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灵武封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诡异残庙

第一百一十一章 诡异残庙

        流剑客斜着眼瞟了一眼银面鬼使,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在流剑客心里,可从来没将阎鬼的人放在心上。

        “鹿谷先生,你说吧,要怎么样才能告诉我,大家这样耗着也不是办法,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你想私吞已经不可能了。”

        流剑客担心的是鹿谷这么拖时间会有圣王宗的人赶来,到时对他们这边就很不利了。

        “我不是说过了吗?要是没诚意就不要再和谈了,我觉得这么耗着挺好的。”

        鹿谷确实派人向圣王宗汇报这边的情况,一开始鹿谷就已经知道了阎鬼和九皇殿的人在暗处,只是姜无见和空的意外出现让鹿谷暂时无法把控得了现在的场面。

        “鹿老鬼,你敢不说试试看,流兄,你我携手将其抓获,到时就由不得他说不说了。”

        银面鬼使眼露狠色,阎鬼三分之二的人死于鹿谷之手,对此,阎鬼憎恨鹿谷也是正常的。

        “那你们来试试。”

        鹿谷面色冷静,一点也不怕银面鬼使和流剑客联手发难。

        一切的变数都在姜无见的出现,若没有姜无见和空,流剑客早就动手了,现在姜无见和空两人来此自然也是为了夺宝。

        “怎么样?你要是不动手,那我们就只能在这耗着了。”

        鹿谷一点也不在乎银面鬼使的威胁,反而继续挑拨流剑客。

        “这老东西。”

        流剑客先是被姜无见一阵反击,现在又被鹿谷将了一军,现在和银面鬼使闹翻,对流剑客一点好处都没有,他自然不会受鹿谷的挑拨。

        僵持了没多久,鹿谷先前派出去的人里面回来了一个,在鹿谷耳边嘀咕几句,鹿谷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我们走!”

        鹿谷一挥手欲带手下离去,鹿谷身未动,流剑客和银面鬼使倒是先动了。

        “鹿谷先生,说出地点,再离去不迟啊。”

        流剑客不知道为何鹿谷要离开,看其脸色怕是遇到什么棘手的事了。

        “流剑客,你别欺人太甚。”

        流剑客这一拦,是真的拦出了鹿谷的火气,怒归怒,鹿谷还真不敢动手,一旦动手他就抽不开身了。

        “好,我告诉你,离此地西去有一座残庙,那里就是你们要找的地方。”

        鹿谷说完后,流剑客并没有让开路,这就说明鹿谷并不相信鹿谷的话。

        “怎么?你不信我?”

        鹿谷握紧拳头,身上的灵元涌动,要不是在极力压制心中的怒火,此刻已经动手了。

        鹿谷的愤怒不是装出来的,流剑客能感受得到,现在鹿谷这么压制心中的怒火,那就说明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处理。

        “怎么会,我当然相信鹿谷先生,请吧!”

        流剑客一脸堆笑,侧开身子,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鹿谷怒哼一声,一甩衣袖,带着自己的手下匆匆离去。

        “小朋友,走吧,一起去看看吧。”

        流剑客很大方的邀请姜无见和他一同前往,这一举动让旁边的银面鬼使眼露不满。

        “不了,我不是说了嘛,我是来看戏的,流先生请便,不过流先生倒是可以帮我一小忙。”

        姜无见背后有九环金蟒跟着,一点也不急着去那什么残庙,反而是另外一件事姜无见特别想弄清楚。

        “哦?在这里我能帮上什么忙呢?”

        流剑客并不知道姜无见和阎鬼之间的过节,所以不明白姜无见的意思。

        “把他留给我,流先生可去独占宝物,这种忙不知道流先生愿不愿意帮呢?”

        姜无见指着银面鬼使,仿佛这个地武境像个商品一样,在姜无见和流剑客之间交易。

        “霍哦?难道你们之间有仇怨?”

        流剑客心中在衡量要不要在这个时候把阎鬼卖了,而且鹿谷那边会不会有什么问题,这一切都在流剑客脑海里算计。

        姜无见知道流剑客在想些什么,所以流剑客问的话姜无见并没有回答,而是在等流剑客回答他。

        “呃,江湖恩怨江湖解决,你们两个之间的事,我想帮也只能是有心无力。”

        流剑客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姜无见对流剑客抱拳表示感谢。

        “你,好你个流剑客,没想到你居然在这里使阴招。”

        银面鬼使一阵怒吼,阎鬼的人更是拔刀挡在了银面鬼使的前面。

        “既然你们有事,那我就不打扰了,我先行一步了。”

        流剑客心里想着夺宝,姜无见能拖住银面鬼使,银面鬼使也能拖住姜无见这边,空的实力还是让流剑客忌惮的。

        “祝你得到宝物,满载而归。”

        如果真是为了妖皇陵来的,姜无见觉得十有八九是假的,真这么好找的话,也不用等这么多年了。

        “你只需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就可以离开了,希望你能配合一下。”

        姜无见留住银面鬼使就是验证一件事,南宫家是不是阎鬼背后的实力,姜无见可是知道的,南宫家可不想外面传闻的那样。

        “你算什么东西?敢对我问话。”

