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盛夏婉歌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八章 铁石心肠

第二百二十八章 铁石心肠

        那男人也跟着点头,“对!以前呀,咱们这乡下人的思想还真没现在这么开放。我们想比人家想得开明一些,可是,那时代也不允许我们呀。”

        婉歌瞥了他一眼,满脸不屑。“我说,你们都别给自己找借口了,行么?”

        那女人看女儿无法原谅她们所做的事儿,心里又气又急。

        不管怎么说,他们还得指望女儿度过晚年呢。哪敢轻易得罪女儿呢!

        于是,她那可怜兮兮的眼神看向女儿,并哀求道:“婉歌呀,我们这可都是实话来的,不是借口啊!我跟你爸当时也是被逼无奈。”

        被逼无奈?婉歌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简直是太可笑了。还被逼无奈呢!

        她气呼呼地反问他们,“说!有谁逼你们了?是邻居,还是村长,或者是地方上其他的人?”

        那男人跟女人都不敢吭声。

        婉歌气得怒目圆睁。“你们说话呀!谁逼了你们,把那人交出来,我去找他们算账!”

        那男人扬了扬手,可怜巴巴地望着女儿。“婉歌,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能不能别再提起过往的事儿了。呃,这让我们真的好难受。”

        难受?你们会难受吗?要是心里会有那么一丁点儿难受,也不至于把自己的孩子抛弃了。你们简直就是铁石心肠!

        “你们难受什么呀!你们丢弃一个孩子就跟丢一只小猫小狗一样的毫不心痛。别在我面前装慈悲了。”

        那女人唉声叹气的,她此刻别无他求,唯有求女儿能够原谅他们的过往。

        “婉歌,我自己生的孩子,送给人家,我哪会不心疼呢!唉……说出来,你也是不会信的。”

        婉歌这才回过神来,只顾着生气,都忘了弄清楚那个她未曾见过面的妹妹去了哪儿。

        “妈,你把那个妹妹送给谁了?你怎么从没提起过她?你就不想她吗?你有去看过她吗?”

        对于女儿一连串的追问,那女人还真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愣了片刻,那女人才摇了摇头,“没有。我跟你爸一直都没有去看过她。”

        婉歌瞪着一双大眼,嘴巴也是张得大大的。哪有自己的女儿不牵挂的呢?这都二十多年过去了,连自己的亲生女儿过得如何都不关心一下,也太狠心了吧。铁石心肠!

        “那你们为什么不去看看她?你们生下她,她的死活,你们就不管了!”

        那女人有苦难言,长叹一声,“唉……不是我们不去看她,其实,我跟你爸也是很想念她的,只是我们也没法见到她。”

        婉歌是彻底地无语了。看她妈说得这番话,什么想见又没法见呀!这跟卖掉女儿有什么区别呢!

        她简直是没法容忍爸妈的狠毒心肠。明明就是把女儿卖人了,还说得如此好听,送给人家养了。

        “妈,你们当时卖掉我妹妹赚了多少钱?”

        那女人跟男人简直是不敢相信此话出自女儿之口。太不可思议了。看来,女儿对他们当初的做法特别反感。

        可是,事情都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也没办法挽回了。

        那男人有些生气。“婉歌,你妹妹出生后,是因为有户城里的人家没有孩子,我们把你妹妹送给那户人家了。你千万别说我们把你妹妹给卖掉了。呃。这话,让别人听见了,多难听啊!”

        他不解释还好,越是解释,婉歌听了后,心里越是不爽。

        她瞪了她爸一眼,“还说不是卖掉了。那你们这些年怎么也不去看看她?”

        那男人为自己辩解道:“不是我们不去看她,而是我们没法看到她呀。”

        婉歌气呼呼地横了他们一眼,“依我看,你们是拿了人家的钱,没脸见人了。什么你们没法看到她呀?别再给自己找什么冠冕堂皇的借口。说得竟是人家的错。”

        那女人简直是受不了女儿的这顿冤枉了。她想极力反驳女儿,可又不知从何说起,更怕惹怒了女儿。现在他们这唯一可以作指望的女儿,哪敢跟她对着干呢。

        “婉歌,真不是你想得那样。唉……我们也有我们的苦衷。当时,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才把你妹妹送人的。”

        苦衷?说得这么委屈。好似她生下妹妹,都是妹妹的错,害苦了他们似的。

        “你们都把妹妹送出门了,现在还有苦衷?谁信你们的鬼话呀!”

