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这不是亡国之君群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关中显沛!

第一百九十四章 关中显沛!

        张苍双目微阖。

        轻笑道:

        “白大人你多心了,王上只命令我整理归纳,可没有吩咐我擅自定下治国之学,我张苍也没有这个本事。”

        “诸位若是想知道,还是去问王上。”

        “我张苍身为人臣,一心只为侍奉王上,不敢有任何二心,诸卿若是真想帮忙,就让百家多进言,好让自家的治国之学充实起来,以便王上查看时,不会显得轻浮。”

        “至于其他。”

        “我张苍无可奉告!”

        说完。

        张苍阴沉着脸,走出了宫殿。

        走在厚实青石上,张苍的脸色极为沉重。

        东边的战事还不知道何时结束,但朝中大臣对于治国之学却是愈发上心,若是继续循循善诱,他恐真会露出破绽。

        那样王上怪罪下来。

        他恐怕有十条命也担当不起。

        “唉。”

        “王上啊!”

        “我张苍就一老实人,真的没想当丞相,你这番安排,可是把我架在了火上,治国之学......”

        “这天下又那有能治万年的学说?!”

        ......

        在张苍摇头苦叹时,胡亥的大军却停了下来。

        倒不是故意。

        而是在中途发生了一些小插曲。

        路经秦川时,发现了一支流军,一支兵有近万的流军,正大摇大摆的朝着前方行进,而后赢阆率兵出击,将敌方击溃,同时收缴了不少军械和旗帜。

        望着旗帜上的沛字。

        胡亥一脸寒霜。

        这里可是秦川,关中平原,大秦的腹地。

        如今竟有流军流窜到了这里,而且肆无忌惮,还大张旗鼓的在秦国收买人心、招兵买马。

        这是真当他胡亥不存在?

        坐在战车上,胡亥指尖用力的敲击战车,敲击的力度越来越大,次数越来越频,他的心情很烦躁。

        这段时间。

        他忙于处理政务,收买人心。

        却是没有想到,秦国的腹地都已经有贼人出没,而且势头还越来越盛,长此以往,他秦国的贼患岂能灭绝?

        半盏茶之后。

        赢阆前来汇报情况。

        “禀王上。”

        “这支流军不是关中本地,而且来自泗水郡沛县,领头的叛贼名为刘季,麾下有萧何、曹参、樊哙等人,兵力近万人。”

        “据抓到的贼人交代。”

        “他们是奉了伪楚怀王的命令,称‘先入关中者为王’!”

        “而且。”

        “那个伪楚怀王的想法是派一个宽厚长者,以正义为号召,往西边进发,一路上向秦国的父老兄弟说明......‘暴秦’的恶行。”

        “而沛公刘季一向宽厚待人,又是长者,所以派遣他来。”

        说完。

        赢阆退到了一旁。

        战车中,胡亥怒极反笑。

        区区一楚国伪王,也敢大放厥词?

        而且这伪王还是被称为楚怀王,一个亡国之君的称号。

        “先入关中者为王?”

        “呵呵。”

        “这些六国余孽,实力不强,想法倒是异想天开,孤虽然自降为王,但孤才是这天下真正的王!”

        “孤未同意,谁能称王?”

        “谁又可称王?”

        胡亥双手重重的排在案几上。

        冷哼道:

        “楚怀王,你倒是用心良苦。”

        “一边派大军北上救赵,一边又派人西入秦关,既想靠军力阻拦秦军,又想派人扰乱关中稳定,一内一外,让秦军士气低迷,从而趁机得胜。”

        “但关中有孤在,你休想得逞!”

        胡亥双目微阖。

        朝帷幕外的赢阆吩咐道:

        “派人去关中郡县严查,孤要知道,这批流军是如何流窜到此地的。”

        “孤要看看关中通贼的有多少?”

        “同时。”

        “命章豨率一万大军继续追击,势必要将其全部击杀,敢在关中兴风作浪,孤要他们有来无回!”

        胡亥彻底动了杀心。

        东方再乱,他都不关心。

        只有关中在,给他时间,定能重走当年始皇灭六国之路,等到时机成熟,大军东出,扫清天下,但这次沛公的流军却让胡亥心生警惕。

        因为。

        关中不安宁了!

        这是胡亥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关中对大秦太重要了。

        直接关乎到大秦的生死,胡亥不可能不上心。

        尤其这些人打出的旗号,更是让胡亥惊惧,这分明是在釜底抽薪,意欲动摇大秦在关中的根本,这决不能放任。

        一丝一毫都不行!

        大军继续前进。

        胡亥的心神却始终不能平静。

        他感到不对劲。

        自望夷宫之变后,他坐镇咸阳已经有数月,关中的一切事宜,他都悉数过目,但没有任何一人上奏过有流军入关!

        其中定有问题!

        “朝中的大臣久居咸阳,不知道关中边缘发生的事无可厚非,但身处此地的官员却没有上报。”

        “而且......”

        “这支流军人数近万,不是一支小部队,但他们就这样大张旗鼓的从秦军眼皮子底下溜了进来,而且没人发现,这绝不可能。”

        “除非,有人刻意隐瞒!”

        胡亥目光越发冷冽。

        越是对事情看的透彻,胡亥对征伐赵国的大军,心中就越发不安,他已经十分肯定,军中定有奸人!

        而且,位高权重。

        出了这件事,胡亥直接加强了身边的警备,大军更加警戒,而在大军快要赶到荥阳时,前去追剿的章豨终于归来。

        同时。

        也汇报了追剿的情况。

        刘季带来的大军悉数被灭,但刘季等沛县几人却在追杀途中不知所踪,在搜寻无果之后,只得回来复命。

        对这个情况,胡亥倒不意外。

        上万人的队伍,想全歼那有那么容易?

        但刘季、萧何等人全部逃掉,却是让胡亥极为不满。

        他派大军去追剿,结果杀的全都是一些虾兵蟹将,真正的主谋一个都没有抓到。

        这是无能,更是失职!

        不过,大战在即,胡亥也没有去责罚,训诫了几句,就让章豨回到了队伍,不过章豨这次追剿,还带回了一些东西。

        一些竹简!

        上面记载着关中部分城池的投降。

        以及。

        刘季一路走来,在各地宣扬的仁政。

        “与父老约,法三章耳;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

        望着数竹简的呵斥暴秦苛法,胡亥目光微寒。

        法乃秦国强大之本。

        而在世人眼中,却只剩苛暴,这是何其荒谬。

        但更令胡亥心寒的是。

        关中不少百姓和官员竟真信了这约法三章,认为将秦法完全废除,天下将变得更好,所以他们选择了背叛!

        胡亥低语:

        “孤之一生,任重而道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