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阳代理人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道士奇尸引杀劫,仇恨少年疑病生

第四十四章,道士奇尸引杀劫,仇恨少年疑病生

        当初鬼魔窟外,鬼皇强势力压十殿阎罗的场景,我还历历在目。当时十殿阎罗受到重创,魂体不稳,之后会被姜封擒拿,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看着手里黑色的圆石,我心中顿时有了几分猜想。将圆石收起之后,舞殇便要离开,说是等我验证了心中想法,便到我所买的老房子内,它会来见我。



        舞殇一离开,鬼汉才开口道:“你相信它的话吗?这石头若是真的变了色,你还要救十殿阎罗?而与姜封为敌吗?”



        我笑了笑,回答道:“我还不确定,而且本来姜封和我之间就有些过节,走一步看一步吧。那么,我们接着之前的话题继续聊下去,你们找到了奇怪的道门中人棺材,然后你把这具尸体如何了?”



        鬼汉听到我的问题后,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当时我以镇尸之法,锁住其经脉内的尸气。将这具尸体带走,然后让老徐约见下任务的客户。谁曾想,老徐竟然偷偷离开,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们之前一直是接任务之人和客户单线联系,他这么莫名地出走,让我们很是疑惑。我当时隐隐间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之后没过多久,圈子里就开始传一些奇怪的谣言。说是茅山有可能要对付某些赶尸人,当时听见这个谣言,我心里就感觉可能说的就是我们这一脉,所以为了避免我们和茅山之间的冲突。我派人将这具道门的尸体送去了茅山。我也明白,能屈能伸的道理,然而,茅山给出的回应,却让我和村子里的族人都震惊了。”



        我一愣,不解地看着鬼汉。鬼汉手指扒着桌面,拉出了数道长长的痕迹,然后低声说道:“他们竟然将我派去送尸体的两个族人给杀了,尸体还被扔出了茅山。如果不是我见两人好几天没回来,便派人去寻找,说不定,就找不回他们的尸体!那件事后,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关于茅山要灭掉我们这一族的传闻越来越厉害。我觉得可能传闻是真,便派人开始挖一些躲避的地道。然而,就在我带着村子里几十个人回湘西请救兵之际,茅山的隐秘部队,竟然突然对我们的村子发起了突袭。除了我们几十个人以外,只有一个孩子活了下来。这便是真相,我们这一族,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茅山屠灭。你相不相信我的话都不重要,因为世人都不相信,堂堂天下第一大派,名门正派之最,居然会屠杀了数百个无辜的村民。我们的复仇,也不需要世人的认可!”



        鬼汉的话,让我吃惊的同时,更让我有一种将所有事情的焦点,集中到姜封一个人身上的感觉。姜封,似乎就是无论舞殇还是赶尸人这一族覆灭的核心爆发点,看来,要验证这些事情的真假,我真的需要去一次茅山。



        夜已经深了,我站起身来,正准备告辞,忽然心中有感问了一句:“那个当年在村子里目睹了屠村过程的少年,还在吗?我想见一见他。”



        鬼汉一怔,忽然很是紧张地说道:“他杀老徐是因为我的缘故,我们逼问老徐,让他说出当年下任务之人的名字,他一直不肯说。我一怒之下就派人杀了他,想要招回他的魂魄,来问话。你别为难那个孩子,他是无辜的。”



        我笑着摇摇头,轻声说道:“只是想和他聊聊天罢了,你若不肯,那就算了。召唤你也不必施展了,老徐被杀之后,魂魄肯定被暗中黑手招走了。你等我的消息吧,让我先去茅山试试这水到底有多深。”



        我拉开房门,正要走出去,鬼汉忽然开口道:“那个孩子,他住在村子多变的那间茅屋里。”



        我说了一声谢谢,带着阿呆走向村子东边。其实我想去看一看这个孩子,不是因为我想从他那里得到什么情报,他的记忆我已经看过了,那些惊慌失措的画面我也经历过了。我只是想远远地看一眼,这个差一点被我杀死,背负血海深仇的少年。



        走到村子的东边,见到一个人躺在茅屋的屋顶上,双手放在脑后,看着天空中繁星点点。我站在茅屋前,说道:“我可以上去吗?”



