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家宴(上)

第二十二章:家宴(上)

        皇上闻言猛然回头,他看着太后,若是太后刚回宫就被皇上气病,还闹到请太医的地步,那么明日的早朝只怕他就要被御史啰嗦了。

        “母后不必多虑,一切以母后的身体为主,朕这边还无人敢放肆。”皇上连说话的语气都柔和不少,太后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过头牵着魏宝福的手。

        “宝丫头,你扶哀家躺下,一会儿就好了,皇上政务繁忙,哀家就不耽误你时间了。”太后不想解释,她不在乎皇上此刻会想些什么。

        皇上握了握自己被松开的手,装作毫不在意的背到身后,他仿佛才看到魏宝福,仔细打量起来,魏宝福容貌出色,虽美却不是咄咄逼人的那种艳光。

        瞧着倒有几分眼熟,原本对她淡淡的不喜,倒是减弱了不少,“康平今年就要及笄了吧?”皇上仿佛漫不经心的问道,太后握着魏宝福的手一紧。

        魏宝福低着头,先将太后扶上床,然后恭敬的蹲身行礼,“回皇上的话,臣女年底就要及笄了,刚才太过担心祖母,失礼之处,望皇上见谅。”

        此刻太后转危为安,皇上也恢复到之前的从容淡定,很是散漫的靠坐在椅子上,托腮看着魏宝福,轻笑道:“起来吧,你不必在朕面前拘谨,你与你母亲的眼睛极像,朕的四皇子也像他的母亲呢。”

        魏宝福并没有见过四皇子,听这话,却觉得他仿佛有言外之意,却又不好在此刻表露出来,只含糊道:“淑妃与我母亲是嫡亲的双生姐妹,我们俩人相像也情有可原。”

        “你坐下吧,朕还记得,你父亲曾跟朕说过,他要为你举办一场盛大的及笄礼,如今他人虽然不在了,但你还有朕这个大伯,你的及笄礼,朕一定会给你好好办。”

        魏宝福有些纳闷,这皇上对她的态度,似乎与之前的猜想有些出入,难不成因为她的容貌,让皇上爱屋及乌了,魏宝福不敢多想。

        谨慎回答道:“多谢皇上,宝福如今过得很好,别无所求,只要祖母能健康长寿,咱们这一大家子人都好好的就成。”皇上听了这话哈哈大笑起来。

        “果然还是女儿贴心,你父亲若是还在,定宠你如珠如宝,有你在母后身边陪伴,朕也就放心了,日后就直接唤朕皇伯父吧,即是一家人,就莫要见外了。”

        太后一直再旁边默不作声的看着,她很想打断两人的对话,可此刻不行,若是宫中传出皇上不喜郡主的流言,对她们并无好处,只能按捺下性子,静静听着。

        张德旺早就领着太医过来了,他进来时听见皇上的笑声很是诧异,控制着音量说道:“皇上,太医到了,可否马上给太后把脉。”

        太后下意识的想拒绝,皇上却先开口道:“把人带进来吧,太后旅途劳顿,凤体有些违和,让太医请个平安脉吧。”这么一番话就把事情定性了,不过是常规的请平安脉,谁又会说皇上不孝气病太后呢。

        太后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皇上,眼里仿佛带着陌生的审视,她这才彻底的意识到,这个人是一国之君,不是她可以冷待的那个孩子了。

        太医恭敬上前把脉,过了片刻,斟酌着开口说道:“太后年岁已高,一路上难免有些疲劳,微臣开些药调理一二就可以了,并无大碍。”

        这太医也是人精,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他极有分寸,太后明明是怒火攻心,却被说成是疲劳所致,好在她此刻也平静下来,并不会因为太医的谎话生气。

        “晚上的家宴,可会有影响?”这场家宴是皇上特意吩咐的,目的也是宣告众人太后的回归,不管是太后还是皇上都不想无故缺席,太医恭敬说道:“只要不饮酒,早些离席,并无大碍。”

        两人都放心了,等太医告退,皇上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笑着说道:“一会儿朕陪着母后去前殿,康平多留神照顾,想来母后也不会有大碍,朕的皇子公主们可是都想着见祖母呢。”

        太后虽不愿与皇上虚与委蛇,可此刻朝着利于她们的方向发展,她不得不妥协,“哀家也好久没见过孩子们了,如今都长大了,太子也到了该选太子妃的年纪了吧。”

