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在线阅读 - 514

514

        我凭什么相信你?对于周博的话,罗令未有丝毫动容。

        这个应该很好解释,我想问你,以前他来这里找过你吗?

        这个没有。罗令有些失落的道。

        那她为什么今天会带着她的男朋友来找你呢,不是有意激起你的怒火吗?而后,她话都没说两句就找借口离开,你不觉得正是她在有意让你我单独相处吗?她肯定知道你很喜欢她,所以特意让我们两个见面,并激起你的嫉妒心理,为的就是利用情敌之间的敌意让我们互相残杀,她却在一边偷着笑,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周博已经完全明白了贝贝的用心,贝老不让她使用气功,那她便未必是周博的对手,才会想了这招借刀杀人。

        这罗令有些犹豫,他实难相信贝贝会是一个阴险之人。

        实话告诉你吧,我这个她口里的男朋友是在来这儿分钟前才确立的,当时她要求做我女朋友,我便有些怀疑其用心,但是你也应该能理解,向贝贝这样一个大美女向你撒娇哀求,甚至掉眼泪来要求当你女朋友,是正常男人都没办法拒绝,当时我在她的美人计下迷迷糊糊的便答应了。而在刚才我才想通了她这一切阴谋,以前她对我的态度可从未好过,如果你还不相信,那我也没办法了。周博说完放开了罗令。

        罗令站起来有些失落的道:你走吧。

        听到放自己走的话,周博再看向罗令的眼神中多了一份赞赏,而后叹了口气道:希望你也能尽早放弃,她是我们所驾驭不了的,不然最后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说完,转身向门口走去。

        然,另外两个人可没打算就此放过他,这两人一个是和罗令在一起的其中一个,另一个则是后来进来的重量级人物。

        见两人拦住自己,周博未感到意外,刚才和罗令说话声音很小,他们并未听见。没动手也没说话周博回头看向罗令。

        放他走,我已经输了,难道你们要害我做说话不算数的小人。罗令向两人吼道,听这口气,罗令还是个大哥级人物。

        周博想罗令递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向外走去。

        出来后,走过和罗令在一起的另一个人身边,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别等了,她不会出现的。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到宿舍时,王汉三个正在打牌。

        周哥,回来啦。说话的是周晓杨

        周哥,你去哪了,一大早就没了人影,不会是泡妞去了吧,真不够哥们儿,泡妞都不叫上兄弟。吴青少头也不抬看着手里的牌道。

        没有,泡妞怎么会忘了你们呢。你们继续打,我上去睡会儿,一会吃饭记得叫我。周博有气无力的道。

        你没事吧?怎么看你脸色有点不对劲儿呀,苍白的很。王汉关心道。

        没事,困了而已。周博爬上床。衣服都懒的脱,和衣而睡。

        哦,那你睡吧,一会儿吃饭再叫你。

        周博之所以回来便睡觉,一是因为累,和罗令的交手可一点都不轻松,他还是第一次与如此厉害的高手单挑。二是因为受了内伤,胸膛里隐隐作痛,这也是为什么脸色不好的原因。

        今天可以说是周博有生以来挨摔挨得最多的一天,尤其是贝贝最后那一瞬间的爆发和罗令的过肩摔,是最重的两次,一早上内脏都没消停,不断的受到震荡,内伤是难免的。

        躺在床上,心里一阵烦乱,贝贝的蛇蝎心肠和贝老的慈爱,让周博很难将两人放在一起,不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他们,暗叹口气,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维扔到一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贝海城的别墅里。

        爷爷,我回来了。贝贝闷闷不乐的道。

        怎么样?贝海城坐在沙发上,边喝着茶边问道。

        他没什么底细,很干净的一个人。贝贝不高兴的道。

        说说具体情况。

        贝贝把周博和罗令打斗的过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贝海城。

        六段柔道,周博他最后居然赢了!还是用的毫无章法的流氓打法!听到贝贝讲述周博的战斗过程,贝海城实难相信的道。

        是赢了,但他是用生命做赌注才赢的,如果当时不是罗令手下留情,现在他可能已经在医院的急救室了。贝贝有些伤心的道。

        那你看他像不像是故意装出来的?