        银面鬼使被一个大武境这样问话,心中有气也能让人理解,姜无见也就问了这么一句,随后和空两人扑向阎鬼。

        姜无见出拳极狠,或许因为这些人是阎鬼,所以每一拳下去,基本上就废一个阎鬼的人。

        这股狠戾让阎鬼的人感到心惊,明明就是一个大武境的实力,却给人一种不可反抗的气势。

        姜无见要空活捉银面鬼使,地武境和地武境之间的战斗想要活捉对方那是极难的。

        解决了所有阎鬼虾米后,姜无见加入了空和银面鬼使之间的战斗。

        打斗中,银面鬼使多次主攻姜无见,想把姜无见抓在手里威胁空,没想到是是姜无见的实力根本就不是普通大武境那样的实力。

        一道一道的火柱从身边不同的地方冒出来,这让银面鬼使的防御难度增大了好几倍。

        九环金蟒没有留下来观战姜无见,而是悄悄的跟在流剑客后面,一路跟下来,很快就到了鹿谷说的那个残庙。

        残庙前,地上到处都是断裂的石像,偶尔能在中间看到一个完整的小石像。

        整个庙前不止残破,还带着一丝阴森的气息,要是一般百姓定会感到害怕。

        流剑客来到残庙前没有看到鹿谷一行人的身影,倒是在残庙前发现了几具尸体,其中一人竟是阎鬼的人,其他的皆为鹿谷的人。

        “此处好重的杀气。”

        浓浓的血腥味中隐藏着杀气,九环金蟒在暗处察觉到血腥中的杀气。

        流剑客观察了四周,没有发现有人的踪迹,带着手下冲进了残庙中。

        残庙正中间,一尊高大的石像盘坐在正中间,一手放在腿上,一只手横在胸前捏着法印,只是石像缺了半边脸,在石像捏着法印的手上还挂着一具圣王宗弟子的尸体。

        眼前的一切显得十分诡异,从这些死亡的圣王宗弟子来看,鹿谷他们寻找到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

        流剑客走到石像挂着的尸体前,并没有在这具尸体上看到任何伤口。

        “大家跟紧点,注意周围的一切。”

        流剑客此时拔出长剑,带着自己的人小心翼翼的在残庙里寻找。

        啊

        一声惨叫,流剑客这边的人莫名其妙的就死去了,和圣王宗的人一样,流剑客没有看到伤口。

        这诡异的一幕,让流剑客心头也有了一点惧意,这种没法解释的现象往往最容易让人害怕。

        另一边,姜无见和空合力拿下来银面鬼使,接下来姜无见就要从银面鬼使这里问一下自己怀疑的事情。

        只是姜无见揭开银面鬼使的鬼牙面具才发现,这个银面鬼使已经自断心脉死了。

        “死了,竟然死了。”

        姜无见没想到这个银面鬼使回选择自杀,这让姜无见有些泄气。

        “这公子,既然人都死了,我们去残庙吧。”

        看到姜无见手中死去的银面鬼使,空也是一阵错愕,随后便要求去残庙。

        “走,去残庙。”

        姜无见和空到了残庙外,被九环金蟒拦住,三人躲在暗处观察着庙内的流剑客一伙人。

        此时流剑客身边已经剩不到十人,九环金蟒把事情大概给姜无见和空讲了一遍。

        “你是说这里有超过地武境的存在?”

        姜无见惊讶的看着九环金蟒,这只是九环金蟒的估计,九环金蟒也不敢确定。

        “难怪那个鹿谷把这里说了出来,原来这里发生了他们无法控制的局面,流剑客这一群人最终还是着了鹿谷的道。”

        现在姜无见知道了姜还是老的辣,鹿谷这一手确实干的漂亮,最主要的还是流剑客太自负,而且还很贪。

        啊

        说话间,流剑客身边又倒了一人,姜无见根本就没看出来是怎么回事,人就倒地上一动不动了。

        “什么人,有种出来,用这种卑鄙手段也不怕人耻笑。”

        找不到敌人,流剑客用激将法,只是不管流剑客怎么叫骂,都不见有人出来。

        “不会是闹鬼了吧。”

        姜无见这一说,九环金蟒就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姜无见,闹鬼这一说法,只是在普通百姓间才有,修炼者之间哪会相信这些。

        “你不要这么看着我好吗?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而已。”

        姜无见被九环金蟒这么一看,有些不满,空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两人,也不说一句话。

        “头,这里太诡异了,要不我们先退出去,先弄清楚情况再来吧。”

        流剑客身边开始有人劝说,这个时候的流剑客哪里还听得进去,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练凶手的影子都没看到,流剑客是接受不了的。

        “既然是杀,为什么只杀那些手下,为什么不杀流剑客呢?”

        姜无见就发现了,这地方虽然诡异,但是地武境的流剑客在这里却没有收到任何攻击,被攻击的都是他的手下。

        “公子说的有道理。”

        空这时候来了这么一句,姜无见对着空竖起来大拇指,空则微微一笑。

        “不是不杀,是在引诱,利用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激怒流剑客,让其怒火攻心乱了分寸,然后被引诱到某个地方去,难道”

        九环金蟒听住,一脸惊悚的回头,猛然看向身边的姜无见。   网址77dus.com