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宠物超级凶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源力者到底是什么

第十九章源力者到底是什么

        学院对于学生的修行管理上并不严格。

        除了在课堂上有老师教导督促外,大多数时间是由学生自行计划安排修行内容的。

        就像今天,老班只是上午上了一堂课,在课堂上让大家尝试了一下凝血,之后的时间就由大家自行安排修行项目了。

        再高年级的学生,甚至都没有什么课程了,全部的修行都是由自己安排,很多高年级的学生,甚至十天半月都不来学院,窝在家里潜心修行。

        这段时间,除了基本的源力修行,另外主要的两项就是段体凝血以及兵器训练了。

        兵器倒是不急,夜星辰选了长弓,但还没去物资部领取,他目前的修行重心还是先放在源力修行和凝血上。

        夜星辰在吃过午饭后就回家了,准备好好研究研究凝血的法门。

        老班说过,唤醒血液活性有助于凝血,而唤醒血液活性的方式很多,最简单也是最容易的,就是运动唤醒了,就比如长跑之后,你会浑身发热,感觉血液沸腾,流速加快,这其实就是血液活性唤醒的表现。

        在这种状态下进行凝血,会事半功倍。

        夜星辰在屋里连做了四百多个俯卧撑,感觉身体有些发热后,开始了凝血。

        凝血确实如老班所言,想要让源力进入血液当中,多尝试就可以了,夜星辰试了一下午,终于成功的把源力注入到血液当中了。

        血液在接受源力之后,之前的那种排斥感就没有了,再尝试将源力注入血液就简单轻松多了。

        刚开始凝血,身体有什么变化还感觉不出来,或者说是变化太细微,让人无法察觉。

        凝血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反复用源力凝练血液,让血液不断吸收能量,才能让肉体越来越强大,按照老班的说法,理论上凝血根本没有上限。

        叶灵汐下午不知道去干什么了,挺晚才回来,回来后还主动敲了夜星辰的房门。

        “干嘛!”被打搅修行的夜星辰对叶灵汐一点都不客气,当然,没有被打搅修行夜星辰向来对叶灵汐也不客气。

        “没...没事。”叶灵汐声音有些弱弱的,抬眼看了夜星辰一眼,转身欲走。

        她的状态状态似乎有些不对劲,明显没了那股子虎劲,这要搁正常时候,夜星辰这般态度说话,她不回怼也肯定得瞪他几眼。

        “怎么了?”夜星辰追出来问道,他也发现叶灵汐似乎有些不对劲了,好像有些忧心忡忡的。

        “没什么。”叶灵汐摇摇头道。

        “说吧。”夜星辰说道,“发生什么了吗?”

        叶灵汐看了看夜星辰,沉默了几秒才开口道:“你说,源力者到底是什么?”

        “源力者不就是源力者,还能是什么。”夜星辰有些不明白叶灵汐为什么会有此一问。

        “我是说,源力者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是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应该算是公...”

        夜星辰本来想说公务员的,不过话到嘴边有戛然而止。

        源力者是这个世界的统治阶级,这是大众广为人知的认识,在华夏,三府的首脑政要,各区各城的官员骨干,不说百分百吧,至少百分之八十都是源力者。

        所以,在普遍大众眼里,源力者基本上就相当于公务员了。

        不过,这是夜星辰原来的认知,入学已半年多了,他自己就成了一名源力者,但今天叶灵汐这么一问,他也突然发现,自己也回答不上来,源力者到底是什么。

        “我刚刚去领了上个学期的教材,回来的时候看到一队高年级的同学。”叶灵汐顿了顿,接着说道,“他们有些惨,个个身上带伤,还有人少了胳膊,甚至...有人抬着一具尸体。”

        夜星辰沉默了,叶灵汐描述的画面,其实他上学期也曾见到过,也正应如此,所以他和叶灵汐一样,也有同样的问题。

        源力者到底是什么?或者说,到底是做什么的?

        他们在陵城源武所学的东西,基本上所有的内容都是只有一个目的,让他们变强,变得更强,变得更能战斗!

        如果源力者只是公务员的话,需要那么强悍的战斗能力吗?

        叶灵汐的问题,夜星辰回答不了,他自己也没有答案。

        “你害怕了吗?”夜星辰看着叶灵汐问道。

        叶灵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不算害怕,只是有些担忧。”

        “别怕,没事的,也没什么好担忧的。”夜星辰缓声说道,“我就不怕,不管源力者是什么,不管未来会怎样,我都不担心,我觉得你也没什么好害怕,好担忧的,因为啊,对我们来讲,最苦难的日子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

        叶灵汐一怔,眼神逐渐恢复清明。

        是啊,最苦难的日子都已经过去了,未来不管发生什么,还有什么好担忧的呢?

        细数夜星辰和叶灵汐往前的十几年,真的可以用苦难来形容。

        在那十几年间里,两个命运相同的孩子,生活的全部意义都可以概括为两个字:生存!

        “你说的对。”叶灵汐说道,“没什么好怕的。”

        夜星辰冲着叶灵汐笑了笑,点头道,“嗯,不管源力者到底是干什么的都不用怕,只要我们肯努力,就会变得越来越强,强到世界都无法打倒我们。”

        “呵,不吹牛你会死啊?”从叶灵汐的语气中明显就感觉到她恢复正常了。

        “切。”

        夜星辰切了一声,这就是他为什么嫌弃叶灵汐的原因,好好说着话呢,总喜欢顶。

        “赶紧学习去,抱那么多课本回来不学习杵这干嘛,快去。”

        “要你管?”

        “我倒是不想管,谁死乞白赖的要我辅导来着?”

        “谁死乞白赖了?你爱辅导不辅导,大不了我自学!”

        “行行行,你厉害,你自学,那有问题别问我,谁问谁小狗!”

        “不问就不问,我还不稀罕!”

        “哼!”

        “哼!”

        “学我哼什么哼,母老虎!”

        “石头你是不是找打!?”

        “来呀,怕你不成?真打你打的过我吗?”

        ……

        也不知道怎么的,不知道是不是两人天生就八字不合,一开始好好的聊着,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吵起来。

        不过好在叶灵汐自知现在的她绝不是夜星辰的对手,夜星辰今天也不像那天一样理亏被打不还手,所以没有真和夜星辰打起来。

        置着气,叶灵汐抱起上学期的学习资金,像只小河豚一样气鼓鼓的进屋自习去了。

        夜星辰也没理她,像是一只斗胜的公鸡,抬头挺胸的回屋,半道上还从叶灵汐放面包酸奶的柜子里顺了一只面包。

        为啥叶灵汐的面包就是要好吃点呢?真香!

        想想,夜星辰又回去顺了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