里最是仁义,本宫瞧着康平郡主无父无母,还想着日后要多多疼惜一些,谁知道,她居然如此不识好歹,真是让人伤心呢。”

        母子俩倒也不傻,魏宝福也不慌,她面无表情的说道:“谁让我是无父无母的孤女呢,身边也只有祖母一人疼惜,即便是手里有了账册,只怕也是无人与我做主的了。”

        语带哽咽,却倔强的不肯落泪,淑妃虽知道她是装的,却还是觉得心里异常疼痛。

        她也带着哭腔说道:“皇上,平日里不管她也就算了,可如今都欺负成这样了,你让臣妾这个做姨母的,如何能心安,日后又如何面对地底下的人?”

        皇上一怔,他最是见不得淑妃哭的,赶忙开口道:“你莫要哭了,朕自会处理,先将这侍妾捂嘴拉出去打死吧。”

        汤侍妾一脸惊恐,她本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可真到了这时候,却也是恐慌的,她绝望的看着太子,期望太子能救她,太子却低下了头,回避着她的眼神。

        魏宝福藏在衣袖下的手,下意识的握成拳头,她还是不习惯这样随意剥夺别人的生命。

        “宝福丫头,朕知道你受委屈了,太子年轻做事不稳妥,也是有的,但他到底是你堂兄,咱们自家事自家处理,你想怎么惩罚太子都成,朕一定给你出气。”

        皇上到底还是维护自己儿子的,一国储君,他代表的也是皇上的颜面,这当做家务事处理,不过就是想要息事宁人了,魏宝福又能如何。

        魏宝福的眼泪说来就来,就这么顺着脸庞滑落,看的人心疼不已,太后最先哀嚎起来:“哀家的宝福啊,这是造了什么孽,回来就受这么大的委屈,这要我们祖孙俩怎么活。”

        太后这么一哭闹,殿内的嫔妃儿女们又看着,皇上略显尴尬,他也知道自己做的有些直白了,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宝福啊,你最是懂事,应该知道皇伯父的难处。”

        魏宝福倔强的抬起头,眼泪含在眼眶要落不落,她带着哭腔说道:“宝福能理解皇伯父,宝福不需要惩罚太子堂兄什么,只是希望,日后能自由回我的郡主府,只有在那里,宝福才能感觉到,宝福也是有父母疼爱着不受人欺负的。”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魏宝福自然要为自己争取更多的自由,皇上这个时候倒是不好拒绝。

        他严肃的说道:“朕也能理解你的心情,这事朕答应了,一会儿朕赐你一块令牌,你可自由出入,但母后离不了你,你也要多陪在她身边才是。”

        这是肯定的,魏宝福从未想过长期的住在郡主府,恭敬的点头答应。

        皇上接着说道:“你放心,太子借了你的钱财,朕让他双倍还回去,另外朕还要送你一个温泉庄子,就当提前给你置办嫁妆了,可千万不要伤心了,你祖母该心疼了。”

        皇上在乎的是自己的脸面,太子有没有能力偿还这笔钱,那是皇后操心的事,他不在意,太子一听这话脸都白了,他想拒绝,可皇后一个严厉的眼神投过来,他只得闭上嘴巴。

        这样的补偿魏宝福是满意的,人不能太贪心了,还是要见好就收,她擦掉眼泪。

        一脸平静的说道:“多谢皇伯父替我做主,宝福感激不尽,太子堂哥若是有困难可以跟我明说,能帮的我一定帮,如今汤掌柜管的那铺子,已是亏空了大半,还请太子堂哥早日将钱还上,我也好周转一二,毕竟这些都是我安身立命的东西。”

        皇上听懂了她的话,对着太子说道:“朕给你十日时间准备,若是十日之后你还没还清,朕在找你算账,你可听明白了?”

        太子还能如何,只得憋屈着躬身应诺,瞧着事情差不多告一段落,魏宝珍笑着走到魏宝福身边,“好了好了,事情了了就好,父皇送的温泉庄子可是南郊的那一座?有空咱们可是要一起去做客的。”

        皇上笑着点头,“就是那一座,能不能去做客,要问你宝福妹妹了。”魏宝福也是见好就收,也不会一直耷拉着脸,带着淡笑回道:“去做客是肯定没问题的,等我安顿好,一定请兄弟姐妹们去玩玩。”

        早在一旁看了半天的四皇子,这个时候终于等到机会了,他笑着说道:“那可不能少了我,宝福姐姐,我也是要去玩的。”

        魏宝福看着魏启,总觉得他的眼睛特别像那个爱背着她到处跑的父亲,看见四皇子,仿佛就看见他站在自己眼前,实际上两人的五官并没那么相像的。

        她天然的就对魏启有一种好感,那是一种她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此刻也不好多想,顾忌着太后的感受,她并未多说,只淡笑着点头答应。

        魏启不免有些失望,这个姐姐他是极满意的,临危不惧又能随机应变的与太子争锋,这样的姐姐他打心底里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