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祸害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 形势如此(第三更,补更。)

第九十七章 形势如此(第三更,补更。)

        天蒙蒙微亮之际,猪厂大火滔天。

        武装队的人数是革命军的好几倍。

        所以,当承担尖刀作用的萨博被铜铜果实能力者斯科特牵制住后,革命军再一次陷入苦战之中。

        莫德和桑妮混入武装队中,一边疯狂划水,一边观望着两边的情况。

        “革命军的处境,好像很不妙啊。”

        眼看着革命军被武装队打得七零八落,莫德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像这种解救奴隶的行动,本质上跟解救人质没什么区别,其难度不言而喻。

        所以,莫德认为革命军应该只会在有把握的前提下,才会去出手解救奴隶。

        但现在看来,革命军在这一次的解救行动里,还是掺杂了不少冒险的意味。

        以现况而言,莫德和桑妮是不可能强出头的。

        能做的,顶多就是在划水之余,趁着乱战之际开枪补掉武装队的人员,为革命军的近战人员减缓一定程度的压力。

        就比如莫德刚才扣下扳机的那一枪,正好是一名武装队成员被一刀砍中的时候。

        那种情况下,那名武装队成员还不至于当场丧命,甚至还有继续血战的能力。

        但莫德随之而来的一颗铅弹,则成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捉准时机的每一枪,打得十分隐蔽。

        在乱战中,就算有人仓促一瞥,也不会察觉到什么。

        若不是掌握了见闻色基础,莫德兴许还做不到这点。

        “聊胜于无吧……”

        莫德朝着战场开枪之余,注意力多是放在萨博和斯科特那边。

        那个叫斯科特的家伙是现阶段不可多得的优质猎物。

        假如有机会拿到人头的话,莫德可不想错过。

        只是,在动手之前得找个机会将名字写进笔记本里。

        想到这里,莫德看了一眼桑妮。

        见桑妮十分冷静,莫德稍稍放心,开始打起斯科特的主意。

        他看了看四周的战况,纯粹就一个乱字可言。

        在这样的乱战里,局势莫名僵持住了,每一刻都会有人倒下,然后失去生命。

        但是,武装队有人数优势,继续拖下去的话,形势只会对革命军越来越不利。

        要想打破当下的困境,只能是萨博尽快解决掉斯科特,然后再次化作一柄尖刀冲入敌阵中来回冲杀。

        然而,斯科特凭借着铜铜果实所带来的防御力,硬是拖住了萨博。

        而且斯科特思路清晰,在意识到萨博不是那种能够轻易解决的对手之后。

        他竟是果断放弃了杀掉萨博的念头,转而将重心放在牵制上,根本不给萨博任何一丝机会。

        这明智而到位的决策,直接就让萨博难受起来。

        若是没有外力干涉,萨博短时间内根本拿不下斯科特。

        莫德在一旁看得一清二楚,不由高看了一眼这个叫做斯科特的家伙。

        乱战中能如此精准的把握战机,此人的能力可见一斑。

        可惜斯科特的防御正好克制住他和桑妮的援助能力。

        不然的话,莫德和桑妮多少还能给萨博创造机会。

        “好自为之吧。”

        莫德在心里自语一句,继续朝着战场方向打起黑枪。

        划水之余,总能时不时打掉一个“队友”。

        正在酣战中的武装队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身后藏着两把黑枪。

        而革命军的人多少察觉到异样,却没有功夫去深究。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战场内的尸体数量正在递增。

        莫德利用去补充弹药的机会,悄悄召出笔记,将斯科特的名字写进去。

        条件有限,他顶多只写了个名字就撤掉笔记。

        随后,他重返战场,只见革命军的形势愈发不利。

        同样是在打黑枪的桑妮,意识到革命军正处于崩盘边缘,开枪的动作明显透露出了一丝急切。

        “桑妮,别太冒进。”

        莫德第一时间出声提醒。

        他们参与其中,可不是为了奉献自身。

        能涉险给革命军一些援助,已是仁义至尽。

        桑妮闻言默默点头,抑制住强出头的想法。

        正如索尔所说的那样。

        所谓的重要是有优先顺序的。

        在出手帮忙之前,该优先去考虑的第一点,只能是自己的命。

        让桑妮稍微退后一段距离后,莫德又观察了下战场内的局势。

        照这样下去,若无变数,用不了半个小时,留在现场的革命军将会一个不剩。

        看着革命军们死战不退,莫德大致也能猜到原因,多半是为了将奴隶安然送出疯帽岛,所以才这般恋战。

        为此,甚至不惜拿命去填。

        像革命军这种为了陌生人而牺牲自我的大无畏精神,莫德其实并不反感。

        但是,为了救与自己不相关的人而搭上性命,换做是他的话,还是算了吧。

        眼看着局势正往武装队一方倾斜,莫德已经在考虑撤退了。

        再过一会时间,天也该亮了。

        要是被武装队发现他和桑妮在打黑枪,那就不好玩了。

        莫德准备撤退的念头才刚刚浮现,战场内却在一瞬之间迎来了两个变数。

        “哦?”

        莫德看向战场内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妙龄少女。

        那少女不惧枪林弹雨,冲入敌阵中,用着一种形似空手道的体术,将一个个武装队队员生生拍飞。

        每一个被那少女打中的人,在落地之后,皆是不死即残。

        “是昨晚跟萨博一起的女人。”

        莫德认出了少女的身份,讶异之余,又是望向第二个变数。

        却是一个从墙山另一边而来的雄壮男人,脸上包着层层黑色布巾,只露出一双眼睛。

        那个男人通过无人驻守的墙山大门,从武装队的后方一举杀入。

        莫德和桑妮在打量那个男人之余,适时拉开距离,以免被盯上。

        “这个人,不会吧……”

        莫德看着那男人的体型,脑海中顷刻浮现出塔塔木的身影。

        但不管是谁。

        这两个变数来得很是及时。

        莫德蓦然间看向斯科特,心思骤然活络起来。

        ............

        与此同时。

        塔塔木的房间。

        狼鼠站在门口,沉默看着房间内空荡荡的床铺。

        片刻后,他走出夜色酒吧,来到顶楼之上,看向墙山的方向。

        滚滚黑烟窜向天际,火光映得天空一片通红。

        即便离得较远,也能隐约听到从墙山那边传来的厮杀声。

        狼鼠拿出口袋里的电话虫,拨通了祗园的号码。

        同一时间。

        离疯帽镇尚有一个小时航程的海面之上,两艘军舰破浪而行。

        天边露出一抹鱼肚白。

        祗园在甲板上迎风而站。

        她的身旁,却是双手插兜,目视前方的卡普。

        布噜布噜——

        祗园的口袋里突然传来电话虫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