        皇上似乎不是很喜太子,脸上的笑容淡了很多,“太子的婚事,自有皇后操心,朕若多过问了,只怕皇后该不安心了。”这么一句话,太后也听出了这夫妻二人的关系如何。

        “毕竟是一国储君,皇上还是要多上些心,哀家的宝福也该好好寻摸了,皇上可有什么好的想法。”太后想要知道皇上会不会插手这件事。

        皇上看了魏宝福一眼,她虽漂亮,却有本事让自己低调的隐于人后,“这件事母后就莫要当着孩子面说了,免得她难为情,母后若是有合适的人选,可先让朕看看,公主郡主们嫁人可不比皇子娶妃,总是要多慎重一些的。”

        这样的态度,是要插手的意思了,太后并不觉得多失望,只淡淡的点头,魏宝福心里早有准备,她不是杞人忧天的性子,什么事情都等发生了再做打算也不迟。

        皇上一进慈宁宫,这后宫的大小主子们也都得到了消息,这是一个信号,最起码大家伙都知道了,这太后还是不能轻易得罪的,至少皇上那里还是有些情分在的。

        到了定好的家宴时间,各宫的主子都带着孩子提前到场了,虽说皇上不贪美色,可这一聚到一起,人也不少,五位皇子三位公主也都早早的到了。

        太子身边更是带了一位侍妾伺候,这样的家宴,带一位没品级的侍妾,虽算不上出格,却也有些不成体统,皇后见了很是不悦。

        四皇子魏启满脸笑容,如同最普通的半大小伙,逗弄着身旁的五皇子玩儿,兄弟二人很是和乐,如今姚贵妃还未出来,三皇子独自一人不免有些失落,瞧着殿内的情景很是不高兴。

        大公主魏宝华伺候在皇后身侧,她的生母只是一个分位低下的贵人,原来还是皇后的贴身侍女,并无娘家依靠,母子三人都只能依附着皇后生存。

        她瞧见魏宝珍和魏宝玥交头接耳的说话,不免有些意难平,低声在皇后耳边说道:“母后,如今二妹妹跟三妹妹已经长大了,怎可以如此没分寸,在这样的场合还说悄悄话编排人,若是让外人瞧见了,岂不是有损我皇家威严。”

        皇后现在可没有功夫跟她闲扯,没好气说道:“人家的母妃都是出自世家,自有她们教导,你别成日盯着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有空多做做正经事。”

        魏宝华被皇后这么一训斥,心里更加憋屈了,皇后看了一圈,低声问道:“本宫怎么没瞧见你二哥,他又去哪鬼混了?”

        二皇子跟大公主从小就养在皇后身边,他们虽养在皇后身边,却从未得到很好的教养。

        皇后如同养小猫小狗一样,有空了叫到身边逗逗,他们的生母又是胆小怕事的,轻易不敢得罪皇后,因而这两人,虽是皇室子孙,却毫无气度。

        二皇子不学无术,早早的就被皇上放出去开府,虽只有十七岁,却是个只会吃喝玩乐的废物,平日里也极少进宫。

        “回母后的话,我也不知道二哥去哪了,他向来混不吝,父皇也不管他了,咱们就由着他吧,倒是太子哥哥怎么把汤侍妾带过来了,近日女儿听说这个狐媚子很得太子哥哥宠爱,这要是传出去只怕不大好啊。”

        皇后一个冷眼望过去,“有什么不好的,堂堂一国储君,有个把侍妾实属正常,你莫要在那里危言耸听。”大公主最是害怕皇后发怒。

        “这不是太子哥哥要选妃嘛,若是传出去,只怕那些贵女就会不乐意了,我也是为了太子哥哥好。”大公主虽是个蠢货,说的却也不是没有道理。

        皇后有些烦躁的揉揉额头,低声说道:“你去太子那边,让他把那个狐媚子送走,莫要让皇上看到。”皇上对太子日渐不满,皇后不是不知道。

        大公主轻声应诺,站起身往太子那边走去,太子此刻美人在旁,略有些心不在焉,瞧见大公主过来很不耐烦,魏宝华也不啰嗦,直接将皇后的吩咐说了出来。

        汤侍妾好不容易求得太子同意能来参加宴会,她都安排妥当了,岂会愿意走,拉着太子的衣袖,泫然欲泣,娇滴滴的说道:“殿下,您都答应妾身了,一会儿咱们回去,我还要好好伺候您呢。”

        这话里的言外之意,魏宝华听了只觉得脏耳朵,可太子在一旁,她不敢多言,太子想到两人商量好的事,邪魅一笑,拧了拧汤侍妾的小脸,油腻腻的说道:“你放心,孤答应你的事,绝对不会食言。”

        转过头看着魏宝华,很是不客气的开口:“你跟母后说,孤自有分寸,你多劝劝母后,莫要搬弄是非。”

        魏宝华瑟缩一下,不敢多言了,太子性格暴躁,身上戾气很重,平日里表现的很和善,实际上很爱动手打人,魏宝华深有体会,不敢随意惹怒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