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宠物超级凶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狂兽怒

第四十二章狂兽怒

        孙才:“就算夜星辰不需要凝血丹修行,但凝血丹的价值摆在那,财帛动人心,难免会有人误入歧途。”

        田江河看了看孙才,说道:“夜星辰在哪,带他过来。”

        孙才眉头皱了皱,说道:“田导,您来要人,我给您面子,叶灵汐已经交给您了,别的...您还是不要过多干预了吧。”

        田江河:“如果我偏要呢?”

        孙才想了想,沉声说道:“稽查部是讲规矩,重法证的地方,夜星辰盗窃凝血丹一案已经定性处理,今天让您带走叶灵汐已经算是破例了。

        叶灵汐并不是案件中的主犯,您把她带走,但只要主犯还在,我们还能圆说的过去。

        但您要是执意要把主犯夜星辰也带走,让定性处分了的盗窃案主犯逍遥法外,我们稽查部岂不是成了个笑话。

        那我们稽查部的规矩可就真的荡然无存了,以后我们稽查部哪里还有一点威望可言。

        这样的事情,黄文武部长绝对不会允许,就是院长也绝不会允许。”

        田江河闻言,有些犹豫,孙才说的却是在理,田江河虽然为人狂莽,但也不是一点规矩都不讲的,如果他真的就这么把夜星辰给带走了,干系确实有些太大。

        “可我徒弟说夜星辰也是冤枉的,难道她骗我不成?”

        孙才苦笑道:“叶灵汐同学肯定是被夜星辰蒙蔽了,凝血丹也肯定是夜星辰偷的,我这有所有调查记录和证据,您要是不信,我可以破例给您看看,证人我也可以唤他过来,您亲自问他。”

        田江河:“好,你拿来我看看。”

        孙才点点头道:“可以,但您看过之后,还请您就此作罢,不然,我也只能请示黄文武部长,让他和您交涉了,我做不了主。”

        田江河想了想,一口答应:“好!”

        孙才松了一口气,他并不怕田江河看证据,反而怕田江河继续无理取闹。

        拿着凝血丹失窃案的档案袋给了田江河,里面是关于案件的调查记录和一系列材料,包括从夜星辰家中搜出的那两瓶凝血丹也在里面。

        另外,孙才也叫人去找之前说看到夜星辰从物资部装卸区鬼鬼祟祟出来的人证了。

        田江河拿着一叠资料翻看了起来,老班也一起看着,看的很仔细,想从中找出问题来。

        叶灵汐没去看,因为她不用看,他笃定夜星辰就是被冤枉的,而这些所谓的证据材料,全都是假的。

        然而,有时候,假的也可能变成真的。

        因为所有的证人证物调查记录,其实,基本上都是真的,很真很真!

        物资部凝血丹失窃的事本就是真的!

        档案袋里,有凝血丹失窃当天的法务部立案侦查表,有物资部收出库记录,人员进出记录,有稽查部专案调查组调查记录,稽查队行动记录,搜捕令...等等。

        一系列的材料文件,全都齐全,全都符合正规流程,各个部门提供的文件材料上,都有负责人签字并加盖防伪印章。

        也就是说,如果这事是假的,那么,就是有人在三个月前,就设计出了这么一个局,为了把一个一年级的学生开除。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如果只是某一个部门作假,那还有可能,可是这一个案件,关联到这么多的部门,很多还是不相干的部门,难道所有的部门都跟着作假不成?

        如果真是这样,那学院可就是烂到骨子里了,直接可以闭校了。

        所以,这些材料,并不是假的,如果说假的话,只有夜星辰是假的。

        夜星辰成了某个人的替罪羔羊。

        田江河和老班,反复看来看去,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而正在此时,证人到了。

        “田导,人来了,您还需要亲自问他吗?”孙才说道。

        田江河摇了摇头,材料都没问题,问其实也是白问,就算人证是做伪证,难不成他一问人家就能说真话了?

        “那好,那我就让他先回去了,田导您没别的事就先带叶灵汐同学回吧。”孙才笑道。

        “等等!”老班拿着一瓶凝血丹凝视着瓶子说道,“这凝血丹有问题!这根本就不是失窃的凝血丹!编号不对!”

        “什么?我看看!”田江河连忙从老班手里接过。

        “学院的凝血丹瓶子上都有编号,其中有几个数字代表生产日期,这瓶明明就是上个月才生产的凝血丹!怎么可能会是三个月前丢失的?!”

        “好!好一个稽查部!”田江河说着,浑身血能肆无忌惮的暴发出来,一幅怒不可遏的样子,房间里宛如刮起了飓风,窗帘翻涌,纸张飞舞,之前掉在地上的几个杯子也咔嚓碎裂。

        一旁的老班被逼得连退几步,叶灵汐更是感觉浑身气血在翻涌,胸口闷的难受。

        “简直胆大妄为!”田江河暴喝一声,“堂堂稽查部,学院执法部门,竟糜烂到如此地步!栽赃嫁祸,构陷学员,该死!”

        孙才想要说话,但被田江河泛着凶光的眼神一眼瞪过来,所有的话顿时被卡在了嗓子眼里。

        “你!过来!”田江河指着刚刚进来就被吓傻了的人证学院道。

        那学员哪经历过如果恐怖威势,几乎已经被吓破了胆,咽了一口唾沫,一步一步慢慢挪进了一些,但只是挪进了一些,并没敢上前。

        “说!你当真看到夜星辰从物资部偷窃出来?!”田江河目露凶光,“照实说!要是敢于半句假话,今日我定把你拍成肉泥!”

        说话间,田江河还调动了浑身源力,身上威势更盛了。

        “扑通”那学员不是什么有胆之辈,竟是被田江河也突然有暴涨的威势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当然,也不能说是人家孬,别说是他了,就连老班,叶灵汐,孙才几人,也都是在田江河威势全力爆发出来时连退了好几步。

        威势恐怖如斯,不愧狂兽之名。

        “...是。”那学员怯生的轻声说了个是字。

        “你找死!事已败露,还敢说假话!”

        田江河‘砰’的一声,将手中的凝血丹瓶捏碎,宛如一只猛兽盯着猎物,拳头高高扬起,直冲那学员而去,仿佛要一拳结束他的性命。

        “我说!”

        田江河的拳头与他面门近在咫尺,停了下来。

        “我说啊!别杀我!我说!我说!”那学员已经吓得是哭出声来,下身也流出黄白之物。

        “说!”田江河喝道。

        “我是看到有人从物资部装卸区出来,但没看清楚是谁,是孙才老师,孙才老师让我说是夜星辰的!别杀我!”那学员说完跪在了田江河身前,磕起头来,“老师别杀我,别杀我啊!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呜呜呜......”

        “哼!”

        “滚!”

        田江河一脚将那学员踢开,但却并没有使多大力气。

        “谢谢老师,谢谢老师!”

        那学员连滚带爬,连忙出去,一步一个湿漉漉的脚印。

        “好,好一个孙才,好一个稽查部!”

        田江河说话的声音并不大,而且,浑身的威势已经全部敛起来了,此时看着就像是一个普通的阴沉着脸的胖子。

        但是,如果有熟知他的人就知道,这才是狂兽真正的——

        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