        少年一惊,露出了如同野兽一般的表情,警惕地看着我,我却哈哈一笑说道:“这一次我不是来杀你的,只是来聊聊天。”



        少年没有回话,我却让黒木带着我飞上了茅屋的屋顶,他往后退了点距离,依然很是紧张地望着我。我哈哈一笑说道:“不必如此害怕我,我不是坏人。我叫端木森,一个阴阳代理人而已。你呢,你叫什么?”



        少年却不答话,而是低声说道:“你灭了我的行尸,我要重新炼制一具,你知道要费多少力气吗?马上要和茅山开战了,我没了行尸就上不了战场,无法为家人报仇,你还来和我聊天,我恨不得生撕了你!”



        他的心如钢铁,他的回忆入深沉的黑色大海,他的仇恨就好像马上要爆发的烈焰。我却轻轻叹息道:“你这么恨茅山之人,我能理解。但是,我问你,如果给你力量,你报了仇之后,又能怎么样?空虚,寂寞,孤独,然后自行了断一生?所有这一切,我都已经预见到了。放下仇恨,至少能让自己活的轻松一些,当然,我知道你的仇恨放不下。”



        他听了我的话,却吐了口唾沫,吼道:“你说的好听,放下仇恨?如何能够放下仇恨?我的父母,我的妹妹,我的朋友,邻居,我们整个村子的族人都在那一天晚上被杀了个干干净净!你居然让我忘记仇恨?不可能!你知道吗?每天晚上,我进入梦境,都能听见耳朵边上有大家的哭喊声,惨叫声。我还记得妈妈把我藏进地下通道时,她脸上的痛苦。因为地下通道只能藏一个人,她牺牲了我的妹妹,才救了我!我听见爸爸对外面的茅山道士爆喝,质问他们为什么杀人。那个茅山道士却冷冷地回答‘命令’,是的,为了一个命令,为了茅山高层的一个命令,牺牲了数百条生命。你知道我妹妹死前喊着我的名字,她说要我帮她报仇,哈哈。这样的仇恨,你让我放下?可能吗!”



        他对着我咆哮,声音在风中传送,我默然无语,仇恨,复仇,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条不归路,是深渊,是不能踏足的地方,可是即便大家都知道这一点,可还是有很多人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能告诉我茅山的那支隐秘部队的名字吗?”



        我开口问道,原本是想拉这个少年回头,但是最后却发现自己已经词穷,没有办法劝他回头。



        “潜龙。”



        少年回答道,干脆利落几乎没有思考。我知道,他最想要摧毁的便是这支叫做“潜龙”的茅山隐秘部队。



        我站起身来,正欲离开,阿呆却忽然在我身边说道:“主人,你有没有感觉到,这个少年的灵觉比这里所有人的灵觉都要强。”



        阿呆这么一提醒,我露出了一丝疑惑的表情。用心眼看了看少年,又看了看村子里的众人,的确如同阿呆所说,这个少年的灵觉很强,除了鬼汉之外,众人都比他弱。他应该天赋很好才对,可是为什么炼制一具行尸都要好几天,还要对我抱怨?



        之前我一心想要拉他回头,却没有留意很多细节,如今回忆起来。之前抓捕他的时候,他在人群中穿行,非常灵巧,但是我以为是他身材矮小,加上灵活多变。如今一回忆,这才发现他当时使用的脚步并不是普通的步伐,而是道门的风行步,是一种比较高深,茅山的中茅之术,施展之后,以风力辅助自己的双脚,遇到障碍就能轻松避开。可是,为什么一个赶尸部族里的少年却会此等茅山法术?



        还有,他如此灵巧,又有行尸帮助,为何之前会被死胡同挡住?就算行尸没赶到,当时那个胡同的墙壁也就2米多高,这么一个身手敏捷的少年,难道就不会**过去吗?



        还有,我进入他的梦境空间,可是看的记忆片段不多,只是他的内心中太压抑,我不愿多留。



        我心中疑惑丛生,转头看着少年说道:“我还想看一看你的记忆,请你配合一下。”



        听见我的话,他脸色一变,露出了一副又惊又为难的表情!这样奇怪的表情,似乎已经告诉了我答案,这个少年的身上有大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