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祖孙交心

第十九章:祖孙交心

        杜娘子抬头望着眼前的姑娘,她深深的看了一眼,似是想要将她的样子记在心里。

        “主子,最迟三年,杜鹃必会去找您,到时候希望您能接纳我。”

        魏宝福见她再次强调这件事,可见她是真的下定决心了,不由的也认真起来。

        “你愿意来投奔我,我自然是接纳的,只是,不管你要去做什么事,切记不可冲动,万事要想好后果,多为孩子考虑考虑,她若没母亲照料,未来就难说了。”

        魏宝福身边并不缺人使唤,可这襁褓中的小丫头却是不能没有母亲的,杜鹃深深的磕下头,心悦诚服道:“主子仁善,我自当小心行事,还望主子珍重。”

        其实,魏宝福更希望她能安安心心的留在自己身边,好好把女儿抚养成人,这世上最需要她的,还是那个孩子,但她不会强人所难。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钱嬷嬷低声说道:“主子若是不放心,何不派人跟在她身后,这样有什么事,也能帮个忙。”

        魏宝福摇摇头,“随她去吧,这路啊,还是要自己走,我又不可能看顾她一辈子,尽我所能给与她帮助也就行了。”

        今日在场的一众宫女嬷嬷,谁都没有想到,将来这个杜家娘子,会给自家主子多大的助力,如今只是感慨,这世道女人难生存,不免想到自己,各自感怀。

        赵景深倒是特意打听了后续,得知魏宝福赠杜娘子钱财,还放杜娘子独自带着孩子离开,不免觉得她有些天真,虽有善心,却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姑娘,觉得自己还是高看她了。

        身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赵景深最忌讳的就是有人能影响他的情绪,他也感觉到自己给了魏宝福太多的关注,想要强压下多余的念头。

        对于根本不在意的人,谁会在乎他想什么呢,魏宝福自然是不知道赵景深想法,即便是知道了,大概也只会一笑而过,而如今她更在意的是,祖母能不能心平气和的与皇上见面。

        得到太后车撵就要入宫的消息之后,皇上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淡淡的交代皇后率后妃们到宫门口迎接,他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给足了太后情面。

        自然,太后也未奢望皇上能来亲迎,到了宫门口,看到皇后等人迎接,她还是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若是她回宫,连个迎接的人都没有,只怕日后难以服众了。

        王皇后最是会做表面功夫,见太后车撵停下,她面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很是恭敬的上前行礼。

        “臣妾率众后妃恭迎太后,太后万福金安!”皇后一出声,身后的妃嫔俱都跪下行礼,淑妃此刻很想看清太后身边那姑娘的脸,但此时不是她可以放肆的时候,只能按捺下心。

        魏宝福自然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失礼的,她恭敬的避过众位妃嫔的礼,恭敬的半蹲下来。

        太后漫不经心的扫视了众人一眼,见到淑妃时,特意停顿了片刻,她的眼里似是含着寒光想要将人射穿,皇后自然是没有错过这一幕。

        她不着痕迹的弯了弯唇角,压下眼底的笑意,太后淡声说道:“免礼平身吧,哀家不过是个被人厌弃的老太太,哪里值得你们在这里等候。”

        皇后站起身,赶忙走到太后身边,小心的搀扶着太后手臂,很是温柔的说道:“太后怎可如此说,咱们皇上最是孝顺不过,您亲手将他抚养成人,怎会是被人厌弃的老太太,您要这么说,那臣妾就是大不孝了。”

        太后还是听不得这些个虚伪做戏的假话,不免有些烦躁,可如今她已没了甩袖走人的底气,只能耐着性子周旋。

        “皇后自然是好的,可架不住有些人最是心狠手辣,表面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不定怎么编排哀家呢。”说完还意有所指的看了淑妃一眼。

        淑妃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只静静的站立一旁,柔弱是如同一朵盛世白莲,仿佛风轻轻一吹,她都要受惊。

        魏宝福始终低着头,她能感觉到众人若有似无的打量目光,虽略有不适,却也能稳得住。

        皇后听了这话更是高兴了,果然太后就是回来讨债的,至于找的是谁,如今已是很明显的,倒是这淑妃也太过沉稳了,丝毫不见她动怒呢。

        “若是有人心里这般想,那简直就是罪大恶极,凌迟处死都不为过。”皇后倒是会煽风点火,恨不得太后此刻就对上淑妃,最好让她在大家面前下不来台。

        魏宝福却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她适时的上前说道:“祖母,您的身子还没康复,这宫门口风大,咱们该回去歇着了。”

