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谍涯无痕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五章 一吓惊魂(一)

第六百二十五章 一吓惊魂(一)

        叶吉卿兴致勃勃地给佘爱珍打电话,佘爱珍同样表现出了极高的兴致。

        逛街购物本就是女人最有兴致的事。

        二人一拍即合,决定前往安康洋行扫货。

        叶吉卿很小心,又跟李士群通了电话,李士群倒没有阻拦,千叮咛万嘱咐,让她注意身子,别太累了。

        另外,除了家里的一辆车,李士群又把自己的坐驾派出,加上佘爱珍的一辆车,共有三辆车,满载着护卫,保着二人向安康洋行驶去。

        叶吉卿除了带上燕儿,把家里八名护卫带走了六名,而佘爱珍没有那么娇气,只带了林花、春红和无奈。

        一直守在李家之外暗中监视的李洪林,远远见到叶吉卿上了车,立即找了个收费电话,打到好寿公司办公室。

        接电话的是常发财。

        “通知老三,准备接客。”

        “明白。”

        李洪林放下电话,快步向李家走去。

        远远地观察了片刻,见门口只有一名警卫,懒散地倚在门框上,又见府里出来一个手提竹篮的中年男人,跟警卫打了声招呼,笑呵呵地走了。

        这个人是府里的买办,想必是买菜去了。

        李洪林见此情景,感觉时机到了,悄悄走到李府后院墙,趁四下无人,迅速戴上手套,轻轻一纵,双手攀住墙头,把头慢慢伸出去一看,后花园空无一人。

        李洪林纵上墙头,轻轻一翻,就进了院子,隐在一片花丛中静静等了数秒,没有听到半点动静,连忙矮下身形,往主楼潜去。

        主人不在,府里的下人也都放松了,李洪林听到了厨房里下人们欢快的说笑声。

        李洪林不再迟疑,见一楼的窗户全部打开着,走到西边那扇窗下,没有听到里边没有动静,轻轻一纵,就进入房间。

        这间房应该是侍女燕儿的房间,布置简单,但有几件女人的衣物。

        李洪林悄悄把门打开一缝,见客厅里没人,安静得狠,迅速闪身出来,几个起跳,就到了二楼。

        进入主卧,李洪林见宽大的床上有两床薄被,连忙从怀里掏出早就配制好的诱蛇药,把薄被展开,用蛇药从头至尾细细地擦了擦。

        擦完之后见没有留下半点痕变,又俯下身闻了闻,能够清晰地闻到蛇药的淡淡香味。

        他知道,味道虽淡,已经足以让蛇迅速找来了。

        做完这些,李洪林把被子叠好,放回原位,迅速退到门口,回头看了看,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连忙打开门,从原路返回燕儿的房间。

        李洪林刚要从窗子里出去,忽然见地上有几个脚印,从窗下到门口依次模糊。

        这是他自己留下的,应该是经过花园的时候,鞋上沾了泥土的缘故。

        李洪林赶紧趴下身子,用手套把脚印擦掉。

        又悄悄打开门看了看,客厅里并没有发现脚印,这说明鞋上泥土已经在燕儿的房间弄干净了。

        李洪林放下心来,一纵身上了窗子,小心地把窗子上的印迹擦去。

        跳下窗子后,沿原路倒退而回,边退边把脚印擦掉。

        所幸直到他跳出后墙,也没有被人发现。

        李洪林把脏手套往怀里一揣,迅速离去。

        ……

        再说刘二猛,自从领了林创之命以后,就没有再上班,天天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富家子,窝在自己的房间里。

        接到李洪林的电话之后,常发财迅速通知了刘二猛,并开了一辆车过来,让刘二猛上了车,把他载到安康洋行。

        刘二猛下车后,常发财把车停在旁边候着。

        富家子哪能没有车?这番作派才符合人物设定嘛。

        由于住处较远,等刘二猛进了洋行五分钟之后,叶吉卿和佘爱珍的三辆车才到。

        叶吉卿和佘爱珍下车后,护卫团团将二人围在中间,而且,无奈和叶吉卿的护卫还打开了两只遮阳伞,簇拥着二人往洋行走去。

        两名守门的“三哥”见了二人这番作派,自然不敢怠慢,把身子站得笔挺,像黑瞎子一样打着敬礼,恭恭敬敬把众人迎进洋行。

        进了洋行,叶吉卿和佘爱珍直奔珠宝柜台。

        看到柜台里琳琅满目的珠宝,叶吉卿双眼放光,心里充满了喜悦,同胞弟弟之死带来的伤痛,在此刻已经完全消散了。

        “阿珍,你看,这个项链上的钻石真大,怕有1克拉吧?造形也好看。”叶吉卿指着柜台里一挂项链欣喜地对佘爱珍说道。

        佘爱珍一看,那颗镶嵌在坠心的钻石呈心形,颜色极白,非常纯净。

        “拿出来瞧瞧。”佘爱珍吩咐店员。

        店员把项链取出来,双手捧着,递给佘爱珍。

        佘爱珍让店员用光一打,钻石熠熠生辉,甚是好看。

        “二位夫人,这是产自南非的d级钻石,经名家加工成心形,重量恰是1克拉。”那名店员介绍道。

        “才1克拉?这么小?还有大点的么?”佘爱珍问道。

        “阿珍,你可说错了。钻石因为稀少,一般都很小,我们常见的也就是30ct、40ct,重1克拉以上的,就可以收藏了,是可遇不可求的稀罕物。”叶吉卿见佘爱珍真不懂,说出来的净是外行话,连忙笑着介绍道。

        “是吗?嫂子,照你这么说,我们今天是来着了?”佘爱珍经叶吉卿一解释,才明白自己露了怯。

        “嗯,来着了。这挂项链说什么也要买下来。”叶吉卿道。

        “我看不错,只有这么大的钻石,才配得上嫂子的身材、相貌。”佘爱珍道。

        “这挂项链多少钱?”叶吉卿问道。

        “不知夫人付美元、英磅还是法币?”店员问道。

        “日元。”叶吉卿回道。

        “八千日元。”店员回道。

        “买了。”叶吉卿一听,还不到一万日元,也不讲价,毫不犹豫地说道。

        “那好,请夫人到二楼结账。”那名店员说道。

        “燕儿,你去结账。”佘爱珍从包里取出林明送的那只锦盒,递给燕儿。

        “是。”燕儿接过锦盒,在店员的引导下,往二楼走去。

        刘二猛一直在钟表柜台假装挑选手表,其实两只耳朵一直听着珠宝柜台的动静。

        见燕儿拿着锦盒往二楼去了,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于是装作解手,往二楼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