        婉歌越想越气愤,她的父母怎么可以是这种人?想想自己与他们这种人生活了二十来年,她还真说不出有多憋屈。

        “我说呀,你们就只认得钱!认钱,不认人!要不然,人家送来的那些礼品,你们都舍不得归还给人家!”

        那女人连忙给女儿解释:“不是这样的哦。这里面可是有原因的。唉……我跟你爸可都是为你好。”

        为我好!说得这么好听。她是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爸妈特虚伪了。原以为他们身上还保留着那种乡下人特有的质朴,现在竟然荡然无存了。

        婉歌冒火了。“什么为我好啊?拜托,你们别动不动就拿我为幌子,表面说是为了我好,实际上你们却做着见不得人的事儿。很简单,一句话,你们爱财如命!”

        那男人看女儿如此错怪他们的为人,他心里也是火气很大,本来说,他不想惹女儿生气,一直在迁就自己。可是,他的忍耐也是有限的。

        “婉歌,你怎么可以骂我们爱财如命!我们所做的一切,说到底,还是为了你好啊!我们就只你这么一个女儿,我们当然得希望你好好的啦!”

        明明是两个女儿的,怎么突然就只剩下她一个了。婉歌愤怒不已。心想,你们送人的那个女儿,难道就不是你们的女儿了?

        “怎么就只我一个了?还是你们没脸认你们的那个女儿了?”

        那女人心急如焚。本来她是想一口气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女儿讲清楚的。哪曾想,每开口说一句之后,又不知下文该说些什么了。再加上女儿的反驳,她更加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婉歌,是呀,我们只剩你一个女儿了。我们现在无论遇到什么事儿,都得把你放在首位,要是对你有害无利的事儿,我跟你爸是绝不会去做的。”

        婉歌越听越迷糊。听她妈这意思,好像她现在成了一家之主,他们凡事儿都得经过她的允许才行的。

        “妈,你们不是还有个妹妹吗?她也是你们的女儿呀!虽然你们把她抛弃了,我想,她还是会认你们的。”

        那女人被女儿的话问得哑口无言了。

        那男人连忙点头道:“对。你妹妹她也是我们的女儿。唉,只是她被人家领养了……”

        婉歌看他有难言这隐的表情,还以为他们是怕那个妹妹不认他们了。“没事啊。就算是被你们送人了,可是,她身上流着你们的血液,怎么可能会不认你们呢?”

        那女人又叹息一声,“唉……婉歌,不是她不认我们,而是,我们害怕认她……”

        婉歌听她妈这样说,无比震惊。哪有母亲说害怕认女儿的。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她仔细想了想,难道那家人的家境不怎么好?她爸妈害怕人家缠上他们家,还要倒贴钱进去。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呢?

        她心善,平常又爱乐于助人。更何况这还是她的亲妹妹。她哪能袖手旁观,置之不理呢。

        不行!不管那家人的家境如何困难,她也要说服爸妈,要让他们一起去面对困难,帮助那家人度过难关。

        “妈,你说什么话呢!妹妹也是你女儿啊!你怎么能不认她呢。要是她目前的处境不好,你跟我爸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那女人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她知道女儿一定会去帮那家人的。结果呀,还真给她算准了。

        可是,事已至此。还能有什么办法阻拦她呢?就算想阻拦,恐怕女儿再也不会信他们的话了。

        “婉歌呀,不是我们见死不救。唉……我跟你爸现在都老了,我们不能没有你啊!”

        婉歌看看她妈,又望望她爸。呃。这究竟说的是些什么话呀!我不是好好的吗?看她妈说的就像女儿马上就要赶往前线战斗似的,生怕女儿亡命于战场上。

        “妈,我都好着呢。你担心个啥呀!”

        那男人连连点着头,“我跟你妈必须得担心你啊!要是没了你,我跟你妈怎么活下去啊!”

        他太激动了。提了口气,越发像是要生离死别似的,搞得还要来一番豪情壮志。

        “婉歌啊,你可要知道,你现在可是家里的唯一支撑。我们不能没有你的。”

        婉歌感觉她爸妈就像是在演戏似的,并且,这戏就跟排练了很久似的。这一唱一和的,搞得还像模像样儿的。

        “爸,你咋就没点儿男人气概呢?咋搞得就跟我妈一个小女人似的,动不动就愁眉苦脸的。到底咋啦?”

        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不是还有我在吗?我又没说不管不顾你们的,那你们还有啥好愁的呢?”

        那女人接过话来,“婉歌呀,不是我们瞎操心,那是我跟你爸太了解你的性格了。唉……你还年轻,你还有丈夫,你还有孩子……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去冒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