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宠物超级凶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你是想杀了他还是打败他

第五十三章你是想杀了他还是打败他

        源力方面,夜星辰的本源向性是能量亲和,源力的恢复能力和身体源力的储备能力,都要比寻常的源者高出很多,他在八品上的时候,体内的源力量就能比拟的上八品圆满了,升到七品后,夜星辰体内的源力量差不多可以等同于七品中期境界的源者。

        当然,量能比得上,并不代表夜星辰的实力就是七品中,还差在源力的强度和精纯度上,说白了,就是蓝条长,但是法强还是一样的。

        但起码不至于打着打着,人家还半管蓝,自己蓝条就见底了不是?

        至于血能强度,如果夜星辰能够尽早突破到七品,还有时间进行血能修行的话,血能的差距还能缩小一些,加上夜星辰有叶灵汐的【壮骨】特性加持,在肉体的强度抗性上,也许并不会比宗建差的太多了。

        能站的住脚,挨的了打,才能打回去,不然什么都白搭。

        终归还是要先提升到七品,能提升到七品,那么夜星辰才能够与宗建一战。

        能打归能打了,但要想打赢又是另一回事了。

        宗建在夜星辰眼里,现在就是一个攻高,防厚,蓝足的boss。

        想要打赢,除了要站得住脚,挨的了揍,还必须要满足一点,他必须要有对宗建产生实际意义上伤害的手段!

        夜星辰加持叶灵汐的【壮骨】特性,虽然也有一点力量增幅,但并不多,他不是叶灵汐,没有她那种变态似力量向性加持,居然能越过一个大级,打伤宗建。

        到底夜星辰在源力境界上差了宗建两个品级,源力强度不够,即便能对对方产生伤害,也伤害有限。

        如果是叶灵汐突破到了七品,以她变态的身体强度,和那恐怖的力量,应该可以在七品下就把宗建锤暴吧?夜星辰心里想着。

        对于叶灵汐开了挂一样的天赋,夜星辰有时候也不得不服气。

        等等!怎么能长那只母老虎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

        当务之急,还是要想办法提升自己才是。

        夜星辰已经有了一点计划。

        首先,必须要有能对宗建产生实际意义上伤害的手段,这一点,夜星辰准备去请教请教自己的导师,如果能在暑期从刘老那学到点东西提升自己的枪术的话,也许就行了。

        要知道,源枪师子弹的穿透伤害,爆发能力,在所有源者职业武器中,能稳进前三,要不是这个职业修行难度和局限性比较大,属于偏门职业,绝对会有很多源者会选择往源枪师职业发展。

        另外,和宗建身体强度方面的差距,夜星辰也有打算。

        这一整个学期,修行任务太过繁重,夜星辰明明身怀一个系统外挂,但却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好好开发一下。

        系统可以通过收服宠物,来获得宠物身上的特性,如果夜星辰能找到提升自己身体强度的宠物进行收服,那么身体强度或许还能更进一步。

        比如...乌龟什么的。

        乌龟即便是放在甲壳类的物种中,龟壳的防御能力也是出了名的,而且这玩意好找,随便去哪个花鸟市场就能买到,价格还便宜。

        养只小乌龟,趁着暑期好好的养着它侍候它,等把小乌龟的好感度提升上来了,获得了龟壳的防御能力,那简直就爽歪歪了。

        当然,提升好感度得慢慢来,不能一蹴而就,也很难保其夜星辰在暑假就能把小乌龟的好感度提升到60点的可收服标准值。

        夜星辰抽空去花鸟市场买了两只小乌龟回来,给缸里撒了一整包龟粮,看着小乌**上的好感度+1,夜星辰别提心里多美了。

        “小龟小龟,快快吃,吃完快加好感度。”

        喂完小乌龟,夜星辰又提着一点水果去看望自己的导师刘平凡。

        “你和人约战的事,我听说了。”刘平凡说道,“有些冲动逞强了。”

        夜星辰一怔,大概没想到他挑战宗建的事已经传到刘老耳朵里了,苦笑了一下,夜星辰并没有说话。

        那天夜星辰确实算是怒火上头,冲动下才会提出和宗建生死斗,他自己也知道有些逞强了。

        但是,如果再次重演一次的话,夜星辰还是会这么做。

        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叶灵汐,这不是夜星辰嘴里说说而已的口号。

        就像叶灵汐说的,她见不得别人欺负夜星辰,所以她就敢一个八品去找七品的麻烦。

        很多时候,夜星辰和叶灵汐的关系都说不太清楚,明明都相互嫌弃着,要是被外人看见他俩的日常,一定以为是什么生死之敌,可偏偏有都彼此分外看重对方,面对外敌异常团结。

        “今天你来是想学点手段,应对决斗吧?”刘老一语就道破了夜星辰的来意。

        夜星辰点头承认,顺便拍了个马屁:“老师您神机妙算。”

        刘老摆摆手,在躺椅上躺下,然后说道,“你是想打败他,还是想杀了他?”

        夜星辰闻言一愣。

        没待夜星辰回答,刘老看了他一眼自顾道:“如果你只是想杀了他,只是两个月的时间,我没什么好教你的,除非把你扔去战场,锻炼两个月。

        不过以你现在的实力,去了战场,基本上没什么回来的希望。

        倘若你是想杀了他,倒是能教你一些东西,两个月,如果你悟性高,有可能学会,也许打败不了他,但有机会杀了他。”

        刘老的语气很平淡,仿佛杀人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已。

        夜星辰想了想,问道:“老师,如果...我真的杀了他,会有什么很严重的后果吗?”

        刘老看了看夜星辰说道:“既然约定了是生死斗,自然生死勿论,即便有什么后果,我还没死呢。”

        刘老顿了顿,接着说道:“上次的事,田蛮子插手了,我也懒得再多此一举了,你的事我不想,也没太多精力去管,多经历一些逆境,对你将来有好处。”

        “学生明白,我会自己处理好。”夜星辰说道。

        刘老点点头,说道:“去争去斗吧,斗出个一世威名来,倘若你斗输了,死了,我替你杀光你的仇家,给你殉葬。”

        夜星辰苦笑了一下,没有接话。

        死了那就万事皆休了,即便杀光他的仇家也于事无补,刘老这是要放养他的节奏啊。

        其实夜星辰挺想刘老也像田江河那般护犊子,那样他大概就能在学院当一直快乐的螃蟹,没人敢轻易招惹,横着走了。

        但是,人和人的性格是不一样的,夜星辰也不能要求刘老怎么怎么的护着他,刘老能教他本事,对夜星辰来说,已经是很感恩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