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宠物超级凶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第三十九章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哥。”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哥,有些不好办,他们班班长出头了,我们又没有证据,不太好...”

        “废物!”电话那头的毕云涛呵斥道,“这点事都做不好,没有证据,不会制造证据吗?马上去办!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人抓回来!”

        “是,我明白了哥。”

        毕云欢挂断电话,略有所思。

        ……

        下午。

        夜星辰和叶灵汐都在家修行。

        屋外传来敲门声,不对,应该说砸门声。

        “谁呀谁呀,敲门这么大力干嘛。”夜星辰有些不爽的去开了门。

        门一开,屋外立马冲进来四五个人。

        “给我搜!”毕云欢指挥道。

        “你们干嘛!”

        “干嘛?自然是找证据。”毕云欢说道,“给我好好的搜!一定要把失窃的凝血丹找出来!”

        夜星辰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谁派你来的?”夜星辰看了一眼身边的毕云欢,问道。

        毕云欢只是冷笑了一声,没有回答。

        叶灵汐此时也从屋里出来了,两个毕云欢带来的稽查队成员想闯进她屋里里搜查。

        叶灵汐浑身源力瞬间全开,横在门前做出了攻击姿态。

        “叶灵汐。”夜星辰连忙喊住了叶灵汐,看着她对她摇了摇头。

        叶灵汐犹豫了两秒,然后敛去了源力,收起了战斗姿势。

        夜星辰不敢让叶灵汐动手,打不打的过先不说,很明显,毕云欢是带人来栽赃嫁祸的,所以,从自己屋里找出所谓的失窃的凝血丹是必然的。

        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叶灵汐动手,很有可能让叶灵汐也受到牵连,甚至会给他们俩人安上一个罪行暴露想畏罪潜逃,袭击执法人员的罪名。

        更甚也许有可能,这群人能直接假以罪犯先动手之由,当场把夜星辰和叶灵汐废了。

        “呵,可以嘛,竟然还金屋藏娇。”毕云欢笑了笑,“她就是你们班另一个血能修到峰值的叶灵汐是吗?现在我更确定就是你们偷了物资部的凝血丹了,不然为什么恰恰是你们修到了血能峰值,刚好你们又是住在一起,很明显是同伙。”

        夜星辰眉头皱了起来,“你是冲着我来的,和她没关系。”

        毕云欢冷笑一声,说道:“小兄弟,什么叫冲你来的?话可别乱说,我们谁都不冲,我们是来秉公查案的,讲的是证据,不是你说和谁没关系就没关系的,坏人,我们一个都不会放过。”

        说话间,两名稽查队员分别从夜星辰和叶灵汐的房间里出来了。

        “队长,搜到了,是失窃的凝血丹!”

        “队长,我也搜到了一整瓶凝血丹!”

        “好!”毕云欢笑道,“把证物装起来带回稽查部,把他们俩押回去,立即审讯!”

        “是!”

        夜星辰眉头皱着,但却没有反抗,任由稽查队两人上前来押住了他。

        叶灵汐往夜星辰这边看了一眼,见夜星辰朝着她摇了摇头使了个眼色后,也没有反抗了。

        “抱歉,连累你了。”夜星辰歉意的看着叶灵汐说道。

        “哦。”叶灵汐应了一声,想了想,然后问道,“会有什么后果。”

        夜星辰看了看身边押着他的两人以及毕云欢,说道,“这得看他们要给我们安上什么罪名了。”

        毕云欢冷笑一声,说道,“现在知道担心后果了?根据学院规定,偷窃学院物资,严重者开除学籍。”

        “只是开除学籍吗?那还好。”叶灵汐闻言似乎一点都不担心了,反而好像是还松了一口气,大概在她才猜测中,可能会有更为严重的后果吧。

        毕云欢一行人压着夜星辰和叶灵汐从学员住宅区一直到了学院稽查部,一路上引得学员侧目。

        ……

        学生会会长办公室。

        毕云涛:“会长,人已经抓到稽查部关起来了,物证和人证都安排妥当了。”

        暮程云点点头,然后问道:“证人稳妥吗?”

        “会长放心。”毕云涛道,“证人的事是我亲自去办的,绝对信得过,我已经让我弟弟将案件提交上去处理了,人证物证俱在,很快就能盖棺定论,然后将夜星辰开除学籍,并且起诉他将他移送司法机关监禁了。”

        “不,不起诉。”暮程云阴沉着脸说道,“不能起诉。”

        毕云涛脸上有些不解。

        暮程云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起诉最多是让他判刑监禁,那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毕云涛眼睛睁大了一些,他明白暮程云的意思了,他原来以为,暮程云只是要整治夜星辰,设计把夜星辰开除学籍,判刑监禁而已。没想到,暮程云远比他想的要狠辣的多。

        仅仅只是因为争风吃醋就下如此狠手吗?果然,无毒不丈夫,不狠站不稳,难怪他能在全校众多天才当中脱颖而出,成为陵城源武的学生会会长。

        “刘老那边没问题吧?”毕云涛问道,“毕竟夜星辰是他的弟子。”

        暮程云摇摇头道:“没问题,刘老我了解,喜静不好动,也不会去管学生的杂事,听闻刘老曾有个学生,在擂台上和人生死斗,险些被人打死,刘老都没未他出头。”

        “更何况,夜星辰还只是在一年级夯基础的阶段,并没有真正开始和刘老学习,刘老对他又能有多少师徒情谊?”

        “而且,等夜星辰罪名坐实,即便刘老有心替他出头,也不会出头了,人越来越爱惜面子,他还巴不得把事情捂起来呢,说不定到时候我不起诉夜星辰这事,还能给刘老卖个人情。”

        “会长英明!”毕云涛连忙一个马屁就拍了上去。

        ……

        夜星辰和叶灵汐被压到了稽查部关了起来。

        有人来审问夜星辰。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审问夜星辰的平头说道,“自己坦白认罪吧,争取宽大处理。”

        夜星辰耸耸肩,“有什么好说的,既然你们栽赃嫁祸,我说什么有意义吗?”

        “什么栽赃嫁祸,你别满口胡言!”

        平头男一脸正气怒视着夜星辰。

        “三月二十八日下午,有人看到你鬼鬼祟祟从物资部装卸区出来,物资部装卸区是学员禁止区域,你去那里干嘛了?”

        “我没去过。”夜星辰回答道。

        “那你在哪?”

        “在家修行。”

        “可有人证?”

        “我室友叶灵汐可以证明。”

        “叶灵汐是你同伙,她的证明无效!”

        “呵,难怪你们要把一个不相干的人也抓起来,原来是因为这个,这样一来,你们的栽赃嫁祸就天衣无缝了吧。”

        “哼!少胡言乱语!”平头男呵斥道,“你说你没去过物资部装卸区,那为什么失窃的凝血丹会在你家?”

        夜星辰淡淡回道:“不知道是哪个生儿子没**的玩意带进去的,反正不是我的。”

        平头男怒道:“放屁!就是你偷的,是你三月二十八日下午在物资部装卸区乘人不注意偷的!”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夜星辰撇了平头男一样,“你都自己定论了,还来审问什么?闲的蛋疼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