        不是,他从柔道馆出来的时候,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如果他是气修者,是不会被罗令摔出内伤的,而且我和他交手时探查过他的体内,并未发现气的存在。爷爷,你干嘛非要我去试探他,他要是知道了真相肯定会恨死我的,就是试探也可以找个高手当强盗什么的来试探吗,干嘛要我用这种方法。贝贝埋怨道。

        贝海城听到贝贝的埋怨哈哈大笑道:丫头,你是不是喜欢上那小子啦。

        我哪有。贝贝低着头小声否认道。

        真的没有?

        我他把人家的初吻都抢走了,就得就得贝贝羞红着脸说不下去。

        就什么呀?贝老有意逗她。

        就得负责任。贝贝鼓足勇气坚定的道。

        哈哈,傻丫头,周博是个练武的奇才,人又聪明,爷爷不是不想用你说的方法,但是那对于他来说是行不通的。爷爷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便正和几个强盗交手,当时他的出手可以说是完全不留情。如果用你说的方法,当他真的遇到生命威胁时,很可能会下狠手杀了我们的人,可如果不逼他到绝境是看不出他底细的。而这种情敌之战,本身并没有深仇大恨,他是不会下杀手的,找一个功夫远在他之上的情敌又肯定能逼出他的底牌,所以爷爷才让你去试探他,我要让他以后做我以后的继承人,因此必须将其底细摸清,这次委屈你了。

        贝海城细心解释道,并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做你的继承人,那不是要把我们家族交到外人手里?其他长老是不会同意的。

        哈哈,如果他入赘到我们贝家称为你的老公,其他人还能反对吗?贝海城道。

        你,你原来你早有预谋,不和你说了,哼贝贝羞红着脸娇哼一声跑上了楼。

        贝老在楼下一阵开怀大笑。

        正在这时,有人推门而进。

        老爷,都调查清楚了。一个像是管家的人躬身道。

        说吧

        周博,hb省,ag市人,出身于一小村庄,曾有一兄弟,但因不明原因在一场灾难中与其父母一同丧生。后此人性格大变,走上了黑社会,在高中时组建了一个以学生为主的半黑团体——蚂蚁团,但因后与一大牌黑社会药龙帮发生矛盾被迫解散,他也因此离开了ag市来到了这里。管家将周博基本查的一清二楚。

        没了?

        恩就这些,此人没有其他背景。

        哦,辛苦你了,下去休息吧。

        管家刚要走,贝老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道:体育学院出现了气修者和异能者,你去查一下是不是张家的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也是为了那东西,密切监视,不要让他们影响了计划。好了,你去吧,

        等中午周晓杨将周博叫起来时,后者的脸色已经有些好转,人也精神了些许。

        三人一再追问他早上干嘛去了,但周博怎么也不肯说,他是不想让兄弟们也陷入他一点主动权都没有的漩涡。

        吃过饭后,周博接到了一个很意外的电话,是温情打来的。

        温情的电话号码在周博与其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便已经要到了。

        电话里温情并没有说什么事,只是让周博下午到医院去找她。

        周博也正好想去医院看看自己的伤势,本以为周六温情会休班,所以从川大回来后就睡了,也没去医院检查,没想她在。

        在医院找到温情。

        温情递给他一个小包囊道:拿着,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必备药物,有外伤药,有感冒药,有退烧药,还有抗过敏药等等,都是一些必不可少的,还有一些放不下了,但也不会经常用,就不必带了

        一个小小的药包,一段简单的话语,其中隐藏的关心不言而喻。

        周博接过绣着花边和小鸟,有半个手掌大小的小布包,心中暗道,这还少呀,你要是把那些不经常用的也放进去,我都可以去当药贩子了,不过这话他也只是心里想想,可不会傻到说出来。这可是温情的一片关心,他怎么会有怨言呢,拿着那个可爱的小药包,感觉到温情的体贴,周博心里暖暖的。

