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一章:初始

第一章:初始

        立秋过后,接连下了几场雨,带走了酷暑的炎热,早晚寒凉了很多。

        建章行宫处在群山环绕绿树葱葱的半山腰,本就是皇室宗亲的避暑之地,因着这雨,倒显得更加清冷了。

        丹桂苑的正房内,魏宝福披散着长发,拥着薄被靠坐在床上,满脸都是劫后余生的惊恐。

        大概这前世死亡的恐惧,她是难以释怀的了。

        好在她很会掩饰自己的情绪,身边伺候的人都察觉不出什么。

        掀开薄被,魏宝福慢悠悠的下床,走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水一入口,魏宝福下意识的眉头微皱,水是凉的,有些惊人。

        她骨子里就不当自己是什么金尊玉贵的人,并不觉得难以忍受。

        “主子,可用奴婢们进屋伺候您梳洗?”

        许是听见屋内的动静了,门外传来冰心恭敬的声音。

        虽然魏宝福如今跟着太后住在这离皇宫甚远的行宫,但她身为宗室贵女,日子倒也不难过。

        毕竟她是当今太后唯一的嫡亲孙女,哪怕如今的帝王只是太后的养子,她过得那也是人上人的日子。

        只是她受上辈子的影响,对自己的隐私空间看的格外重,并不喜欢身边人不分昼夜的贴身伺候。

        “进来吧”

        魏宝福的声音还带着睡醒后的沙哑,语气却是温柔平和的。

        如今这建章行宫里只有两位主子,康平郡主在这些宫人眼里,却是位温和而又不失威仪的主。

        话落,魏宝福身边的两位大宫女冰心玉壶打头,一众小丫头端着一应器具紧随其后。

        进屋的人虽多,却并不喧闹嘈杂,她们都是把规矩礼仪刻进骨子里的人。

        魏宝福看着她们的动作,不禁想起前世她拍摄的古装剧,跟她们的规矩礼仪相比,那些简直就是闹着玩。

        皇室的权力与威严,又岂是没见过真章的人能想象的出来的呢。

        魏宝福安然端坐,由着冰心玉壶伺候着,直到穿好衣裳,她才轻舒一口气。

        望着铜镜中模糊的容颜,魏宝福有片刻的失神。

        玉壶双手灵巧的替她梳妆,笑见状着说道:“主子,您的容颜更甚从前了,等回了京城,只怕没有贵女能与您争辉........”

        冰心闻言立刻出声打断。

        “快住嘴吧,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看主子还是太宠着你了,什么话都说。”

        冰心生怕魏宝福伤心,毕竟,如今这建章行宫的人都知道,太后与郡主能不能回宫还是未知数呢。

        魏宝福抿唇轻笑,脸颊上梨涡浅浅,容颜更甚三分。

        “不必如此,我若是因为这话就难过生气,那也太脆弱了。”

        这话魏宝福是对着冰心说的,冰心哪里不知道自家主子和善,在她眼里,自家主子就没有不好的,却偏偏受到宫里这般冷遇,有时候她都觉得心疼。

        玉壶性子活泼,平日里魏宝福也不多拘束她们,她虽是有些莽撞,却也是心思玲珑的。

        故作轻松的说道:“咱们主子的光芒,是没人能掩藏的,现在这样,也只是暂时的”

        这话魏宝福身边伺候的人都认同的,毕竟主子荣光,她们才能有前程。

        屋里静了一会儿,魏宝福只浅笑着,并未开口。

        钱嬷嬷正好掀帘子走进来,面色平静,先是恭敬的给魏宝福行礼。

        魏宝福赶忙让冰心将她扶起,也不说什么不必多礼的话,守着规矩来对谁都好。

        钱嬷嬷站起身,脸上看不出喜怒,眼神犀利的扫了屋子里的大小丫头一眼,丫头们都瑟缩着低下头。

        很显然,这个时候钱嬷嬷过来,必是有话要说的。

        魏宝福挥手将丫头们打发出去,玉壶机灵的守在门外。

        冰心则是熟练的给自家郡主端上温热的蜂蜜水,钱嬷嬷走到魏宝福身侧。

        “刚才太后那边的冯嬷嬷派个小丫头过来递话,说是太后娘娘心情欠佳,或是因着宫里送过来的消息,还请您去多宽慰几句。”

        魏宝福将嘴里的蜂蜜水咽下,秀气的用帕子擦拭嘴角,眉头不自觉的拧紧。

        “那今日就去祖母那里用早膳吧,我这里的小厨房总是比不上祖母那儿的。”

        钱嬷嬷应诺,躬身去扶自家主子,她虽是郡主的奶嬷嬷,却也是偷偷将郡主当成自己亲闺女爱重的。

        太后娘娘最近有些心浮气躁,这建章行宫的大大小小事宜,也多是郡主操心,她又岂会不心疼。

        魏宝福边走边在心里打着腹稿,看起来依然是云淡风轻,仿佛没有什么事能让她慌张失措。

        太后屋内此刻却是气氛压抑,总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冯嬷嬷看到魏宝福笑着上前行礼,心里也是略微松了一口气。

