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摄政王谋取太子妃在线阅读 - 186、太傅醉酒

186、太傅醉酒

        刘盈就这么站在门口,静静的等待着。

        春雨和夏玲心里不快。

        一个太监,竟然不把太子妃放在眼中,不但这样,还不知道对太子妃行礼,就连进去传话,还把门关上。

        难道里面有看不见的东西?

        想到这个,他们立刻又看了周围一眼。

        最近,陈良娣一直在东宫闹腾,每个人都人心惶惶。

        他们心里也很是害怕,几乎每到夜晚,他们连门都不敢出,就担心撞见。

        关于这件事情,太子不说,太子妃不开口,就这么僵着,不会连太子也以为是太子妃杀了陈良娣吧?

        他们心里着急,太子妃不表态,他们只能干着急。

        好在,太子妃终于开窍了,他们悬着的心也放心不少。

        不管别人心底怎么猜测,只要太子妃肯低头,只要太子愿意相信,管他什么鬼魂,什么陈良娣,都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别说,除了每天晚上陈良娣的鬼魂在闹腾外,他们还觉得挺好。

        白天不会看到碍眼的东西,也没有人对太子妃下绊子,更没有人在太子跟前乱晃,整个东宫都是太子妃的天下,太子妃得宠是早晚得事情。

        春雨想的更多,她似乎看到了美好的未来,却不知道,站在她身边的两个人却不是这么想的。

        刘盈静静的等待着,里面许久没有传来动静,她脸上的表情也始终如一,没有丝毫的波澜。

        夏玲静静的看着,眼观鼻鼻观心,对只是几句话的功夫,愣是让他们等了一炷香的时间,这意思很是明显。

        她似乎能看到周围那些若有若无的眼睛,他们的心态,心里明白,对太子妃的想法,也能猜到一个大概,但她却说什么也说不出来。

        只因,她觉得现在的太子妃也好。

        只要不出大错,只要不被人抓~住小辫子,只要和摄政王妃交好,太子妃永远就是太子妃,任何人都不敢对太子妃直接做什么。

        自然,太子例外。

        好在,在菜凉了的那一刻,桌公公终于从里面出来,请太子妃进去。

        随着开门的那一刻,刘盈看了一眼桌公公,那眼神,那态度,绝对的高高在上。

        一路来到太子跟前行礼,说出来的目的,太子也很给面子,让刘盈把菜送到了他的跟前。

        做完这些,刘盈没有多做停留,行礼过后,带着两个丫鬟离开。

        桌公公对刘盈的到来更是意外,不过,他一直看着刘盈离开,他总觉得刘盈变了很多。

        像是今天的到来,看着只是送菜,不等着太子吃,似乎只是走个过场。

        这么想着,更不明白刘盈到底要做什么。

        “娘娘,太子怎么能这样?”走到没有人的角落,春雨,忍不住为太子妃鸣不平。

        就算是他们关系不好,可,该给太子妃的面子,太子竟然没有,想到这个春雨更是愤怒。

        夏玲倒是觉得无所谓。

        她看了一眼太子妃,太子妃的脸上很是平淡,似乎没有生气,反而还很是高兴的样子。

        等他们回到永安宫,太子妃坐下的那一刻,清楚看到她嘴角的笑意。

        “娘娘?”春雨还在鸣不平。

        夏玲安静的站在一边。

        刘盈慢慢的喝了一杯茶,看向夏玲,不需要说什么,很快离开。

        春雨觉得奇怪,在夏玲离开后,忍不住叨叨,“娘娘,你看夏玲她.....”

        刘盈看了春雨一眼,春雨立刻闭嘴了。

        她很是委屈,明明为太子妃鸣不平,为何会遭到嫌弃。

        刘盈在喝完一杯茶后,看向春雨,冷声道,“跪下。”

        声音不大,却带有威严,让春雨嘭的一声跪在地上。

        “你可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刘盈担心依照春雨这个性子,不知道那天就没了。

        跟了自己多年的丫鬟,她也不想就这么没了。

        为何夏玲来到东宫之后,变的聪明了,可春雨的脑子.....

        哎——

        深深叹口气。

        现在的自己自顾不暇,怎么去保护她。

        夏玲离开不久,很快端着一盘点心到来。

        来到跟前,看了一眼太子妃,眼神的交流,让刘盈心里豁然开朗起来。

        她就知道,有些事情做的越是简单,效果更好。

        只是,对陈良娣鬼魂得事情,她还有些疑虑。

        再次想到了那天刘佳璇说的那话,信则有不信则无。

        显然原来的自己是真的相信了有陈良娣鬼魂的事情,但如果没有呢?

        如果没有,那么每天晚上闹出的动静又是为何?

        一直以来任由‘鬼魂’闹腾的她,在这一刻安静下来。

        想了很多,又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不知道太子太傅什么时候离开会不会发生点什么。

        这时,太傅在太和殿彻底喝醉了,现在他渐渐的失去了以往的谨慎。

        太子看了一眼,压下眼底的神色。

        “太傅,你辛苦了。”

        太傅听到这话,愣了一下,后来看向太子,他激动的嘭的一声跪在地上,“殿下——”

        “太傅请起。”太子坐在位置上微微抬头。

        太傅晃悠悠的起身,似乎到现在他都有些恍惚,不能相信刚才看到的事情。

        “太子殿下——”

        “本宫知道这些年,你辛苦了。”一路走来,刘丞相是大功臣,太傅的付出显的渺小,也不是没有功劳。

        太傅听到这话,差点再次跪在地上,因为太子的眼神,他这才颤巍巍的来到座位上坐下。

        太子一看时候差不多了,趁机开口,“太傅,你怎么看?”

        皇后说的,有的时候,有些话需要适当的说出口,总是闷在心底,容易让人心寒。

        尤其,在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他不得不改变,不得不拉下自己的身份和这些人交好。

        不过,太子做的还是不彻底,至少没有在众人跟前对太傅放低姿态。

        “殿下的意思是?”太傅小心的问道。

        太子在心底冷哼,看来是装醉,要不然不会有现在的谨慎。

        比较之下,太子的脑中再次出现刘佳璇的身影。

        如果是她,自己就不用这么费力,还能听到最重要的话。

        哎——

        心底叹口气,他怎么就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太傅以为这声叹息面对的是自己,眼珠子转动了一下,小心的开口,“太子妃的确很好,可和她比较起来还是稍微逊色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