        同是美女,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上午贝贝给了他一个阴狠的陷阱,下午温情却给了他一个甜蜜的关心,此中心情可想而知。

        打开小药包的拉链,里面是各种药物,还有一个手写的小册子,是各种药物的使用方法,清秀的小字肯定是温情写的,和她的人一样漂亮让人感觉无比的舒服。

        虽然温情的小药包让周博心里暖暖的,但他还是不得不疑惑的问了一句:为什么突然送我这个呀?

        你明天不是要去军训了嘛,在那里呆半个月,难免会生病受伤,所以我给你准备了这个,以备不时之需吗。温情温柔道。

        军训,明天,我怎么不知道?周博一脸迷茫的道。

        你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温情有些无语。

        我我确实不知道,嘿嘿。周博想解释可是又不知道用什么理由可以解释,最后只能傻笑敷衍了。

        那估计你更不可能知道该准备些什么了吧?温情对周博的大条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个,军训还要准备什么吗?其实我知道要军训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军训服我都领了。周博突然想起自己领的军训服道。

        要准备的,军训的生活是很苦的,甚至连饭都吃不饱,而且那里面的食物和水都很贵,所以你要自带一些水和食物。温情也没指望他还知道些什么。

        吃不饱?难道军队里提供的饮食很少吗?周博有些不敢相信的道,军队都吃不饱的话,那国家不就完了吗,这可能吗?

        不是提供的少,这个以后你去了就知道了,反正你听我的,准备一些食物和水就对了。温情也懒得跟这个大条的人解释。

        哦,知道了。周博应了一声,突然想起自己来的另一个目的接着道,对了,温情,你不是学中医的吗,你帮我把把脉吧。

        哦,怎么了?你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温情边说边搭上周博伸出的手腕。

        周博并未回答,安静的看着温情认真把脉的样子,都说女人认真工作时是最有气质最有魅力的时候,温柔的温情也不例外,认真时那种成熟的气质让他久久不能收回眼神,然而温情的认真表情并没有保持多长时间便皱起了眉头,而且眉头越皱越深,时间不长,她收回手看向周博,眼神中有些自责,有后悔,有关心,有些犹豫,有不舍,最后又包含着一丝坚定,让后者完全读不懂这眼神里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你受了内伤,内脏受到震荡,尤其是脾脏,很是严重,是不是白洛干的?都是我不好,对不起。温情有些自责的道,眼睛里微微闪着泪光。

        温情认为周博的伤是白洛报复所至,才自责,难过,一时情绪波动不定。

        周博虽然不想给白洛说好话,但是现在不得不说了:温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白洛没报复我,是另有其人,与他无关,更与你无关,你不要自责。

        哦,真的吗?不管是不是他,以后不要再和人动手了好吗?把自己伤的这么重,有人有人会心疼的。温情眼睛红红的道。

        其实她根本没相信周博的话,在她看来周博刚到成都能招惹谁?只招惹了白洛,而白洛又是这个学校有名的小霸王,不会放过他是肯定的,报复他那是迟早的事,只是她没想到,白洛会下如此重的手。

        好的,只要别人不惹我,我是不会没事自找麻烦的,那现在我该吃些什么药呢?周博嘴上应付到,心理却是另一种说法:不动手?你以为我想动手呀,只是人在江湖漂,想跑都跑不了,本打算来到这可以和过去的生活说再见,可没想到冥冥之中好像又卷入了更大的漩涡,哎,有人的地方便会有争斗,避免不了的。

        药

        温情低头嘟囔了一个字,好像在犹豫着什么决定,又好像在想周博的问题,顷刻抬起头道:明天你走之前来找我,我在给你药,在这之前不准太用力,更不能和人动手,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