        康平郡主是戴着围帽的,不免让众人有些失望,但光听这清灵的声音,却也是可以想见,这是个极为出众的姑娘。

        “这位是康平郡主吧,可怜见儿的,如今都这么大了,倒是难得的有孝心,可惜,只有咱们太后心疼着,淑妃妹妹也该好好说说这勇毅侯府,到底是嫡亲的外孙女,哪有不闻不问的道理。”

        皇后这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给淑妃难堪了,魏宝福虽对淑妃感情复杂,却也是她们两人之间的事情,她可不是能让人当靶子的傻姑娘。

        “皇后娘娘言重了,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想来淑妃这么一个外嫁女,也是管不了娘家的事了,更何况,我堂堂宗室郡主,身边又有嫡亲祖母照料,若还说可怜,那这世上就没几个是幸福的了。”

        魏宝福声音虽不紧不慢,却让人觉得有股子锐气,似是告诉在场的众人,她不是谁可以轻易拿来当箭使的,皇后倒是没想到,这跟孤女没什么两样的康平郡主,居然有此魄力,不免多看了一眼。

        淑妃压下笑意,心头觉得无比畅快,此刻却是什么都不能表露出来的,太后生怕王皇后恼羞成怒,要拿自家宝福逞威风,不等她说话,立刻开口说道:“哀家有些乏了,想要回慈宁宫歇息,那里可曾收拾好。”

        皇后压下心里的不愉,仍是面带笑意的说道:“回太后的话,慈宁宫皇上早就吩咐臣妾收拾好了,只不过,委屈康平郡主住在偏殿了。”

        魏宝福笑着说道:“只要能跟祖母在一起就好,住哪里都无所谓,多谢皇后费心了。”魏宝福虽不打算吃闷亏,却也并不是事事要强的。

        这一来二去的,在场众人也就大概摸清了郡主的性子,虽还没看到脸,但却是个有脾气不好惹的,大概是被太后宠爱的缘故,倒也不好轻易招惹。

        魏宝福扶着太后上了宫内的轿撵,隔绝了众人的目光,魏宝福轻轻舒了一口气,太后安慰的拍拍她的手,轻声说道:“宝丫头做的很好,就是要拿出郡主的派头来,你本就身份尊贵,何须看别人眼色行事。”

        魏宝福只觉得异常疲惫,这宫里的女人,每一句话,似乎都藏着言外之意,她很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可有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

        “你可看到淑妃了,她与你母亲长的一模一样,见到她,不用刻意回避,只当她是个远房亲戚就好,这女人心思深,你莫要被她骗了。”

        太后也是未雨绸缪,魏宝福依偎在太后怀里,轻声说道:“祖母,我都知道的,您莫要担心我,倒是您自己要压住脾气,一切等咱们搞清楚了在说吧,淑妃那里,您也莫要故意刁难了。”

        太后听了孙女的话,只觉得心里异常难受,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可最后还是哽在喉咙里化成一抹叹息,“宝丫头,你什么都不知道,祖母现在也都不能告诉你,你只要记住,淑妃就是个贱人,她就算是死都难消我心头之恨,你莫要与她亲近,更要离她生的那个贱种远远的,你一定要答应祖母。”

        太后的眼里满是恨意,话语也很是坚决,魏宝福压下心里的酸涩,她始终都还记得小时候的那抹温柔,她始终也不愿去接受那样的结果,她想知道真相,想要搞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祖母的心情她也无法忽视,她知道这一次,她逃避不了,苦笑一声,“祖母,孙女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若是一切情有可原呢,若是一切都是迫不得已呢。”

        太后嘲讽一笑,“这世上有很多选择,淑妃那般的自甘下贱,绝不是什么迫不得已,她做得出来,就要承受哀家的怒火,如今她已经逍遥了十几年,该是还债了,你若不答应,哀家就再也不见你了。”

        魏宝福知道太后说的是真话,她无法伤害祖母,只得开口道:“祖母放心,我绝对不会跟淑妃亲近,若真有事情我一定以祖母为先,但我也不想轻易与她为敌,毕竟她与我母亲有些渊源,一切都还是等水落石出再说吧,祖母,您莫要让仇恨蒙蔽了双眼,我的恨意并不比您少,只是,我们都要冷静些,不能被有心人利用了。”

        虽听到的话不是让自己满意的,可太后也知道,这已是自家孙女的底线了,她也不想看着她为难,无奈的点头答应,“你安心吧,即便是有恨意,但那也没有你的未来重要,哀家都有分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