        太后娘娘从年轻那会儿就脾气急躁,若不是出身高贵,先皇真心疼爱,只怕也活不到如今。

        可自从当今圣上继位,太后所出的亲子廉亲王意外过世,太后的嫡亲血脉仅存康平郡主后,她一反常态变得平和内敛,连身边伺候多年的冯嬷嬷也有些看不透她了。

        因着魏宝福并没有提前差人来说要过来用早膳,此时太后已经独自用膳。

        看到自己嫡亲的孙女过来,她放下筷子,神色松缓些许。

        “快些陪我坐下,莫要多礼了。”

        魏宝福也不矫情,在这世上,如今最疼爱她的,只有眼前的祖母了。

        “让宫人们都下去吧,咱们祖孙俩吃个自在,也让孙女伺候您一回。”

        太后并无反对,挥挥手淡淡道:“你们都出去吧。”

        下人们鱼贯而出,不一会儿,屋内就只剩下了祖孙两人,魏宝福也不着急说话,先夹了一个小巧精致的饺子尝了尝。

        馅儿是素的,味道却是极鲜,也不知道是怎么调的馅儿,魏宝福也只爱吃,却是不喜欢动手做的。

        “你这丫头倒是淡定,冯嬷嬷早就给你透话儿了吧,你也不必来开导我,咱们祖孙俩蛰伏的够久了,好不容易等你长大,哀家也要为你的前程拼一拼了。”

        对自己亲近的孙女,太后倒是不想遮遮掩掩。

        魏宝福放下筷子,轻笑道:“祖母一心为我打算,我自是知道的,可跟我的前程相比,我更在乎祖母,日后我若能顺利出嫁,还想接您一起去住呢。”

        太后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来,“你啊,也不知道害臊,都是快及笄的人了,还这样口无遮拦,这点倒是像我了,可像我有什么好呢,到头来连亲儿子都保不住。”

        她的声音满是悲凉,指甲也不自觉的陷进了肉里,魏宝福连忙上前,心疼的将她手指拨开。

        “祖母,若是父王还在,看到您这样,该心疼了,他是多孝顺的人啊。”

        “是啊,我儿会心疼。”太后的神情略有些恍惚。

        魏宝福蹲在她身前,心疼的替她揉手,太后看着她,抽回手,温柔的摸摸她的头。

        “祖母无碍了,你快起身坐下。”

        看着她坐下,太后才继续开口道:“宝儿,如今你年岁渐长,我本想舍下老脸找皇上下旨让我们回宫,谁知.........”

        想到皇帝的回信,太后又有些气血上涌。

        “祖母莫气,您觉得自己主动给皇上写信已是做低伏小,可皇上却并不这么认为,若我没猜错,您的措词应该也并不软和吧。”

        对太后来说,她是被自己亲手养的狼狠狠咬了一口,她怎么还会对他软言软语的说话,能不在信中指责谩骂已是好修养。

        魏宝福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她开口道:“祖母,即便是心中再有不忿咱们都不能表露出来,示弱并不是真的软弱,那只是暂时的屈服,只有回到宫里咱们才能做更多的事。”

        太后已是心如死水,想着她的前半生何等骄傲啊。

        魏宝福看着很是心疼,可她们祖孙未来的平静日子,只能如此细细谋划。

        这辈子虽不能事事顺遂样样称心,魏宝福却还是感激的,至少她还活着,还有真心疼爱她的祖母。

        虽也有麻烦缠身,可她始终坚信,一切都会好起来。

        等太后缓和下来,魏宝福斟酌着继续开口。

        “若孙女推测不错,皇上其实是渴望得到祖母的母爱的。”

        太后有些诧异的看过来,或许是因为职业的原因,每接一个角色,魏宝福都会细细揣测这个人物的心理,这也是她为什么能把每个角色都演活的原因。

        太后满脸不解,魏宝福站起身走到她身边坐下,笑了笑,一边揉捏着太后的手,一边开口继续说道。

        “您曾经跟我说过,他总是喜欢抢父王的东西,且并不爱提自己的生母,有一点成就便会跟您分享,您只当他是爱炫耀,却不知,他或许只是想得到您打心底里的认同。”

        太后眉头轻皱,她思索片刻,眉目间布满哀伤。

        “若是,我一开始将他视若己出,给他更多的关心爱护,他是不是就不会对你父王下毒手了?”

        魏宝福连忙否认,事情已成今日的定局,再去后悔自责并没有任何用处。

        “祖母,人是最复杂的,他是有野心的人,谁又能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呢,您不是圣人,不必为过去自责。”

        太后倒也不执拗,她收起自己的软弱,有些无奈的说道。

        “你说的哀家何尝不知,如今又该怎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